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花太岁。

第十九章:花太岁。

        “二位小师傅,多谢相救,我还要去交接货物,咱们就此别过吧。”商队老板王贵笑容可掬的冲吴天、江流儿一拱手,便头也不回的待人进了城。

        江流儿疑惑的问:“师兄,他今天早晨还不是这个态度啊。”

        “有什么问题吗?态度很恭敬啊。”吴天迈步往城门口走去。

        江流儿急忙跟上:“可他昨天还说,只要能救他一命,就是万贯家财都能拱手奉上,为何此时却只字不提?”

        “大约是,他反悔了吧。”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说出去的话,还能反悔?”

        吴天笑了:“可惜,他不是出家人。”

        “可,他是以满天神佛起誓的。”

        “那就让满天神佛去惩罚他。”

        江流儿呆在原地,彻底傻眼,这就是师兄所说的“世俗”世界?

        眼见吴天已经进了城,江流儿赶紧跟上,又好奇的问。

        “师兄,咱们现在去哪?”

        吴天顿住脚步,从行囊里取出一只钵盂来:“自然是要去化缘。”

        “哦。”江流儿也有样学样。

        吴天看了他一眼:“你跟着我做什么?”

        “?!!”江流儿瞪大眼睛,不明所以。

        “现下已经不是在寺中,化缘即是修行,各有各的缘法,你我还是分头行动吧。”吴天说完径直离开。

        江流儿愣在原地彻底傻眼,眼看着吴天越走越远,只能闷声喊道:“师兄,你总该告诉我,如何化缘吧?”

        “只要不偷、不抢、不骗,让别人心甘情愿给你,便是你的缘法。”

        不过一眨眼功夫,吴天就已经消失在人群当中,江流儿嘴里不断念叨着:只要不偷、不抢、不骗。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你能化到,我也一定能化到。”江流儿忐忑中又带着一丝兴奋,开始了自己平生第一次化缘。

        “这位善男,小僧是金山寺的和尚,路过贵地,能否化些斋饭?”

        江流儿也不傻,一看人的衣着就知道那人有钱没钱,既然是化缘,自然是要找有钱人,于是,他很快锁定了一个身着锦衣的男子。

        男子生得一副好皮囊,俊朗挺拔,眉清目秀,突然被一个小和尚拦住,微微一愣。

        “你在跟我说话?”

        “施主,正是。”江流儿一板一眼的打了个佛号。

        然而,江流儿却发现,周围人看他的眼神都变了,震惊、惶恐更多的则是怜悯。

        那男子突然笑了,笑声很刺耳:“哈哈,这镇江城里,向来是我跟别人要钱,居然还有敢向我要钱的,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男子身边的几个跟班也是一阵大笑。

        “那你打算向我要多少钱啊?”男子走到江流儿面前,一阵冷笑。

        男子身高七尺,江流儿在他面前还没到大腿,看起来就像是个小豆丁,一下犹如黑云压城,遮得江流儿半点阳光都见不到。

        “化缘讲的是心诚,多少都随你的心意。”江流儿虽然觉得男子有些奇怪,却不愿意放弃自己第一次“即将成功”的化缘。

        “哟呵,小小年纪倒是蛮伶牙俐齿的嘛。”男子笑了,从腰间解下一个钱囊。

        一下就丢进江流儿手中捧的钵盂里,江流儿只觉得手里都沉了沉,心中不禁暗喜,又有些小得意,其实化缘一点都不难嘛。

        “多谢施主,菩萨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江流儿连连谢道。

        男子听了却是一阵狂笑:“哈哈,小和尚,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说,菩萨佛祖会保佑我的人,有意思,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他这话一出口,四周围观的人都是满脸厌恶。

        江流儿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于是便再施一礼,转身就要离开。

        然而还没等他走两步,就被男子拦住了去路。

        江流儿往左挪,他也往左,往右他也往右,无奈,只能茫然的问:“施主这是何故?”

        男子笑着拍拍江流儿的肩膀:“嘿嘿,小和尚这我就要跟你说道说道了,拿了我的钱,这么容易就想走?”

        江流儿眉头紧皱:“可是施主,这钱不是你化缘与我的吗?”

        “是嘛?来,你说说,是这样的吗?”男子指着一个跟班问。

        那跟班歪头耷闹,一脸的奸笑:“不是,我明明看到是这小和尚从大哥腰间偷去的。”

        “你,胡说,佛门八戒第二戒便是戒偷盗,我怎会偷他的钱?明明是他自己给我的。”江流儿瞪大了眼睛。

        围观的人一阵议论纷纷。

        “唉,这花太岁又要作孽了。”

        “这小和尚也是,偏偏向他化缘,这种歹毒之人心里何曾存过半分善念。”

        “这花太岁想必是看这小和尚眉清目秀,起了歹念,这可如何是好。”

        江流儿越听越不对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却被男子跟班挡住去路。

        “小和尚,偷了东西就想跑,我看你也不是什么正经和尚。”

        “哈哈,没错,小小年纪长得倒是挺俊的,当和尚也太浪费了,不如......嘎嘎。”

        江流儿心知不妙,忙道:“这钱我不要,看你们也不是诚心布施于我。”

        “嘿嘿,要不要,可由不得你,小小年纪,做的什么和尚,整日的吃斋念佛,多没意思,不如乖乖跟我们走,将来给你寻一位贵人,包你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花太岁一阵大笑。

        “呸,这镇江城造的什么孽,竟来了个这般货色。”

        “哼,还不是那昏君要下江南赏什么琼花,派手下太监心腹来疏通航道,结果就来了一帮这种货色,我看这大隋江山,迟早败在那昏君手上。”

        围观的人顿时议论纷纷。

        “看什么看?找死不成?都给我滚,谁要是胆敢说出去半个字,看我不整得他家破人亡,哼,你们便是告到崔府君那里我也不怕,我叔叔可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能拿我怎么样?”

        花太岁一挥手,几个跟班就去抓江流儿。

        起初江流儿并不害怕,毕竟他还有小白呢,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都被人架起来抬走了,小白也没有半点动静。

        江流儿不禁偷偷掀开小竹篓上盖的棉布,结果却发现小白正缩成一团,仿佛在忌惮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