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通行令牌

第九十一章 通行令牌

        然后,夜幕降临之时,奥诺尔和克洛维娜站到了那所谓的地下竞技场的入口处。

        “呃……”

        该怎么说呢?奥诺尔总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当然不只是奥诺尔这么觉得,就连他旁边的克洛维娜也是一脸茫然。

        “我说奥诺尔……”

        “什么?”

        “这个地方我们是不是来过?”

        “大概吧。”

        奥诺尔用手捂着脸,心说自己简直是笨蛋。

        这一切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地方,正是奥诺尔他们遇到那四臂之巨的地方。

        那烧焦的味道还在鼻子边游荡,三个古怪的幽影数小时之前就站在奥诺尔前方十几米处。

        他早就应该想到,那样的怪事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出现,果然那个四臂之巨也是从地下出来的吗?

        地面上的恶魔从气息上来判断并不强大,别说四臂之巨了,就连个能和赤魔城普通守城恶魔相匹敌的家伙都没有。

        如今看来,厉害的恶魔跑到赤魔城的地底去了。

        “算了,反正现在也到这里来了。”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就算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和克洛维娜,只怕他们两个谁都不愿意戳破这尴尬事儿吧。

        “零,入口在什么地方呢?”

        奥诺尔张望了四周,虽然这里很熟悉,但是并没有类似入口的地方。

        虽说知道是在地下,但是他用力量特意探索了下方,也并没有发现什么。

        “主人,据说只要将通行令拿出来,入口就会自动浮现了。”

        “哦?这样吗?”

        奥诺尔说着将那金色的金属小牌拿了出来。

        只见那小牌闪烁着光芒,那光芒瞬间将周围照亮,却不想在光芒照到某个角落的瞬间,一道蓝色的光束顿时射了出来。

        那蓝光在奥诺尔脚下的地面纵横交错,顷刻就画出了一道法阵。

        奥诺尔脚下亮了起来,那是传送的阵法,怪不得奥诺尔没有发现异常,这金属小牌只是开启传送阵法绘画装置的钥匙,看起来对方在隐蔽工作方面做得相当好。

        “是利用光的折射?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奥诺尔推敲着刚才的蓝光是如何射出来的,但脚下越来越来亮,他们三人站在法阵中,不消片刻就被那光亮彻底包围。

        等到光芒消散,他们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那是简单的传送魔法,虽然魔法原理上很简单,但是触发机制上和奥诺尔的理解有所不同,光是这一点奥诺尔就觉得不虚此行了。

        原本觉得恶魔们的智慧不过如此,现在看来只是他先前没有遇到聪明的恶魔罢了。

        他们三人出现的地方是一个深邃的洞窟,那洞窟极为宽广幽深,看起来就像是在某个大房子里一样。

        只是周围岩石的四壁宣告了他们在地下的事实。

        幽暗的魂火不住摇曳,那些蓝色的火焰将周围照得极为阴森。

        在洞窟的前方,是一扇封闭的大门,两个黑色的人形铜像守卫在那里,看起来颇为威严。

        奥诺尔看了一眼零,零也摇了摇头。

        虽然零从一些恶魔口中问出了进入地下竞技场的方法,但是毕竟他自己从未来过这里,所以无法提供什么有用的资料。

        克洛维娜紧紧跟在奥诺尔身后,这里的气氛对她而言也足够吓人了。

        “别怕,只是雕像而已。”

        奥诺尔安慰着克洛维娜,向前跨步走到那门前。

        “通行令牌。”

        沉闷的声音从那雕像中传出。

        奥诺尔身子一僵,没想到这东西是活的。

        【经检测为低级魔像。】

        “唔……魔像吗?”

        奥诺尔回想起在精灵的村落里也见过魔像,不过那个时候他见到的魔像做得活灵活现,犹如真人一般,相比之下,如今面前的东西简直就是劣质品,也难怪奥诺尔会认错了。

        “通行令牌。”

        那魔像再度出声,奥诺尔拿出金色的小牌,在魔像前晃了晃,魔像的严重闪过一道光,大概是做了什么验证。

        “可以通过。”

        那扇大门打开,算是放行了。

        “简直和机器人一样啊。”奥诺尔想起地球时代的守卫机器人,那些科技造物也是这样工作的。

        这么说来,魔像还真是相当便捷的东西。

        他有点儿心痒痒,如果自己能做魔像就好了。

        这样的话,还可以做一些清洁的魔像,或者用来劳动的魔像。

        之前他都是用死灵魔法操控着尸体来做那些事,但毕竟有伤风化,果然还是魔像比较有科技感。

        “可恶,好想把这两个东西带回去。”

        奥诺尔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住了。

        毕竟现在他的目的可不是来找茬,总之先进去一探究竟再说。

        “禁止入内!”就在奥诺尔跨过魔像封锁之后,那魔像口中再度发声,只见那两个人形的魔像手中战戟交错,竟将奥诺尔身后的零和克洛维娜阻拦了下来。

        “通行令牌。”

        魔像对着克洛维娜出声。

        克洛维娜面色苍白,那名少女明显是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被吓到了。

        “喂喂,我的通行令牌不行吗?”

        “通行令牌。”

        魔像机械地回答。

        看起来那魔像并不具备普通的智能,只会按照设定的动作不断重复。

        简单的说大概就是一枚通行令牌只能让一个人通过,这听起来还真是相当严格呢。

        “奥、奥诺尔……”

        克洛维娜发出求救的声音。

        零看着奥诺尔,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此刻零手中一把魂剑已经凝出,大概已经做好了将这魔像斩杀,强行冲进去的准备了吧。

        “暴力禁止哦。”

        奥诺尔连忙阻止了零冒失的行动。

        “这种时候很简单嘛。”

        他笑了笑,只见他将金色的小牌放在手心,双手一合,一股温和的力量在手中溢满。

        再打开时,奥诺尔手中竟然已经有三块金属小牌了。

        “喏,拿去。”

        奥诺尔隔空将其中两枚小牌丢给零和克洛维娜。

        克洛维娜有些疑惑地看着奥诺尔,奥诺尔嘻嘻一笑:“就像刚才我那样就可以了。”

        克洛维娜没了办法,只好壮起胆子将小牌在那魔像面前一晃。

        果然,魔像交错的战戟分开了,为她让出一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