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科幻小说 - 废土崛起在线阅读 - 第984章 叛徒

第984章 叛徒

        美军第三师两个团和大量配属部队进驻五老里,总兵力近八千人。从命令下达到集结出再到抵达目的地不过一个多小时,这显示了6战一师参谋人员和通讯指挥的高效。

        然而这支拥有数百台车辆的部队迅抵达五老里进行布防后,换来的却是一通从天而降的灾难。近五千人遭受地毯式轰炸的摧残,瞬间造成两千多人伤亡,其中当场毙命就有近千人。

        看着五老里内犹如喷的火狱,烟尘和烈焰肆虐横行,侥幸离开的六十五团一部被吓的魂不附体。

        在渡过最初的惊骇之后,从团长到士兵都抓狂的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会事?他们声嘶力竭的呼喊经过无线电波传出老远。

        而在二十多公里外的古老里,独立坦克排的两辆工程车并列停靠在一个山坡上,防空雷达正在不停转动天线,时刻监控周围几十公里的天空。

        在车内,十几部电台铺开摆设,狭窄的舱室内挤了七八号人。当监听的短波电台里充斥第三师官兵的呼喊和叫骂时,车内众人都集体出欢呼。

        “停止轰炸,停止轰炸,五老里现在由第十军第三师控制,你们在炸自己人。”

        “是谁在投弹?我要把你告上军事法庭。”

        “三十三团损失惨重,团长被炸死,全团建制完全被破坏,我们必须撤退。”

        听着电台里传出的各种惨状描述,坐在舱室角落的‘赵眼镜’摘下自己头上的耳机,重重吸了一口气,出舒爽的长叹。刚刚的‘前线航空控制员’就是他扮演的,为此他一度紧张到不会说话。

        可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打仗竟然如此轻松。简简单单说几句就能让敌人的轰炸机干了他们自己人。听听电台里敌人第三师三十三团的各种混乱,‘赵眼镜’感觉自己给死在敌机轰炸中的战友报了仇。

        由于目前敌我识别和空地协同的困难,为了有效攻击地面目标,美国海空军往往会派出经验丰富的飞行员构成前线航空控制队,到地面6军部队引导实施空中打击。

        这是一张由加密通讯和无线电联络构成的6空协同网络,按理说是不应该被敌方人员切入的。

        可在周青峰杀入古土里后,有几名前线航空控制员被俘,连同他们专用的联络电台也被缴获。普通志愿军战士根本分不清楚电台和电台的区别,但周青峰却知道这些人的巨大价值。

        被俘的美军航空控制员深知自己脑子里的信息决不能告诉敌人,当他们被审讯要求为志愿军服务时,一人自杀,一人被冻死,最后一人宁死不屈,就是不肯合作。

        周青峰也不是没别的办法,他带来的工程车里有全套的电子通讯设备。他利用当前级强大的火控计算机破解航空联络的加密通讯,并且把自己坦克排的人组织起来模拟6战一师司令部。

        以周青峰对美军的了解,他还真干成了这事。工程车里的十几部电台将自己伪装成美军多个指挥通讯单位,骗过了B-29机群的无线电联络员的验证,成功引导敌人的轰炸机在五老里投弹。

        在五老里三十三团被轰炸的信息传出后,兴南港的美军指挥人员是惊怒交加,严厉质问空军为什么轰炸他们自己人?B-29无线电联络员也是莫名其妙,他们不断自辩说是得到6战一师的授权才这么干。

        这天大的乌龙让导演一切的周青峰都要笑破肚子,他看今晚月光明亮,就知道免不了要遭受敌人的夜间空袭。如果是战斗机也就罢了,自行高炮能勉强对付,可高高在上的B-29是真的没办法硬来。

        想着已经投完弹药的B-29机群百口莫辩,只能黯然离去,周青峰推开工程车的舱门走出来,觉着外头寒冷的空气都莫名新鲜。

        出了这种严重的误炸事件,在没解决加密通讯的问题前,美军应该不会再派轰炸机来了。只要敌人的轰炸机不来捣乱,单单普通夜间战斗机不足为虑。他今晚计划成功的几率能提高一倍。

        而在工程车所在的山坡,可远眺二十公里外的山岭。黑夜中被炸了个昏天暗地的五老里正放射出千道红光,万般雷霆,风中甚至传来近千枚炸弹不停落地的爆炸轰鸣。

        最后那名美军前线航空控制员就看押在附近,他正愣愣的盯着被火光笼罩的远处,已经能推断出大概生了什么?可他心里却在出莫名的疑问——这是怎么做到的?

        “乔治少校,非常感谢你的合作。你给出的信息是完全正确的,我们引导了一支来自日本横田的B-29机群轰炸了五老里。你听……。”周青峰走出来,故意让这名美军控制员听听电台里美军的混乱。

        仓皇之中,美军的很多通讯联络直接是语音对话。现在不管是第三师的部队还是6战一师的师部,亦或者还在天上飞的B-29机群都在出不停的争吵和辩解。

        而在经过短暂的沟通后,虽然各方都气愤不平,但还是达成了共识——肯定是古老里的美军前线航空控制人员被俘,以至于机密通讯被敌人破解才引了这次惨重的损失。

        “不,不,我什么也没说,我什么也没告诉你。”叫乔治的美军控制员大声惊呼,不停的辩解。可他面前不仅仅有周青峰,还有被周青峰忽悠来进行战场报道的美联社记者弗兰克.诺埃尔。

        刚刚弗兰克.诺埃尔还在采访坚贞不屈的美军英雄,可现在他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乔治,又看看正在传出杂乱通讯的电台,脸上的表情已经在生变化——叛徒,卖国贼,卑劣无耻,辜负战友信任的烂人。

        “弗兰克,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什么也没做。我没告诉他任何事情。”倒霉的乔治先生言辞错乱,惊慌不已,恨不能掏出心肝来证明清白。

        周青峰立刻用惊讶而夸张的语气喊道:“见鬼,这个记者怎么还在这里?快把他带走。对了,不许他跟其他美军战俘关押在一起,立刻把他送走。如果他逃跑就枪毙他。”

        弗兰克.诺埃尔被推推搡搡的押走,可他还是听到风中传来周青峰安慰乔治的声音,“别担心,我保证那个记者不可能指证你什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牺牲在朝鲜的美国英雄。你一定能过上美妙的生活。”

        美联社的记者先生恨的要狂,他不是没想过这是不是在演戏,可五老里被轰炸却是事实,“我要想办法活下去,哪怕侍奉魔鬼也在所不惜。我要揭穿那个卑劣的混蛋,他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忿忿不平的记者先生走了,只留下彻底呆傻的航空控制员站在原地。周青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温言说道:“乔治少校,我知道你是个有着丰富经验的美军飞行员,还担任前线航空指挥引导任务。

        我们急需你这样的人才,绝不会亏待你的。我很认真的给你一个建议,隐姓埋名为我们工作吧。这样你的家人和你的名誉都能保全。我可以给你时间好好考虑一下。”

        乔治的脑子已经乱成一锅粥,他从来没想到自己突然就面临一场人生大转折,更没想到自己竟然稀里糊涂就成了叛徒。他近乎失语的对周青峰喃喃说道:“你是个魔鬼,你是个从地狱而来的魔鬼。”

        周青峰微笑回答:“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请相信,我是个慷慨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