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神医帝妃狂炸天在线阅读 - 第112章 圣旨:太子护卫

第112章 圣旨:太子护卫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御书房内。

        皇帝轩辕盛望着手中的奏折,喃喃道:“又是玄家小儿,朕没记错的话,上次镇国公夫人的病就是被他治好的。”

        “父皇说的是,那玄野对女子病症十分精通。”二皇子玩味的靠着椅背,嘲讽道:“也不知是不是在那温柔乡中待久了,竟学来这么一身治女人病的本事。”

        “治病救人本就是医者之道,何论男女。”带着面具的太子轩辕宸珩冷声道;

        “医者?那纨绔能称得上医者?”二皇子讥笑着。

        皇帝扫了二人一眼,却没理会这暗涌,眼底带着抹沉思。

        镇国公夫人、罗贵妃姨娘、周次辅女儿,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玄野救了三个身份特殊的女子了。

        国师曾预言,北玄有难,可解救之人,便出自玄家后代。为了这预言国师耗费了百年寿命,以至于如今不得不长时间闭关疗伤。

        这预言之人会是玄野吗?

        “也对,太子皇弟你自幼身体不好,对学医的向来宽容。”二皇子探过了头去:“许久不见皇弟了,怎还戴着这面具,难不成还没好?”

        轩辕宸珩懒得理会他。

        眼角余光在皇帝身上,川南暴乱,朝堂上下忙得不可开交,周江一事并不算大,却指使朝中求和力战双方矛盾彻底爆发,可见,那后面之人快要坐不住了。

        “哎,太子皇弟,你可不能急病乱求医,那玄野毕竟是个纨绔,又是玄家人,做兄长的提醒你一声,可切莫被骗了。”二皇子笑盈盈道;

        “够了,闭嘴!”

        皇上呵斥了二皇子一声,随后望向了轩辕宸珩:“国师闭关,留下的丹药似乎不多了?”

        “父皇,还有两粒。”轩辕宸珩拱手回道;

        实际上,一粒都没了。

        皇上沉吟道:“听说你将府中太医赶了出去?”

        太子脾气暴虐,喜怒不定,这些年太子府中太医死伤无数,不是被太子杀了,就是被太子伤了,导致无人敢为太子医治。

        全靠国师留下的药方和丹药,吊着。

        好不容易有不怕死的太医去了太子府,这才几个月?又被赶出来了!

        想到这里,便是皇帝也有几分无奈。

        “是有此事。”

        轩辕宸珩声音冷冰冰的,听不出一丝温度。

        “太子皇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那太医是为了救你啊,怎能将人赶出去呢!你这样,谁还敢给你看病!”二皇子在一旁幸灾乐祸道;

        皇上也沉声道:“国师这次闭关时间教久,尚不知什么时候出关,你身边没有医者不行。”

        “父皇,那些庸医......”

        没等轩辕宸珩将话说完,就被皇帝给打断了:“你觉得玄野如何?”

        轩辕宸珩话音骤然停止。

        二皇子震惊的看向了皇帝。

        “太后那里离不开李太医,其余太医这些年也都去过太子府被你赶出来了,玄野性格是纨绔了些,但听闻在炼药课上便是莫问都不得不为他改了规矩,可见有些天赋,不若让他跟着你?”

        皇帝对太子格外疼惜,怕他不同意,还小心翼翼加上了一句:“他和你年龄相差不多,或许能给你讲一些趣事解解闷。”

        轩辕宸珩沉默着。

        那面具遮盖住了他的表情,看不出是喜是怒。

        二皇子眉头紧皱,玄野虽然纨绔,却是并肩王的孙子,当年若不是并肩王,他父皇也不可能登上皇位!

        父皇这话是什么意思?

        莫非是因为最近朝上支持该换太子的人多了,父皇在敲打他?

        还是父皇偏心到从未考虑过他,眼中只有这病秧子?

        不过两句话,二皇子脑海中百转千回闪过了无数个年头。

        “好了,就这么决定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也先下去吧!”皇帝见太子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悦,便默认他同意了。

        ......

        第二天一早,玄野便收到了圣旨,皇帝命他为太子跟前护卫,负责汇报和照看太子。

        “可我还在国子监读书......”玄野皱眉,太子府内灵力可没有国子监内充裕!

        “还不快领旨谢恩!”玄建安踹了玄野一脚,转头一脸谄媚的看向了那传旨的太监:“敢问公公,皇上怎想起小儿了?”

        那公公笑眯眯道:“咱家也不清楚,不过,皇上说,玄世子年纪尚小,行事不够稳重,特准许他每日上午在国子监内读两个时辰书!”

        玄野领旨。

        玄建安将传旨太监送出去后,便面露愁容:“太子性情阴晴不定,又全身疮疤,若是你被传染上该如何是好?”

        他神神秘秘的将玄野领到了屋内,关上了门,生怕这些话会被人听到。

        玄野有些诧异,原本以为汲汲营营的玄建安对着圣旨很满意的,毕竟是去太子府,和未来皇上讨些交情,没想到,竟关心她身体?

        “哎,如今朝上局势不明,但支持二皇子人众多,若你去了太子府,咱家便要被迫站太子这边了。”玄建安深深的叹了口气:“也不知太子这身体能支撑多久。”

        “父亲不必操心这些,太子好得很!”玄野对轩辕宸珩的身体状况很清楚,有她在,绝对死不了!

        “你没见过太子,这么想也正常!”

        玄建安揉着眉心:“因生病之故,太子自小便暴怒阴鸷,他那眼神都透着股阴郁,看的人瘆得慌!你做事随心所谷欠惯了,去了太子府之后,可不能像在家中一样没大没小、没规没矩的了,一定要谨言慎行,躲着太子一些,能不凑到他身边,就不凑过去!

        唉呀,也不知皇上怎么就注意到你了,该不会是皇上终于要对咱家下手了吧?

        不行不行,还是得和你爷爷商量商量!”

        玄建安这越说表情越是凝重,最后也不顾玄野还要去国子监了,直接拽着他去了并肩王府上。

        并肩王府,十分萧条,院子极大,但却见不到什么绿植。

        可玄野一进来,便感受到了浓郁的灵气,比起国子监内也分毫不差!

        “少爷,老爷正在修炼,您需稍等片刻。”

        缺了条胳膊的管家笑容和蔼,但气势却很逼人。

        是见过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