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炼化横骨。

第十二章:炼化横骨。

        然而,还没等江流儿开口答应,小白却一副抗拒+嫌弃的模样,小脑袋都快成拨浪鼓了。

        “哼。”

        一人一蛇相看两厌。

        一颗犹如琥珀色的珠子出现在吴天手中,小白的目光顿时被牢牢盯住,嘴角甚至出现了晶莹的白色液体。

        江流儿虽然不知道这珠子究竟是什么,不过只闻那股沁人心脾的药香,就知道一定不是凡品。

        “这枚蛟骨丹可以帮助你褪去蛇骨,将来化蛟时不用受那脱胎换骨之痛。”吴天向空中抛了抛手中丹药。

        小白的眼睛也随着那丹药一上一下。

        江流儿不禁暗笑,还以为有多高冷呢,还不是一枚丹药就搞定了。

        终于,小白按耐不住,一跃而起,将那蛟骨丹一口吞下,随后盘成一团落在吴天手中,银白色的身躯下不时有骨骼凸起、蠕动,看得江流儿直冒冷汗。

        片刻后,那些蠕动的骨骼开始逐渐恢复正常,小白也重新睁开双眼,那双眸子少了一丝冰冷,却多了一丝威严。

        “主人。”

        一个脆生生的女童声响起。

        江流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四周望去,却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存在。

        “噗,呆和尚,往哪看呢。”

        江流儿呆若木鸡:“它,它在说话?”

        “哼,少见多怪,万物有灵,之所以不能人语皆因一块横骨锁在咽喉,主人赐的蛟骨丹有脱胎换骨的功效,同时也炼化了我咽喉处的横骨,自然就能说话了。”小白吐了吐信子,不屑道。

        “呆和尚,回去之后让梁汉帮你做个小竹篓,挂在腰间,记得垫上些棉布,看在主人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跟着你了。”

        江流儿暗暗腹诽:要不是性命要紧,谁稀罕你这蛇妖跟着?

        回到梁汉家里,江流儿挂上小竹篓,小白一头钻进去就盘在一起便没了动静,不知是在睡觉还是在修炼。

        老太太又增了一些干粮,吴天也没有拒绝,带着江流儿重新上路。

        出了村,就算是彻底离开了金山范围,一路上莺飞草长,一派祥和景象。

        由于江流儿的存在,二人从早上走到下午,行进了三十多里地,穿过一座浮桥,吴天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师,师兄,咱们这是到哪了?离镇江城还有多远啊?”江流儿喘着粗气问。

        吴天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皱眉看向四周,此时天色渐暗,再加上面前是一片密林,一眼望不到尽头。

        “师兄,这林子有什么不妥吗?”江流儿发现了吴天的异样。

        吴天运起法力,瞳孔逐渐变为金色,四周探查了一番,然而让他疑惑的是。

        【奇怪,一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草地,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树木?以我的金刚法目也看不出破绽,应该不是幻境才对。】

        江流儿一下紧张起来:“师兄,要不咱们就先在这歇息一晚,等明早再赶路吧?”

        吴天看了江流儿一眼,暗自一笑:“好啊,那就歇息一晚。”

        简单的吃了点干粮,又点起了火堆,吴天便闭目盘坐,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变得若有若无。

        江流儿却是怎么都静不下心来,目光死死盯着密林深处,生怕从里面突然蹦出什么猛兽啊,妖怪啊之类的,把他一口吃掉。

        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跃上枝头,呀---呀---的发出哭嚎般的怪叫,江流儿鸡皮疙瘩一下就起来了。

        “师兄,师兄你快醒醒。”

        江流儿下意识的躲到吴天身后,推了推,吴天却丝毫没有反应。

        “小白,小白。”江流儿又把腰间的小竹篓取了下来,捧在手心。

        然而,小白也是一样,毫无反应。

        “完了完了,怎么办?”江流儿吓得上下牙直打颤。

        直到,一盏茶功夫过去,那乌鸦已经飞远,密林中依旧静悄悄的,别说猛兽妖怪了,就连只兔子都没见到。

        江流儿定了定神,暗骂自己太过紧张,随手就把小竹篓放到一旁。

        “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也是金山寺僧人,我不怕,我不怕的。”

        给火堆添了些枯枝,江流儿便盖上被单睡死过去。

        毕竟是在野外,又是在这么个诡异的地方,江流儿并没有睡得太死,不知过了多久,隐约中,江流儿似乎听到了脚步声。

        迷迷糊糊中,半睁开眼,就见到火堆旁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你,你是......”江流儿正要开口询问,突然对上女子一双幽绿色的眼眸,整个人就陷入恍惚中。

        鬼使神差地站起身,那女子走,他也跟着走,一前一后,很快消失在密林之中。

        下一秒,吴天缓缓睁开眼,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原来如此。”

        一道白光闪过,小白也落在吴天肩头。

        “主人,这树妖道行不浅,一个勾魂小妖都有如此修为,恐怕不好对付。”

        吴天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一笑,脚下轻轻一点,便没入密林之中。

        另外一边,其实江流儿醒过来就感觉不对劲,只是被那女子的瞳术控制,身体不听使唤。

        “怎么办?师兄你快来救我啊,小白,我错了,我不该骂你是妖的,若我今天能活着回去,以后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你。”

        然而,不管江流儿心里如何呼喊,始终都是徒劳,不多时,就在女妖的带领下,进入丛丛密林之中。

        江流儿发现密林四周的树都极其茂盛,遮天蔽日,几乎将月光都隔绝在外。

        最让他毛骨悚然的是,当他经过那些树背阴面时,却发现背阴面那些树皮纹路,竟然像是一张张扭曲的人脸。

        那一张张人脸生前似乎受到了某种残酷的折磨,它们挣扎着,扭曲着,没有一张是完整的。

        更加诡异的是,它们,似乎在动。

        没错,就是在动,仿佛它们是被封印在树皮下,正在奋力想要挣脱,然而它们越是挣扎似乎就越痛苦。

        江流儿甚至察觉到有几张脸,张大了嘴,似乎是在像他求救。

        又似乎是想要吃了他。

        一步,一步,脚步声就像是击鼓一样敲在他心坎上,他知道自己每一步都在离吴天越来越远,离死亡越来越近。

        “吾命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