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苦境烽烟之异佛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霹雳纪年

第六十六章:霹雳纪年

        无心甫归楼桑村不久,院里便又来了客。

        这客说生不生,说熟也不熟,本该是熟面孔,而今却因为某些变化,反倒叫人不敢认。

        而和着这客来的,还有一个人一条狗,但以那人的性情,或许直接形容成两条狗那人反倒会高兴一些,苦境的怪人有很多,以狗为尊的却是极少。

        只是村里来了条如此神俊的雪白大狗,由不得村民们不去在意,小孩子更围着那狗打闹,大狗看着凶残,实际上却是极其的和蔼可亲,连带着一旁戴着狗头面具的刀客都跟着一起玩笑起来,那样子仿佛一个孩童。

        三余无梦生站在那座小院的门外,门外依然是凉守宫,看上去并不见什么异常。

        但是三余无梦生分明清晰的感觉到,凉守宫动了真气,不仅动了真气,而且还受了些伤。这本是小事,但是放在凉守宫身上,就容不得忽视。只因为凉守宫身后那人。凉守宫引着三余无梦生进到院内,敏锐若他自然也觉察到了三余无梦生身上的奇妙变化,但他很明智的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将三余无梦生引入。

        仍旧是那一方石桌,无心手里正把玩着一枚散发着精纯佛气的舍利,三余无梦生从中感觉到了一股隐藏的庞然力量。

        “嗯?这是?”

        “自西煌佛界取回的灵鹫舍利,正热乎,要把玩看看吗?”无心将拿着舍利的手往三余无梦生的方向抬了抬。

        “这……”三余无梦生摇了摇扇子,“圣衡者首战得胜,阁下此举,未免有偏向欲界之嫌了。”

        “这与偏向何干呢?我又不是裁判,胜负众目睽睽,又岂能弄虚作假。至于这颗舍利吗我只是想取,便取了,他释至伽蓝若是想取回,自来寻我便是。倒是你。”

        无心上下打量了一眼三余无梦生。

        “明明已经时日无多,不去找果子的另一颗果实交代后事,来寻我何事。”

        倒并非是无心诅咒,而是三余无梦生如今的状况明眼人一看便知。

        说的好听点叫返老还童,说的直接一点就是在时间城借的债就要到期了。说来也奇怪,明明返老还童了,功体也跟着倒退,偏偏脑子却依然好使,这让无心不由想到穿越前常看的某个二次元人物。

        “那里,我自然是要去,但是三余在大师这里收获甚多,又岂能不能拜访答谢呢。”

        “噫,白莲白莲,白切黑,套近乎的语句面谈。”无心挥了挥手。

        “哈。”对此三余无梦生只是以一声轻笑回应。

        在佛门之人的眼中,无心是一个异端,有不少人认为他曲解佛经教义,甚至不配称之为佛,但三余无梦生知道,无心也有他自己的目的,一切都只是照着他的目的行事罢了。若是无心有意称霸,他完全可以倒向欲界,以波旬横扫天下的能为,欲界大业势必无人能挡,但他并没有。所谓的宏图霸业,其实并不在无心的眼中。

        也因此,无心的真正目的,三余无梦生一直颇为好奇,这也是他今日来到这楼桑村的原因。

        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也恰是这样的他才最能保守秘密。若是能探知无心真实目的的一二,确认对方的目标为善而非是作恶,他也可以将身后事交托一些于他。原本三余无梦生的本意是在于鷇音子,但鷇音子的来历,终究是三余无梦生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

        在三余无梦生的眼中,鷇音子始终难以完全的去信任。

        “所以你,今日前来的真实目的?”

        “与大师告别,其次,便是与大师交心。”

        “交心。”

        “是,三余知道大师志向,不在称雄称霸,但以大师之能,必有宏愿,三余愿与大师为有,一问大师宏愿。”三余无梦生微笑着道:“大师既然知道三余时日无多,也可放心告知,不用担心三余泄密才是。”

        “哈,你这人说的倒是简单。”

        无心只是看着三余无梦生,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三余无梦生也不曾再说话,院子里一时静谧,只剩下两人四目相对。

        “不过告诉你也是无妨。”片刻后,无心挥手,一道印诀笼罩住整个院子。

        而在村子里的北狗看着那道结界下意识的便想要化出骨刀,但随后便想起三余无梦生的嘱托,最终没有贸然行事。

        “这本书,你可以看看。”无心拿出本极厚的书,上边写着四个大字《霹雳纪年》。

        “这本书,是我所写,你可以看,可以记,可以想,但不可告知他人,不可发问,明白吗?”

        看到无心如此认真,三余无梦生举手起誓道:“三余无梦生在此起誓,绝不将今日书上所见于外透露半分,若有违背,无论是何身份,是何名字,皆愿遭受天诛地灭之刑罚,永不复生。”

        “哈,拿去吧。”

        无梦生接过书去,却发现书被撕去了不少的内容,入眼的首先便是魔佛波旬再度降临之事,但却与而今的情况不同。

        【裳璎珞、佛剑分说被擒,群侠劫法场……】

        【佛牒断裂,裳璎珞战死……】

        【阕声云舵杀无辜,以婴儿骨血铸凶棺,背负骂名,永沉无间,不得超生……】

        【三棺灭三体,波旬消灭,圣魔元史起风云,三車定干戈,百日灭元始……】

        【逆海崇帆现界,道门金银双秀,黑海森狱……】

        六王开天,群英前仆后继;九轮降世,不动魔城起风云……

        幽界破封,万堺朝城风云再起……

        古原争霸,山海奇观……

        诸神之战……

        一页页,一章章,明明是最简单不过的笔墨,最简略的描述,为何如此令人心碎,苦境如此多难,百姓何辜,又何其幸运,前仆后继有如此之多的人,愿为这些最无用的苍生奉献性命。

        不知何时,三余无梦生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

        书仍未看尽,后面还有许多,只是人,已经停下了不断翻阅的手。

        三余无梦生将手中的书缓缓合上,起身缓缓一礼,“三余无梦生代天下苍生,多谢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