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逆流启明在线阅读 - 第190章秋收之喜

第190章秋收之喜

        中秋一过,天气就转凉了,天空虽然依旧悬挂着烈日,但一阵秋雨下来,寒气就格外的逼人。

        白日热气逼人,夜里就忽来秋雨,滴滴答答地下了起来。

        朱谊泉从床榻起来,望着奢华的县衙,恍若梦中。

        “嗯呢——”一旁的妻子,呻吟了一声,察觉到枕边人的苏醒,不由得揉了揉眼睛:

        “老爷,今个怎么起那么早?”

        “秋雨来了。”

        朱谊泉摇了摇头,苦笑道:“若是在西安,此时已然穿起了夹袄,但在湖广,却只是微寒罢了。”

        “你也想家了?”

        妻子也没了睡意,望着窗外昏沉沉的天空,不由得叹道:“离乡人贱,只是你份属宗室,所以能安享太平。”

        朱谊泉笑了,感慨万千:

        “汉阳王如今可了不得,人家得封豫王,那可是亲王爵,从秦藩独立出去,自成一宗。”

        “不过,咱能当个县令,已然占据大便宜。”

        “说到这,因为你,好多亲朋都借故问我,想要谋取一官半职来着。”

        妻子皱着眉头。

        “我有什么门路?不过是与汉阳王同属谊字辈罢了。”

        朱谊泉冷笑道:“连功名都没有,妄图做官?笑话。”

        两人说着笑,丫鬟就走了进来,伺候二人更衣。

        随后,用了早膳,朱谊泉这才缓缓道:“今日须去巡视地方,午食就不在家用了。”

        “妾身明白了。”

        旋即,三班衙役开路,轿夫随同,敲锣打鼓,好不热闹。

        作为当阳县令,自有他的威风。

        当阳西接宜都,东临荆门,南联荆州,可谓是兵家重地。

        此番出城,一是巡查秋收状况,今年虽然田税不收,但明年可得收了,得提前打个底。

        二来,也是看看山民野泽的流民复归情况。

        最后,则是巡察军屯境况。

        随着环境的改善,流民与田地的开垦也越来越多,朱谊泉喜上眉梢,这些都是政绩啊。

        “县尊,殿下只罢了半年的田税,这也太少了。”

        士绅巴望着说道:“兵灾连绵,半年也只喘口气的。”

        “殿下那里岂能不难?”

        朱谊泉挥了挥衣袖,不满道:“养兵,养官,哪一项是容易的?再不收税,怕是那些丘八们,得提刀来抢了。”

        如果是在陕西,免税半年,百姓绝对无法恢复,甚至喘气都够不上。

        但这是湖广,捉鱼摸虾,养蚕缫丝,采茶织布,农民拥有很多的来钱途道,比陕西的百姓强太多。

        半年时间,足以让他们缓过来。

        而且,田税简单至每亩一斗,极大地减轻百姓的负担。

        见到众士绅失望的表情,朱谊泉指的一旁的男人说道:

        “明年的两税,将由这位同僚征收,诸位也不用再送到县衙了。”

        啊?

        士绅们这才注意到,这位一脸精明,好似账房先生的男人。

        只见,他身着从七品的青袍,上绣溪敕,腰系素银腰带,头戴乌纱帽,一副官相。

        果真是相貌堂堂。

        “本官名唤张朴,添为当阳县转运司,专司赋税转运之事。

        日后当阳县的赋税,无论商税,还是田税,都将由本官征收,无须再麻烦县尊了。”

        此话一出,满堂皆惊。

        士绅们瞠目结舌,心中懊悔,这下在县衙的关系,已经用不上了。

        而朱谊泉则满腹心酸,少了征税这条,日后的孝敬,怕是大减。

        但是没办法,别人还可以借故拖延,他可不能。

        作为宗室出身,他只能紧跟着汉阳王的脚步,亦步亦趋。

        接下来,虽然士绅们并没有冷落他,但朱谊泉依旧感受到了世态炎凉。

        赋税,终究是士绅们最大的利益所在。

        田税毕竟与商税不同,转运司衙门的阻力更大,也更难。

        不过,他听说转运司手下将配上军队,一切困难就显得不足为道了。

        之后,他又来到了一处军屯。

        虽然说军屯直接隶属于军政司,道地方衙门也有弹压,监察之职,更是事关汉阳王的大业。

        “县尊,此军屯,共有土地五千亩,屯兵一百,牛十头,驴五头,鸡鸭千余只,平日里多以鸡蛋改善伙食。”

        负责军屯的,名曰屯长,乃是军中下来的老兵,只是缺了大拇指,握住不了刀。

        手底下带着十来个伤兵,负责弹压军屯。

        与此同时,他的编制,也在县衙中,挂名为壮班之首的役头。

        望着金黄色的稻穗,朱谊泉点点头道:“如此,军屯能给殿下提供几万石粮食吧!”

        “也就亩产两三石,一万余。”

        屯长残缺着门牙,咧嘴大笑:“军屯是三七开,能上供万石左右。”

        “这群家伙,一个个惫懒的很,须得鞭子抽打,才肯干活,教训了两三个月,才好了一些。”

        朱谊泉望着卖力干活割稻,衣衫褴褛的兵卒们,他当然知晓,这些人就是曾经的俘虏。

        闯贼,西贼,亦或者左军。

        “殿下还是太仁慈了。”

        朱谊泉叹道:“这些流贼,千刀万剐都不为过。”

        屯长就没接话了。

        “转运司总不可能从军中调下人手吧?”

        朱谊泉望着满脸凶色的屯长,想起他挂名的班头,突然就联想到什么。

        巡视了一番,朱谊泉就离开了此地。

        当阳县的军屯,约莫两三处,三五千亩不等,整个承天府数十处军屯,也有近万俘虏被安置。

        秋收将要开始,这是汉阳王免除秋税的倚仗。

        军政司自然也清楚军屯的重要性,几乎是每个月都派遣吏员巡查。

        总要给招募来的几百人找点事做吧?下放还有段时间。

        到了九月底,几乎所有的军屯秋稻已然收割,然后按照三七分,稻谷运送至襄阳。

        三成的军屯在承天府,七成在襄阳府。

        五万左军俘虏,安置在近万顷土地上,军屯三百余处。

        土地肥瘦不均,但亩产最少一石,万顷就是百万亩,秋收最低可得百万石粮食。

        “三七分,可得七十万石。”

        赵舒颇为兴奋道。

        “荒地有的是,殿下又从四川得十万西军俘虏,可再屯田两万顷,明年夏收,就是两百余万石。”

        “赵先生,这十万人在这半年,可也得吃东西吧?”

        朱谊汐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