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玄幻小说 - 破球之主在线阅读 - 第114章 战争与交际

第114章 战争与交际

        贵族,最热衷两大事业。

        一项事业是战争,依靠战争才能获得军功,从而封爵封地;另一项就是交际,不断的交际联姻,让家族人脉壮大、血脉延续,从而稳固自己的贵族地位。

        依靠这两项事业,贵族既保留了上升通道,又稳固了阶级统治。

        使得骑士文明盛行于繁星海域,统治着云海上无数的浮空岛。即便是有非凡能力的异族,比如善于歌唱的鱼鲛族,也只能臣服于骑士文明之下。如今骑士文明已经统治这片海域数千年,依然保持着旺盛的活力。

        丝毫看不到衰颓的迹象。

        “缤纷罗酋长、夫人,欢迎来到波色岛。”波色耕微笑迎接,对于之前疑似黑巫师圣保罗一事,他心中颇有微词,但并未表现出来。

        缤纷罗夫妇,也十分热情的回应一番,才走去跟其他贵族交际。

        “青虾鼎基酋长、夫人,欢迎欢迎。”

        “骑士荣光眷顾,波色耕酋长真是年少有为啊!”青虾鼎基夫妇,同样热情洋溢的客套一番,紧随缤纷罗夫妇,去跟其他人交际了。

        “蒺藜叔叔。”波色耕再到最后一位酋长身边,微笑着招呼,“欢迎来波色岛做客。”

        还算年轻帅气的蒺藜音符·大力金羊,走到波色耕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听到你开疆拓土,简直把我羡慕死了,怎么样,回来继承酋长爵位,一切都顺利吧?”

        “很顺利,就是没有有些想念秀丽岛。”

        “秀丽岛有那么多好玩的地方,换了是我,一样会想念。”他感慨一声,缅怀道,“波色诗文二哥若是还在,看到现在的你,他一定无比骄傲。”

        波色耕的祖父,有一个亲弟弟,因为战功分封为铁蒺藜岛酋长。

        后来传承到儿子蒺藜音符·大力金羊手中,所以蒺藜音符其实就是波色耕的堂叔,同样是大力金羊氏族血脉。类似这样的亲戚,今天还来了好几位,不过获得酋长爵位的,只有蒺藜音符和波色耕两人而已。

        其他一些大力金羊氏族血脉,甚至有不少都没了贵族身份,沦落到平民中的容克圈子,连“大力金羊”都不能加进名字当中。

        毕竟。

        骑士文明的继承制度中,只有长子可以继承家族的一切,次子必须自己外出打拼。波色耕的酋长身份,就是他父亲波色诗文在战场上拼杀出来的,所以才能分封为波色岛酋长,开创全新的波色家族一系。

        这也是堂弟秀丽弓,觊觎波色耕这个酋长爵位的原因,秀丽家族的一切,都是他大哥秀丽枪的,没有他半点资产。

        他所拥有的,就是成年前家族对他倾尽资源的培养,等成年分家后,一切都得靠他自己争取。

        四座小型浮空岛的酋长坑位全被占完,秀丽弓没有大机缘的话,拼死拼活汗血换军功,最终也顶多被父亲或大哥分封一个地主、容克地主爵位。

        ……

        所有的宾客都下了船。

        排起长长的队伍向羊毛堡出发,波色耕亲自护卫在祖母、外祖母的马车边,周围还有堂哥秀丽弓、二表哥红树攀、三表哥红树腾空。

        至于大表哥。

        出自大姨家里,而大姨远嫁给了住在国都的贵族苍山雨果·银鞍,路途遥远,根本来不及赶过来参加庆典。

        “鸮山岛是什么样子的?”

        “很大,一座四百米高的大山,占据了鸮山岛的大部分面积,剩下就是沙滩和椰树林。最近鸮山被一群大约十几万只的噪鸹给占了,很麻烦。”

        “十几万只噪鸹?从哪来的?”

        “迷雾知道吗,是海巫师激发了迷雾,然后这群噪鸹就从迷雾中穿梭过来,来到波色岛,差点把我的大豆农场给霍霍完了。”

        “海巫师的迷雾,这是什么啊?”

        “就是一种穿越时空的现象,没办法,我的波色岛刚融合鸮山岛,地火庇护出现漏洞,被海巫师盯上了。好在只漏进来一只巫伥鬼,让我驱动地火,一箭射死了。甚至还留下一枚非凡力量的宝石,大哥可以帮我看看是什么宝石。”

        “你射杀了巫伥鬼?”秀丽枪惊呼起来,“真的假的?巫伥鬼冲到波色岛上,被你一箭射杀,怎么可能啊!”

        “没有什么不可能,我只是遇到了。”波色耕淡淡的说道。

        在长辈们面前,他多少有些拘束,但在同辈面前,忽悠这些年轻人,对他来说还是十分简单轻松的一件事。

        一路上他都在说个不停,把年轻一辈唬得一愣一愣。

        这样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

        眨眼车队、马队已经走完土石大路,来到了羊毛堡。孔波雷管家带领着男仆女仆,精神抖擞的站在门口迎接。

        只可惜,被辛普森炸塌的阁楼,离远看着实有碍观澜。

        “那里怎么了?”外祖母汤剂玛丽老夫人讶然,“我记得以前来这里的时候,是有阁楼的啊?”

        波色耕尴尬一笑:“额,出了一点意外,阁楼塌了。”

        “是建造时偷工减料了吗,建造它的工匠呢,找出来审问,为酋长建造城堡都如此偷工减料,这还像话吗?”

        “外祖母,您老消消气,实际上并非意外坍塌,而是被……拆了,我准备扩建羊毛堡,中间发生了不少事,没来得及施工呢。”他不能直接把辛普森的事情说出来,贵族们对待巫师的态度,在表面上绝对是斩草除根的。

        这事只能摆在私底下说,不能拿到台面上说。

        许是明白了什么,汤剂玛丽老夫人不再追问,而是与风阵萍老夫人手挽着手,一起走进了羊毛堡的大门。

        “两位老夫人,欢迎光临羊毛堡……”孔波雷声音哽咽着鞠躬。

        “是孔波雷啊,你也变老了。”风阵萍老夫人感慨,当初孔波雷是她儿子波色诗文的侍从,自然不会陌生。

        随即又看到女管家葛丽泰,也是一番感慨。

        汤剂玛丽老夫人,则握住了老嬷嬷狄蒙娜的手,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红树铃。十年时间仿佛只是一眨眼,波色诗文和红树铃这对夫妻,还活在很多人的记忆和怀念中。

        红树飞鳐看到外面站着的贵族们,不由得出声道:“老夫人,我们先去沙发上休息休息,一路舟车劳顿,您需要养养精神。”

        “好。”风阵萍老夫人颔首,随即牵起汤剂玛丽老夫人的手,“玛丽跟我一起,你看你的脸色都煞白煞白的,这一趟航行着实让你受累了。”

        汤剂玛丽老夫人,强打精神笑了笑:“看到波色耕过得很好,这点辛苦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