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似是故人来

第一百三十九章 似是故人来

        那是沉重的锁链。

        从无垠的四面八方伸出,却全都会汇聚在冥河之底。

        那黑暗的最下方,有一个人影正在缓缓前行,他的身上仿佛有极为沉重的束缚,明明看起来是那么瘦弱的身体,但是那个人影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巨大的声响。

        那是一个孩子。

        大概十五六岁的身高,全身都包裹在黑暗之中。

        长发如水草一般垂及脚踝,那个孩子整个身体都隐藏在了长发的遮掩之下。

        黑暗从那家伙的身体上不断扩散,漫在水中,不祥的气息让奥诺尔汗毛倒竖。

        很熟悉。

        明明是让人恐惧的力量,但是奥诺尔却觉得那个气息带着熟悉。

        “谁?”

        锁链牵引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那黑暗中的人形猛然抬头看向奥诺尔。

        墨绿的眼睛。

        在黑暗之中,奥诺尔注意到了那散发着诡异绿色的双瞳。

        “哟。”

        奥诺尔淡然落了下去,他并没有表露出敌意,而是淡淡地和那个人影打了一声招呼。

        然后,注视着奥诺尔的墨绿色双瞳骤然缩小了。

        “奥……奥……奥诺尔?”

        那个孩子的声音在颤抖,从声音听起来似乎是名少年。

        果然认识我吗?

        奥诺尔听到那个人在第一时间叫出了他的名字,终于确认了这充斥心中的熟悉感并不是所谓的错觉。

        于是奥诺尔便稍微离得近了一些。

        “好久不见。”

        奥诺尔打着招呼向那被锁链困住的少年走去。

        当然,他并不知道是否真的是好久不见,但大概就像是冥夜那时候一样,眼前被困于冥河底下的家伙,大概认识那个跟奥诺尔长得一模一样,就连名字也一模一样的人吧。

        所以,奥诺尔在试探。

        假装是熟人,然后希望能从对方的嘴里套出什么东西。

        听到奥诺尔的问候,那个黑影的身体顿时颤抖了起来,随着他的颤抖,束缚其身的锁链也不断上下抖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你终于来接我了,我、我就知道奥诺尔你会来的。”

        黑色的人影来那个看起来相当激动,踉踉跄跄地跑起来,但是他想要跑快一点儿,最后却被锁链给拦截了下来。

        明明近在咫尺,他却无法走到奥诺尔身边,不知为何,纯白的泪滴开始不断从那黑影之中滴落下来。

        “呜呜……呜呜……”

        那个孩子抹眼泪,一边哭,他伤心极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明明,明明就不是我的错。”

        奥诺尔立于一边,静静地看着那孩子哭泣的模样,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那样的场面始终让奥诺尔有些心疼。

        可是奥诺尔并没有再向前靠近,因为那个孩子虽然看起来对奥诺尔没有恶意,但是其周围所散发的黑暗力量却是真的。

        那样的力量一旦爆发扩散,就算奥诺尔要对付起来也相当棘手。

        “好了,别哭了。”

        奥诺尔对其安慰道,大概是听到了奥诺尔的声音,那个孩子渐渐止住了哭泣。

        “奥诺尔,可以让我摸摸你吗?”

        似乎是在寻求安慰,那个孩子张开了双臂,想要拥抱面前的奥诺尔。

        不过奥诺尔纹丝不动,他并没有因为那个少年的话而动摇。

        “暂时还不行。”

        他简单易懂地否定了那个家伙。

        “你在这里已经多久了?”

        “不知道……奥诺尔走了以后,我就一直在这里,我一边走一边等你,真的等了好久好久。”

        黑色的人影嘟囔着,自顾自的说起来。

        “可是我等了好久,奥诺尔始终都没有来,饿了的话就从附近抓一些路过的灵魂来吃,无聊的话就用奥诺尔你教我的数字游戏打发时间,我一直相信着奥诺尔哦,因为奥诺尔不会骗我嘛,嘿嘿。”

        那个孩子发出天真无邪的笑声,但不知为什么,奥诺尔感受到了一丝丝的不和谐感。

        “这样吗?看来你也是够辛苦啊。”

        “没事儿的,只要知道奥诺尔来接我了,我就很满足了。”

        “不过抱歉,我并不是来接你的。”

        “诶?”

        墨绿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那个孩子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奥诺尔,发出尴尬的笑声:“哈……哈哈,奥诺尔,你又在和我开玩笑了对吧?”

        “我并没有和你开玩笑,不好意思,恐怕我并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奥诺尔,现在我甚至连你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奥诺尔见那家伙也是可怜,如果再继续骗他,只怕奥诺尔自己也会于心不安吧。

        “诶……”

        那个黑影也愣住了。

        如果奥诺尔能看到那黑影之下的表情,现在一定能看见那个男孩儿扭曲的笑容吧。

        “是、是我啊,你的好朋友卡米亚,你在说什么呀,奥诺尔怎么会忘记我呢,不可能,不可能的。”

        “我并没有撒谎,所以你也不用期盼什么我可以帮到你了。”

        “说到底,我也只是因为偶然路过,发现冥河下面有大动静才来看看而已。既然你很安分,那么还请你继续安分下去。”

        奥诺尔对那家伙挥挥手,的确他准备套点儿什么出来。

        但是随着交流的深入,奥诺尔心中的熟悉感与违和感开始同时暴涨起来。

        这里很危险,这个家伙很危险。

        奥诺尔的第六感是这样告诉他的。并不是因为他过度迷信,而是他判断继续下去只怕自己会遭到难以预料的危险。

        那个孩子的精神看起来相当不稳定,大概是孤寂了数千年之久的原因,在与奥诺尔交谈的过程中那孩子周围的黑暗犹如触手一般扩散。

        “奥诺尔……你为什么要骗我?”

        “啥?我骗你什么了?”

        “为什么……为什么又要骗我?!”

        少年怒喝着,墨绿的瞳孔瞬间染为血红。

        前所未有的怒意从那家伙身上爆发出来。

        束缚其身体的锁链不断震颤,冥河之下,乱流翻腾,奥诺尔身体一沉,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奥诺尔面前,那个男孩儿的头发被吹飞一般震荡浮起。

        终于露出一张惨败如幽魂的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