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修真小说 - 躺平金山寺,被唐僧偷听心声在线阅读 - 第八章:历练。

第八章:历练。

        江流儿都傻了,这,这难道不是趁人之危吗?

        看来自己这位师兄不仅坠入魔道,还掉进钱眼里了。

        “小僧昨晚夜观星象,发现紫微星星光逐渐黯淡,恐怕这大隋王朝.....府君还是要早做打算。”吴天缓缓道出。

        崔府君心头一震,连忙拱手:“下一步我该怎么做?还请玄空师傅教我。”

        吴天沉吟片刻道:“我观那紫薇星光虽然日趋暗淡,却还没到黯然无光的地步,府君不如静待三年,三年之后或可待价而沽。”

        “三年?”崔府君默念了一遍,又深深的冲吴天施了一礼:“若三年后,崔家能保住富贵,本府必定来金山寺还愿,为菩萨重塑金身,再修殿宇。”

        江流儿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难道三年后,真的会改朝换代?关键是自己这位师兄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难道他真的能掐会算?能知过去未来?

        “傻愣着做什么?还不送送崔府君。”吴天在江流儿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

        江流儿捂着被弹的地方揉了揉,这才一脸不情愿的在前引路。

        崔府君或许是有了心理暗示,心情也是大好,玩笑道:“玄空师傅,你这个师弟也是生得一脸福相,将来前途必定不可限量啊。”

        【还福相,西天取经十万八千里,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路上艰难险阻,九死一生,遭老鼻子罪了,走桃花运一路上祸害了不少女妖精倒是真的。】

        江流儿狠狠回头瞪了吴天一眼,心中又不免疑惑,什么西天取经?什么九九八十一难?难道自己真的是那“唐僧”。

        下午,崔府君的车队终于浩浩荡荡离开了金山寺,千年古刹也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今日多亏了玄空师叔,若不是他三言两语喝退了那些醉汉,恐怕咱们金山寺的声望要大受打击。”

        “是啊,这帮人明显是有备而来,咱们若是打了他们,那就是恃强凌弱,要是放他们进山门,上了头炷香,崔府君怪罪下来,咱们更承担不起,好在玄空师兄解围,不战而屈人之兵,厉害。”

        “还不止呢,我听说崔府君向玄空师兄发了宏愿,光是这次香油钱就添了五百两纹银,据说三年之后还要给菩萨再塑金身,重修庙宇呢。”

        “真的吗?五百两纹银?这可顶得上咱们寺庙半年香油钱了吧?”

        “倒也不奇怪,你们还记得去年吗?那个西域胡商得了玄空师弟指点,一个月后特意打了一尊金佛来还愿,这尊金佛如今还供在后山佛塔中呢。”

        “这个我可以作证,前些日子,我去打扫佛塔,还见过这尊金佛呢,那叫一个佛光四溢,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江流儿恨不得捂着耳朵躲起来,现在寺中只要是有人聚集的地方,就能听到在议论自己那位师兄,那夸赞的言语让他恨不得立即站出来,拆穿吴天的真面目。

        “对了,他跑哪去了?”江流儿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吴天的踪迹,不由有些纳闷。

        主持禅房内,法觉和尚望着吴天,良久不语,吴天盘坐在蒲团上,也不着急。

        “玄空师侄,近日南昭寺主持法源师弟托人送来一封书信,言南昭寺附近有妖孽作祟,寺中僧人束手无策,只好向本寺求救,十万火急,我欲派师侄前往降妖,不知师侄可愿往?”

        “小僧愿往。”吴天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这金山寺虽然吃喝不愁,日子过得很悠闲,不过毕竟是寺庙,时间呆久了难免无趣,突然有这么好外出旅游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法觉和尚大喜:“好,我就知道师侄古道热肠,断不会推辞。”

        就在吴天准备离开时,却听法觉和尚说了一句:“玄空师侄,这次降妖不妨将玄奘带上,就当是一次历练。”

        吴天心中一动,很明显,这次历练并不是针对他,而是针对江流儿的。

        吴天忽然有些同情江流儿,一个六岁的孩童,手无缚鸡之力,身上也没有任何法力,就要去面对那些凶恶的妖怪。

        仅仅只是因为他是金蝉子转世。

        仅仅只是因为佛门需要一个孱弱的身躯,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去向世人证明,所谓的虔诚!

        .......

        “什么?”江流儿听法觉和尚说完惊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法觉和尚诧异的看着江流儿:“玄奘师侄这是何故?”

        “主持大师,我......”

        江流儿话还没说完,就被法觉和尚打断:“玄奘师侄放心,玄空师侄一身法力已经达到人仙下境,降妖除魔不在话下,定能护你周全。”

        江流儿差点没哭出来,他怕的恰恰就是吴天啊,自己这个师兄脑海里,时不时就冒出要吃唐僧肉的想法,在金山寺好歹这么多人看着,他还有点安全感。

        这要是去到荒郊野外,还是妖孽作祟的地方,万一对方没忍住,真的把他吃了,回来说是妖怪吃的,只怕他到了地府都没地方说理去。

        “主持大师,能不能换个人与我前往?”

        法觉和尚眉头紧皱:“玄空师侄不仅有降妖伏魔的手段,又世事洞明、灵活机变,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好吧。”江流儿一阵气闷,就连主持大师都对吴天赞誉有加,自己怎样才能揭露他的真面目?

        “嗯,你去吧,时间急迫,明日便要启程了。”

        回到禅房,江流儿就发现吴天在收拾行李,还不知从哪里弄了个竹制背篓来,一副要搬家的样子。

        月上枝头,江流儿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命运,一方面又对外面的世界有着一丝向往。

        他从小就在金山寺长大,还从未离开过这里。

        “师兄,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哦,师兄,主持大师说让你保护我的安全呢,你不会让我死掉的吧?”

        “那可说不好,万一遇上法力比我高强的大妖,我肯定不会白白送死的。”

        “......”

        好吧,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江流儿还是有些郁闷,唯一让他欣慰的是,至少自己这位师兄,暂时还没有要吃他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