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在线阅读 -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 化胡为汉消怨仇

第二千八百三十一章 化胡为汉消怨仇

        帐内陷入了一片沉默,所有人都眉头深锁,思考着刘裕的话,向弥勾了勾嘴角:“寄奴哥,我,我现在有老婆了,当年的愿望实现了,现在就是想跟着你,再…………”

        刘裕沉声道:“这话不用说,你们活着都是为了自己,从军也应该是为了自己和家族,不能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要大家建义你们就建义,我要你们北伐就北伐,那你们是朝廷的将士还是我刘裕的?现在我问你们的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听我的号令。”

        向弥咬了咬牙:“那寄奴哥如果这么说,我们这回从军就是朝廷的将军,除了你的原因外,也是要实现北伐胡虏的理想。”

        刘裕点了点头:“很好,我们的初心从军,都是为了吃饭,赚钱,求富贵,伐胡虏,我们加入北府军,荆州军而不是别的普通地方部队,就是因为这些军队才是能北伐的,才是能打胡虏的。这才是我们的初心,大家说,对不对?”

        所有将校们全都点头,齐声道:“灭胡乃我等初心和志愿,至今不变。”

        刘裕叹了口气:“可是大家想过没有,灭胡,北伐究竟是为的什么,只是图以这个名义多杀胡人吗?”

        檀韶摇了摇头:“当然不是,胡虏趁着西朝末年天下大乱,趁机窃取了中原和北方之地,占了我们汉人祖先几千年来的旧地,我们当然要打回来,并不是为了杀人这么简单。”

        刘裕点了点头:“这就是了,其实西朝末年的大乱,趁机起事的可不止是五胡,他们很多人也是已经给迁居中原百年以上的部落了,跟慕容氏,拓跋氏这些当时还在塞外的部落种类还不太一样。我年轻的时候也只是简单地以为胡虏凶残,趁机占我汉地,杀我汉民,北方是一片地狱,但后来随着见识的增长,我们都知道,胡虏和我们一样,也是人,当年很多也是因为西朝大乱,诸王相攻,把他们也当成奴隶一样征发从军,这才有了机会掌握军队,建立政权的。”

        诸葛长民的眉头一皱:“可是胡虏非常凶残,象匈奴刘氏,石虎的后赵,都是在北方大肆屠杀,奴役我们汉人,我们的祖辈们也是因为不堪受到胡人的野蛮压迫和残酷暴政,这才南下投奔大晋的。不管他们起兵的时候本身有多悲惨,有多少理由,但残害我们汉人这点,是没错的。寄奴哥不必为这些胡虏开脱。”

        刘裕正色道:“不错,刘氏匈奴,石氏羯虏都是非常残暴的胡人政权,也让北方变成了人间地狱,包括今天慕容氏的南燕,在慕容超治下的这几年,也是非常残暴,为了统治者的一已私欲,横征暴敛,残害民众。但其实这些胡人暴君,残害的可不止是我们汉人,难道对他们胡人,就没残害吗?”

        “汉人百姓要交沉重的赋税,而胡人百姓也要给随意地征发从军,为他们到处征战杀人,自己也会在战争中大量伤亡,一个交的是粮税,一个交的是血税,最后一算,苦的都是普通百姓,无论汉胡,只为了满足那几个暴君而已。”

        朱龄石笑道:“师,寄奴哥说得好啊,其实这样的暴君,不但是胡人有,我们大晋不是也有吗,别的不说,就说桓玄,为了他的皇帝梦,弄得天下大乱,害死多少人?又好比黑手党,多年来一直控制朝政,满足的不过是他们几个阴谋家族的私利罢了。这点上,无论汉胡,只要这样的人登上皇位,掌握大权,那天下的黎民百姓,可就要倒霉了。”

        孙处的眉头仍然紧紧地锁着:“寄奴哥,那按你这说法,我们灭胡虏就是错的了?这次北伐就不应该来?或者说,我们北伐灭胡,和西征讨桓没有区别?”

        刘裕摇了摇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我也说了,胡人和我们汉人的不同,就在于他们除了象汉人暴君一样对以农民为主的汉人百姓横征暴敛外,还有一层种类之分,他们把胡人和汉人刻意分开,让汉人种地,让胡人从军打仗,再制造出这种胡汉百姓之间的血仇,比起汉人的暴君来说,这个罪恶更大!”

        虞丘进点头道:“寄奴哥说得好啊,这百年来,我们汉人百姓说起胡人就切齿痛恨,就是因为来杀我子民,毁我家园的,都是这些胡人士兵,而胡人一向不事生产,专门靠打劫为生,胡虏暴君们也是利用了他们这点,平时没战事的时候,象南燕的胡人们,也是会经常去抢掠洗劫附近的汉人村落。这回我们军中来了这么多汉人投军,就是说要王师给他们报仇雪恨。这可不是把责任推到一两个暴君,或者说慕容超一个人就能承担的。”

        刘裕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是啊,汉人百姓平时给欺负了,要报仇,而且这报仇不是找胡人头子报仇,是想借着大军灭燕,去向所有的胡人百姓报仇。杀他们的男人,抢他们的女人孩子,分他们的财富,你们说,这叫报仇雪恨吗?”

        帐内陷入了一片沉默,刘裕的声音稍稍停顿之后,再度响起:“我认为,这不叫报仇,而是叫趁火抢劫,掳掠。本质上说,跟那些胡虏所做的没有区别,南燕有几十万鲜卑族人,还有上百万的其他各族胡人,杀是杀不完的,如果真的由着那些想要屠掠的人,胡汉矛盾只会越来越深,仇恨只会越来越多,最后无法化解,一旦时局有变,那胡人会再次出现刘渊,石勒这样的首领,带着他们向汉人复仇。难道这就是我们北伐想要的结果吗?”

        沈云子朗声道:“那请寄奴哥,不,请刘车骑赐教,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开这个死局?”

        刘裕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王镇恶:“镇恶,你来说说你的想法。”

        王镇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化胡为汉,融入大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