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天道酬勤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一章凄惨的蒋小鱼

第四百三十一章凄惨的蒋小鱼

        蒋小鱼欢天喜地的蹦了回去,收拾东西放进背包。

        晚上衣服都不脱,就直接睡着了。

        叶飞打着哈欠吹响了集合哨,训练别人不是个很好的活。

        每天都很累,睡得比新兵晚,起的也比新兵早。

        蒋小鱼有过那么一次,听到哨音之后就蹦了起来,提着背包就冲出了门。

        兽营的新兵集训队他一刻都不想留下来,多一秒都是罪过。

        叶飞点点头说:“不错,你的速度是最快的。”

        蒋小鱼说:“叶大哥,你可说好的放我走。”

        叶飞说:“放心,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

        新兵们集合完毕之后,看着提着包的蒋小鱼,一个个露出不忍的表情。

        叶飞说:“蒋小鱼说,你们中有人说,训练很累,回答我,训练的感觉怎么样?”

        “很爽,很舒服。”

        蒋小鱼有些懵跟鲁炎说:“鲁炎兄弟,你不是说累吗?”

        鲁炎说:“昨天累,今天不累,还没开始训练,累什么累?”。

        蒋小鱼说:“可是你昨天说了呀。”

        叶飞说:“蒋小鱼入列,我们看日出去。”

        蒋小鱼说:“我放一下背包。”

        叶飞说:“拿都拿了,再放回去不太好,背着吧!”

        然后蒋小鱼又趴在了海滩上,一动不动。

        其实这家伙能跑,他的肺活量很不错。

        就是不想跑,吃不了这样的苦。

        叶飞蹲下来说:“你这吃不了苦,怎么能够成为优秀的军人,怎么能够给你母亲用上最好的药,用最好的医生。”

        蒋小鱼爬了起来说:“我能吃苦。”

        事实上他吃不苦。

        对于蒋小鱼来说,总是凭借着他的那张嘴,享受很舒服的生活。

        动嘴可以,动身体他真的不行。

        每天叫苦叫累,天天晚上在宿舍里面哀嚎。

        搞得新兵队不胜其烦。

        蒋小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他们烦了。

        当叶飞问话之后,他们就会说累。

        蒋小鱼就会回到他舒服的炊事班,继续过着靠嘴生活的日子。

        反正来都来过了,也不算违背和龙百川的约定。

        可是蒋小鱼失算了。

        就算他每天哀嚎和新兵队的人套近乎,卖惨。

        新兵队的人也还是说舒服,爽。

        至于哀嚎,新兵队的人就当催眠曲,每天都是爬到床上,恨不得倒头就睡。

        哪有功夫管蒋小鱼哀嚎不哀嚎。

        陆军结合海军的训练方法,的确很有效果。

        只是有点折磨,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想要当好兵,不是像蒋小鱼那样,训练的时候能偷懒就偷懒。

        那是要经过汗水和时间的磨砺。

        不脱几层皮,怎么能够强好兵,叫海军陆战队的兵。

        军中之军,钢中之钢,可不是开玩笑。

        陆上猛虎,海上蛟龙,那也不是说着玩的。

        最辛苦的就是这种水陆两栖部队,既要练习陆军的技能,也要学习海军的军事技能。

        作为两栖侦察大队蛙人集训队的新兵,那就学习的更多了。

        而且更加严厉,更加痛苦。

        水面水上都要练习,每天的训练把他们压的都喘不过气来。

        蒋小鱼那是能偷懒就偷懒。

        但是也被叶飞练得在一边呕吐。

        叶飞捂着鼻子说:“蒋小鱼,累不累?”

        蒋小鱼眼珠子一转说:“累。”

        第二天蒋小鱼早早的收拾好背包,在宿舍门口等着叶飞。

        叶飞说:“你干嘛?”

        蒋小鱼说:“叶大哥,你不是说只要蛙人新兵集训队有人回答累,我就可以走了吗?”

        叶飞说:“是。”

        蒋小鱼说:“我算不算是蛙人新兵集训队的新兵。”

        叶飞说:“你都跟着训练了半个月,当然算。”

        蒋小鱼说:“那我就可以走了,叶大哥咱们有缘再会,告辞。”

        叶飞嘴角一弯说:“我说的是让你问他们,你去问,懂不懂?,不是我问你。”

        文字游戏谁不会玩,蒋小鱼又背着他的背包跟着看日出。

        蒋小鱼跑到一半就说:“我不行了,我跑不动了。”

        巴郎准备上去让蒋小鱼知道什么叫做铁拳。

        叶飞拦住了他说:“要文明带兵,人家跑不动了。”

        叶飞蹲下来说:“确实跑不动了吗?”

        蒋小鱼说:“我快死了。”

        叶飞说:“巴郎,让新兵队的人挖个坑,这里有人快死了。”

        新兵队的新兵可高兴了,终于不用跑,在沙滩边挖了一个大坑。

        蒋小鱼说:“我还有一口气呢。”

        叶飞说:“没事,先埋一半”。

        当然叶飞不能把蒋小鱼竖着埋。

        因为这会造成挤压伤。

        只是把蒋小鱼埋在沙滩边,头像的海边露出一个脑袋来。

        蒋小鱼惊恐的说:“叶大哥,我又活了。”

        叶飞说:“这叫回光返照,我们都等着。”

        等什么?

        等涨潮。

        潮水是一波接着一波,顺着海浪拍打在蒋小鱼的脸上。

        就像妈妈一样重重的拍打着他的脸。

        蒋小鱼挣扎着从沙滩里面跑了出来。

        叶飞说:“还跑得动吗?”

        蒋小鱼说:“好着呢,能够跑的动。”

        没过几天,蒋小鱼又故态萌发。

        躺在地上装死。

        叶飞说:“蒋小鱼,你又哪一点不舒服?”

        蒋小鱼说:“全身不舒服。”

        叶飞手一甩拿出棍子说:“那我替你按摩按摩。”

        蒋小鱼爬起来拔腿就跑,但是他怎么能够跑得过叶飞。

        一路奔跑,一路惨叫说:“叶大哥,要文明带兵。”

        叶飞说:“我动你一指头了吗?”

        蒋小鱼说:“可是你拿着棍子。”

        叶飞说:“你身上有伤吗?”

        “没有,啊!…”

        “跑快点。”

        “啊!…”

        新兵队的新兵一脸懵逼的看着像一阵风一样跑过去的蒋小鱼。

        “鱼哥,跑的好快呀。”

        “这不是废话吗?没看到叶教官拿着棍子在追。”

        “没想到鱼哥这么能跑。”

        第一刚说:“看怎么看,我很好说话是吗,还不快点跑。”

        新兵们立刻开始加速。

        “鱼哥,等等我们。”

        回答他们的就是凄惨的叫声。

        真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其实蒋小鱼根本就没挨几下。

        这家伙跟许三多一样非常能躲。

        就是试图通过惨叫来博取同情。

        叶飞在后面冷笑着:“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来帮你。”

        “破喉咙,破喉咙。”

        “你跟我讲笑话是吗?”

        “啊!……”

        ------题外话------

        五更完毕,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