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在线阅读 - 457 一定要除掉路恬!

457 一定要除掉路恬!

        大皇子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是忐忑的,他不确定自己突然说这些,甄兰初是否能接受。

        但是,他愿意等。

        甄兰初拧眉,开口,“我......”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我今日过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对你的心意,想让你知道,我不会嫌弃你失去了一条腿。你若是愿意,此生,本殿身边就只有你一人。”

        大皇子其实是害怕甄兰初说出那个他不想听到的答案,所以在甄兰初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就打算她。

        他要清晰的表达出自己的意思,再给甄兰初一些时间考虑。

        “我三日后会离开,到时候,你若是愿意跟我走,我便向父皇请旨,给你一个名正言顺的方向。”

        “相信我,云珟能给路恬的一切,我也都能给。云珟给不了路恬的东西,我也一定能给你。”

        “我知道今日突然跟你说这么多你心里定然是排斥的,震惊的。但是,你答应我,这三日时间,你好好想想,可以吗?”

        甄兰初脸上原本带着的不耐烦随着大皇子的话渐渐缓下去。

        她很确定自己不喜欢大皇子,这一点不需要怀疑。

        对于大皇子喜欢她的理由,她也觉得很好笑,更是不屑。

        但是,大皇子说的这些话,又确实让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一些感动。

        她感动的是大皇子竟然会给她这样的承诺。

        她以前完好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人对她说喜欢她,现在失去了一条小腿,竟然有人愿意许她一个一生一世。

        但是,那又如何呢?!

        她喜欢的是云珟,是那个她一直触碰不到的男子。

        大皇子确实也不错,温文尔雅,样貌出众。

        但是,大皇子这性子,实在不是她喜欢的。

        而云珟,一直对她冷酷绝情,却把所有的温柔和细心都给了路恬。

        她想要的就是云珟的那份温柔,她也相信,自己会等到那一日!

        坚持了这么多年,更是为了云珟失去一条腿,她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

        “不需要考虑那么久。大皇子,抱歉,我不会跟你走的。”

        甄兰初根本没有考虑大皇子听到这些话会有什么感受,直接拒绝。

        她不是那种扭捏的人,从来都不是。

        “你,当真要留在京城吗?!”大皇子眼底神色暗了暗,脸上的失望不加掩饰。

        甄兰初连想都不想就直接做出了决定,这样对他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

        “是。大皇子,抱歉,我不会跟你走的。”

        甄兰初脸上没有任何波澜,就算看出大皇子很难过,很伤心,她也没有任何感觉。

        因为不爱,所以不想去管他是不是痛苦。

        就像,云珟不爱她,也从来不会在乎她的感受一样。

        大皇子看着甄兰初淡然的表情,强忍着心里的失落,无所谓一笑。

        “我想到了,无妨。”

        他想到这个结果了,也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虽然,心很痛,很不想接受现在的事实。

        但是,他也做不了什么。

        他不喜欢逼迫别人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他懂那种被强迫着做不喜欢的事情的感觉。

        是他太过一厢情愿,想的也有些理所应当了。

        他以为,甄兰初现在一定有所改变,他以为,自己给出的承诺,是个女子都会动心。

        没想到......

        一切都不能如他所愿。

        大皇子满身的落寞让甄兰初拧眉,而后把视线转开。

        她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大皇子的事情,也根本不喜欢大皇子,所以不需要在意。

        “殿下请回吧,臣女不便相送,请大皇子莫怪罪。”

        大皇子听着甄兰初疏离的语气,缓缓垂眸,转身......

        走到门口位置,还是没有直接离开。

        回身,看着甄兰初,大皇子还是带着希望。

        “我三日后的一早离开,你若是想通了或者后悔了,可以随时让人来找我。”

        说完这句话,大皇子才头也不回的离开。

        甄兰初看着,抿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外面渐渐没了动静,甄兰初缓缓转眸,看向手上扶着的画架,嘴角轻动,声音及不可见。

        “我甄兰初想嫁的人从头到尾都只有一个。”

        不管是这么多年的不甘,还是其他原因,她都不可能这般跟大皇子离开。

        门外,将军夫人把大皇子送走,轻轻叹了口气。

        大皇子的意思她多少猜到一些,不过,自己女儿的心思和性子是什么样子她更了解。

        所以,看着有些垂头丧气的大皇子,将军夫人除了叹息也只有叹息。

        另外一个,从现实的角度去想,她也不是很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大皇子。

        若是大皇子还是太子,她可能会劝说女儿考虑。

        毕竟,他们是将军府,甄将军带领着那么多军队,支持上位的可能性很大。

        只是,女儿少了一条腿,就这一条,就没有资格嫁入皇宫。

        可能那个时候她会怀疑大皇子的目的,应该也不会选择相信。

        如今大皇子主动放弃了太子的位置,也说明大皇子已经没有野心。

        这样的大皇子,他们也不想把女儿嫁过去。

        最后就是,初儿喜欢的是五皇子,如今受伤也是因为五皇子。

        归根到底,五皇子要对这件事负责!

        把人送走,将军夫人去了甄兰初的院子。

        “初儿,大皇子跟你说了什么?”

        甄兰初正抱着画像看的认真,听到脚步声,知道是将军夫人进来了,视线都没有转,声音也是淡淡。

        “没说什么。”

        “怎么会没说什么?大皇子最近传了那么多帖子给你,你没有理会,也不见大皇子发脾气。而且今日大皇子亲自过来,刚刚走的时候看上去有些失落的样子。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甄兰初视线从画像上一开,看向将军夫人,说的很随意,“大皇子说喜欢我,被我拒绝了。难道母亲猜不到吗?”

        她自己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件事情上都感觉到了,更何况母亲这个旁观者,应该更清楚才对。

        而且,现在外面应该也已经传开了,根本不需要亲自来问她。

        “看来这件事是真的了。初儿,你有没有答应大皇子什么?”

        听到问话,甄兰初看着将军夫人,“母亲希望我答应什么还是不希望我答应什么?”

        “我自然不会逼你,一切按照你自己的心意来。”

        自从女儿回来,她除了心疼,更多的时候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以前的初儿风风火火的,她说什么都不能让初儿走心。

        而这次受伤之后,初儿几乎不出房门,整日在房间里作画。

        那画上画的永远都只有一个人。每次画好之后都要看好几日。

        她说过很多次,每次都是以初儿痛苦的哀嚎声和把她赶出去为结尾。

        甚至有些时候,她无心的一句话都能让初儿情绪巨变。

        所以,面对这样的女儿,她也严谨了许多。

        “我爹什么时候回京?”甄兰初突然转了一个话题问道。

        她心里明白,只有爹回来,只有爹在,她才有足够的后盾去找五皇子。

        “你爹没在信上具体说。而且,没有皇上的准许,你爹不得擅自离开边境。”

        甄兰初不屑的弯了下嘴角,“父亲只要想回来,相信现在的皇上不会拦着他。”

        “确实。”

        “所以,我爹什么时候能回来?”甄兰初脸上已经染上几分不耐烦。

        将军夫人心里叹息,“有可能会等五皇子他们回京后才回来。”

        “知道了。”甄兰初淡淡的说了一句,眼神又转向画架上的画,那意思也很明显,将军夫人可以离开了。

        将军夫人看着,这次没有选择出去。

        “初儿,大皇子今日过来的事情相信外面很多人都会知道,你跟娘说说你的真实想法。”

        她有些担心初儿现在这个样子会对大皇子心软。

        “娘放心,我不会喜欢大皇子的,也不会跟他走。你和爹不是也希望我嫁到皇家吗?如今的大皇子什么都没有,我自然不能让你们失望,对吧?”

        她明白爹娘的意思,也懂他们想要的是什么。

        京城中那么多的权贵,大家的目的都一样,无非就是金银与权势。

        而皇家是天下的掌控,把女儿嫁到皇家就能飞黄腾达,更上一层。

        自己的爹是将军不错,军中也有不少死忠于甄家的士兵。

        但是,最终说了算的还是皇家。

        就算爹想跟着端亲王造反,也要考虑后果。

        若是端亲王成功了,一切都好说。

        可,若是端亲王失败了,那么,他们甄家从此后就是万劫不复,从功臣变成叛贼,受世人唾骂!

        就算甄家领兵几十万,谁也不能保证军中所有人都是忠心的。

        所以,那个万一,甄家可不敢赌。

        另外,这边还有一个能制造瘟毒的路恬,任你有百万大军,人家随手撒点药,那百万大军立刻溃不成军。

        也正是因为路恬,很多事情都要思虑再三。

        以前她不去招惹路恬,不去伤害路恬,是因为她在乎云珟的感受。

        因为,只要她动了路恬,云珟绝对不会放过她。

        而现在,路恬的存在太碍事了,也太让人忌惮了。

        所以,她应该可以稍微改变一些想法。

        最好,这一次路恬能够永远的留在古墓,但是,五皇子可一定要回来。

        若是路恬回来了,那她只好动点手脚,让路恬永远的离开云珟,永远的离开京城。

        将军夫人被自己女儿几句话说的感觉脸色有些挂不住。

        “我们不是想利用你。将军府只有你一个女儿,我们自然希望你能嫁到皇家,然后诞下一个皇子。等将来,你爹手握重兵,咱们甄家支持一个皇室血脉也是理所应当。”

        “这不仅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整个甄家。”

        甄兰初嘴角轻扯,“如果是为了甄家,娘不如直接在宗族挑选一个孩子养在将军府名下。这样,我以后也能有个靠山,是吧?”

        娘一直想要自己生下一个孩子。

        只是,娘都多大了,就算真的能有孩子,十月怀胎能不能顺利生下孩子都是个问题,更何况还不一定是个男孩子。

        就算真的生了一个男孩子,等他长大,学有所成,甚至独当一面。

        估计,她连黄花菜都等不上了!

        说到这个话题,将军夫人脸上带着排斥,却也明白这件事是她必须要面对的。

        “初儿真的这般想吗?”

        “自然。甄家总要有个人在我身后帮衬。而且,我若是真的嫁给了五皇子,到时候五皇子可不一定愿意坐上那个位置。”

        甄兰初的眼底带着几分冷意,让将军夫人看的有几分怔然。

        总觉得女儿在悄无声息下变的越来越陌生了。

        “就算五皇子不愿坐上那个位置,至少也是个亲王。初儿做亲王妃也不错。以后生下一个世子,有咱们将军府做后盾,也是绝对权臣贵族。”

        甄兰初嘴角轻勾,“确实。世子也是皇室的血脉,未必没有接班的机会。”

        “接班?!”将军夫人被甄兰初这话吓了一跳。

        她没想到初儿竟然想了那么远。

        “怎么?娘觉得不可行吗?”甄兰初说着,冷哼一声,“既然都是皇室血脉,皇子与世子不应该都能上位吗?没什么区别!”

        她不会逼着五皇子与自己的亲兄长闹翻。

        但是,她如果真的能嫁给五皇子并且生下一个世子。

        那她一定让自己的儿子去争那个位置!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相信为了自己的孩子,那个时候的五皇子也不会反对。

        甄兰初自己在这想的理所应当,将军夫人的脸色却变了变。

        如今初儿能不能被五皇子接受都不一定,初儿竟然已经生出这么多的想法。

        还有,那路恬可真的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角色,万一初儿做了什么不好收场的事情,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初儿,你千万不要冲动。很多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现在路恬已经与五皇子定亲了,我和你爹的意思是让你做平妻。其实,就是和路恬不分大小,一起伴在五皇子身边。”

        这确实是将军的意思,也是最为稳妥,最好的办法。

        她不知道初儿都想了什么。

        但是,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一旦做了,连最开始的简单奢求都没了。

        “娘觉得,有路恬在,我有机会嫁进五皇子府吗?”

        路恬可是不止一次的表示过,若是五皇子身边出现别的女人,她一定离开。

        而五皇子是绝对不可能离开路恬的!

        所以,只要路恬在,五皇子身边就绝对不会有别的女人存在。

        将军夫人抿唇,心里明白,确实很难。

        不过,他们现在就是在说这些事情,也在想办法让云珟和路恬接受这件事。

        将军夫人还没开口,甄兰初再次开口。

        “就算我真的能入了五皇子府做平妻,娘认为,有路恬在,我能生下世子吗?”

        反正,只要有路恬在,她所想的一切都不可能发生。

        那么,路恬这个绊脚石,一定要除掉!

        “初儿,你,你是怎么想的?”

        甄兰初垂眸,“没怎么想,娘不用管了,我自有分寸。”

        “你能有什么分寸?这不是小事。不管是五皇子还是路恬都不是好糊弄的,你若是有什么想法,一定要跟娘说。”

        将军夫人脸色都变了几分,赶紧劝说甄兰初。

        她怕自己女儿做出什么冲动的傻事,若是造成不可收拾的后果,那就事与愿违了。

        甄兰初看了将军夫人一眼,“跟娘说了有什么用?”

        “你这孩子。就算娘帮不上什么忙,也能给你参考一下这些事情能不能做。或者,娘也可以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破绽。”

        将军夫人尽量的哄着甄兰初,想要知道自己女儿到底有什么计划。

        “娘放心,我现在什么都不会做,也没有想做什么。若是路恬能接受我,我只想安稳的在五皇子府生活。”

        看着甄兰初的表情,将军夫人脸上的担心缓缓放下。

        “是,初儿这么做是对的,千万不要冲动。待五皇子和路恬他们回来,这件事你爹自然会出面。一切等到那时候再说。”

        将军夫人知道自己的女儿不善于算计人,若是做了什么,定然会被发现。

        所以,她一定要防备这种事情的发生才可以。

        “我知道了,娘先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

        将军夫人听着,轻叹,站起身的同时看了一眼甄兰初怀里抱着的画。

        “初儿,外面景色不错,你有空约上两家小姐出去喝喝茶,不要一直闷在房间里。这样,娘会担心。”

        甄兰初嘴角挂上嘲讽,漫不经心的回了三个字。

        “知道了。”

        找人喝喝茶?

        找谁?

        她在京城生活了十几年,好像没有一个交好的小姐。

        以前娘亲不在京城,她满眼都是五皇子,基本不参加各种宴会。

        而那些小姐,她一直看不上,也几乎不与他们往来。

        这个时候难道让她去找乐姿和钱诗颖吗?

        到时候,她岂不是自己送上门让她们看笑话?!

        不对,还有个江雨珊。

        江雨珊之前还和五皇子定过亲。

        不过,是江雨珊自己放手了,现在要嫁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传胪。

        她想,江雨珊的处境应该不比自己好多少。

        看样子,她和江雨珊倒是能有几句共同话题。

        “娘让人备马车,我要出门。”

        那边正要转身出门的将军夫人惊讶了一下,“这就出去?!”

        她还以为初儿只是应一声,并不是真的要出去。

        “对,就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