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超级雇佣兵王在线阅读 - 第1766章 放肆的资本

第1766章 放肆的资本


        第1766章放肆的资本

        方浩按捺下了心中的激动,冷静下来,这澹台玟晓,后面两个字他不知道这上面的写法,不过发音是准确的。

        只是多了这个什么所谓的澹台姓,这个姓氏在下界很少见,但是在这上九州,似乎很牛比,据说是什么十大族姓之一。

        不管如何,听到那个名字的读音,方浩都很高兴。

        虽然内心波涛汹涌,但是方浩面上平静无比,他不能让这些血煞门的人看见端倪。

        于是淡淡的道:“哦?澹台,难道是澹台族的人?”

        孟九峰笑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们血煞门海纳百川,只要是想拜入我门中的人,不管他之前属于什么家族势力,只要一心为了血煞门,其余的都是小事。”

        “这句话很有道理,那个孟舵主,我对这个澹台玟晓道是有几分感兴趣,不知道可否叫来见上一面?”方浩神情淡漠道。

        孟九峰顿时皱眉:“这个倒是为难了,因为这澹台玟晓之所以是我们血煞门年轻一辈弟子中的翘楚,修炼极其刻苦,常年在无际大山深处历练,通常都是半年至一年才回来。”

        “现在去了多久了?”方浩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这个我不太清楚。”孟九峰摇头道。

        “难道你们血煞门没有通知弟子回来的手段?”方浩蹙眉道。

        孟九峰却没回答,诧异的看了方浩一眼:“神使似乎对澹台玟晓很感兴趣。”

        “对于天资出众的,是一向很感兴趣。”方浩哈哈笑了起来。

        忽然,远处走来一个老妇人,这老妇人杵着拐杖,从远处走来。

        虽然方浩是第一次见这个老妇人,但是却熟悉这个人的气息。

        先前在血煞门大殿中的时候,要动手之际,这个老妇人就在门外,只是后来里面没了动手的意思,老妇人就离开了。

        方浩虽然感觉不出这个老妇人的真时修为,却直觉这老妇人是一个真正的高手。

        孟九峰也看了过去,对方浩介绍道:“这就是我们分舵的太上长老陆丰。”

        看着这个取了一个男人名字的妇人,方浩却微微松了口气,因为这个人的气息,绝对不是当初带走玟晓的那个老妖婆。

        随即,也有些惆怅,该不是真的只是同名吧?

        “陆长老,这是九阳神教神使方浩。”孟九峰对老妇人淡淡笑着介绍。

        老妇人听后,神色十分的平静。

        这一来,方浩心里就矛盾了,既想从老妇人脸上看见什么,但是又担心这老妇人知道什么……

        当年那老妖婆知道他的名字身份,此刻方浩没有掩藏自己名,如果这个老妇人真的是玟晓的师傅,那么很可能知道他的名字和身份。

        这对于玟晓来说是危险的,但是这人什么表情都没有,对于方浩而言,心里则是忐忑,因此真有几分矛盾。

        孟九峰问道:“陆长老,你那天资卓绝的弟子澹台玟晓,不知道何时回来?”

        陆丰神色依旧平静:“估计还有半年之久,不知舵主为何问小徒?”

        孟九峰笑着将和方浩结盟的事情说了出来,自然也提了联姻一事。

        却在这一瞬间,陆丰的老脸上瞬间露出了极其浓重的煞气!

        “老身徒弟资质无双,古今罕见,孟九峰你敢让她联姻,毁她根基!”陆丰面露煞气的盯着孟九峰,斜眼看着方浩。

        方浩神色淡然,似乎早就料到了。

        孟九峰顿时面色不是很好看,他虽然是舵主,更是生死境,但是这些太上长老一旦发飙了,完全可以不给他面子,毕竟同为生死境,已经是一个势力近乎顶尖的高手了。

        “陆长老,稍安勿躁,不是要商量的吗。”孟九峰为难的看了方浩一眼,表示自己的无奈。

        陆丰冷冷的盯着方浩:“老身奉劝你,别打老身的主意,否则你别说是什么神使,就是你们九阳神教的天君下来,老身也要和他鱼死网破!”

        方浩惊讶,这老妇人护犊子的境界,和自己也不遑多让啊。

        但是方浩还没有发飙,沈玉堂已经勃然大怒了。

        “陆丰,敢对我教天君不敬!”沈玉堂面色大怒。

        陆丰冷笑着看了沈玉堂一眼:“那是你教的天君,不是全天下人的天君,而且,有本事你让你天君出来看看!”

        “……”沈玉堂气的暴跳如雷,九阳神教的人都相信九阳天君的存在,因为九阳神教的总坛神殿有着让所有九阳神教门人都震撼无比的东西,但凡去过九阳神教的人,都无比相信九阳天君的存在!

        因为那些堪称神迹的景象,除了神灵,鬼斧神工的力量?

        可是,别说他副掌教,就是掌教,也将九阳天君叫不下来啊。

        因此,沈玉堂气的根本说不出话来!

        此刻,方浩却云淡风轻的道:“你对我教天君不敬就算了,但是你对本神使不敬,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一个黄毛小儿,也只有那些愚民才相信你是什么神使,别人谁信。”陆丰冷笑道。

        方浩微微皱眉:“那些人不是愚民,之所以相信我,是相信我能够带他们脱离无边苦厄,而老子也的确在这样做。”

        说到这里,方浩神色渐渐的冷了下来:“你一把年纪了,如此出言不逊,你这年,难道是活到狗身上了?”

        “你放肆!”陆丰身上气机,瞬间暴增。

        方浩嘴角冷笑:“老子放肆,是因为老子有放肆的资本,可惜,你没有!”

        陆丰面色难看至极,但是片刻后却忽然笑了起来,笑声激荡苍穹,霸气无匹,让周围的人感觉到一种灵魂都被那种笑声牵引了一样。

        阴冷的笑着看向方浩:“先前你大闹我血煞门,孟九峰窝囊,不敢和你挫其锋,但是老身年纪是大了,还真不怕,神使不是很厉害吗,那老身就赐教你一番!”

        孟九峰等血煞门的人都面色微变,他们甚至这个陆丰老婆子的霸道,一直以来孟九峰这些人都不太爱沾惹这老婆子。

        这才是刚才方浩表现对澹台玟晓感兴趣时,孟九峰的为难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