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功德。

第十五章:功德。

        江流儿微微一怔。

        吴天却没有解释,而是迫不及待的打开了属性面板。

        【吴天。

        年龄:10岁4个月5天。

        根骨:43(力拔山河)

        悟性:36(天人之资)

        念力:38(意志坚定)

        寿命:60+20

        灵根:金40木52水45火48土43(五行灵童)

        功德:186(慈悲为怀)

        境界:人仙中境

        功法:密宗九字真言、梵天真魔功

        法宝:十二品灭世黑莲(封印中)、金钢伞(一品法宝)

        其实在使用梵天真魔功的时候,吴天也有所忌惮,毕竟如此霸道的魔道功法,很难说没有隐患,然而他吞噬槐树妖的整个过程,却没有出现任何不适。

        甚至由于槐树妖的能量过于庞大,吴天无法全部吸收,梵天真魔功竟然将这些能量压缩封印在他丹田处,日后只要潜心炼化,想必身体会等到更进一步的淬炼。

        “不愧是域外天魔的主修功法,竟然如此玄妙。”

        此次炼化槐树妖,除了根骨暴涨了20点外,最直观的变化就是境界的提升,要知道吴天才刚刚脱去凡胎,竟然瞬间提升了一个小境界,堪称奇迹。

        “这个功德是什么?难道是因为超度了那些小鬼的缘故?不过这玩意有什么用?”吴天对成神成佛丝毫没有兴趣。

        不过当吴天收回属性面板,下意识看向江流儿时,却发现他灵台处的佛光似乎更加厚重了。

        “难道这功德就是金蝉子脱胎成佛的关键?”

        正当吴天愣神之际,江流儿突然“咦”了一声。

        吴天走到他面前,只见江流儿手里拿着一枚古朴的令牌,令牌背面的图案是一只凶兽,龙头、马身、麟脚,额下有长须,肋长双翅。

        “这是貔貅?”

        吴天翻开令牌正面,是草书的一个杨字。

        “这令牌是哪里来的?”吴天问。

        江流儿指了指那槐树妖枯朽掉的躯干:“我刚刚气不过踹了它一脚,结果它就裂开了,令牌就是从里面掉出来的。”

        “师兄,这不会是一件法宝吧?”江流儿眼馋的问。

        吴天都乐了,拿令牌在他光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想什么呢,这就是件镇鬼法器,应该是配合某种特殊阵法使用的,或许还不止这一块。”

        “阵法?师兄你的意思是说......”

        “没错,这槐树妖应该不是野路子,至少它曾经被人收服过,被种下了这枚镇鬼令牌。”

        吴天顿了顿:“而且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这里距离金山也不过百里,这槐树妖要是一直在这里害人,金山寺跟清虚观不可能察觉不到。”

        “师兄,你是说,这槐树妖是最近才出现在这里的?”江流儿惊声道。

        吴天面色沉重地点点头。

        【结合南诏寺的求援信,难道是天下大乱将至,这些妖魔想要趁此机会,霍乱天下?】

        【不对,这槐树妖出现的时机未免也太凑巧了,背后必然有佛门在背后推波助澜。】

        【仅仅只是为了历练江流儿,就牺牲了这么多无辜凡人的性命,最后还让江流儿来超度亡魂,以此来增长功德,环环相扣,如此精密的布局,恐怕是出自那位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的手笔吧?】

        江流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吴天,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下一秒,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

        槐树妖比他引入密林深处,为什么要变出一座宫殿,还要幻化出他的父母?当时它完全可以将自己一口吃掉。

        “难道真的像师兄猜测那样,我真的是金蝉子转世?这树妖只是我历练中的一个牺牲品?那,那些枉死的人呢?他们又算什么?”

        吴天催动引火咒,一团火焰将槐树妖残存的躯干点燃,顿时火光冲天。

        “走吧,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回去把行李拿上,该上路了。”

        江流儿没有应声,机械式的跟在吴天身后,再也没有看那火堆一眼。

        千里之外,一座地下宫殿,阴暗的火光中,一个身着华服,披头散发的老者突然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不,千秋功业在此一举,究竟是何人坏我好事!”老者目露凶光,歇斯底里的咆哮,整个地下宫殿都被震得晃动起来。

        ......

        另外一边,就在吴天跟江流儿离开后半个时辰,原先槐树妖所在的位置,一前一后出现了两拨人。

        一拨人身穿道袍,手持法剑,一拨人披着袈裟,手持棍棒。

        “冲虚子,都这么晚了,你这牛鼻子不在观中睡觉,跑这荒郊野岭来做什么?”为首的老和尚道。

        “哼,法严老秃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副假惺惺的模样,这荒郊野岭你能来,我为何来不得?”为首的道士也毫不示弱。

        “阿弥陀佛。”法严唱了个佛号,便不再理会对方,安排手下僧人勘察现场。

        冲虚子也给手下弟子使了个眼色。

        法严轻轻一挥衣袍,那熊熊大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冲虚子伸手抓了一把已经烧成的木炭,片刻后,脸色就是一变。

        “千年槐树老妖,它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被人轻易灭杀,难道是那位路过的仙家看不过眼,顺手收拾了?不应该啊,天下大乱将至,谁会无辜沾惹这诸多业力呢?”

        法严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却又很快被他否定。

        “不可能,他不过刚刚步入人仙下境,怎么可能将此等妖物轻易灭杀,不会的,不是他。”

        冲虚子突然一把抓住法严和尚的手:“老秃驴,你刚刚在想什么?这人你是不是认识?”

        “胡说八道,贫僧只是一时走了神而已,你这牛鼻子老道休要瞎说。”

        “真当?”

        “信不信由你,贫僧还要向主持复命,失陪了。”

        说完,一甩手,将身上袈裟抛出,那袈裟迎风而涨,众弟子见状纷纷纵身跃上,袈裟驮着众人直入云霄,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青木子,派人盯着金山寺的一举一动,这老和尚刚刚脑子明明过了什么东西,他肯定认识这人。”冲虚子吩咐。

        “弟子领命。”

        一行人纷纷御剑破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