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原因

第二十章 原因

        带着怪鸟面具的男人身子已然僵硬,他缓缓转过身子,怒吼陡然平息下来。

        “雪……雪莉……”

        男人难以置信地看着身后对她发起攻击的少女,少女一脸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兄长大人,请不要继续下去了……您难道忘了我们的约定吗?”

        雪莉悲伤的说着,那个男人则似乎终于明白了什么。

        “啊,抱歉,我又失控了。”

        他男人摇摇晃晃地说着,整个人径直栽倒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奥诺尔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不容易下定的杀心完全被打消了。

        “这完全就是一出闹剧嘛。”

        没错,眼前发生的一切大概就只有用闹剧一词来进行描述了。

        奥诺尔不明就里,不知道这兄妹二人到底是演的哪一出。

        他身上的铠甲渐渐消失不见,身体变回原状,有些兴致索然。

        奥诺尔放开手中的神零之剑,那剑身落地,也一下子变成了伤痕累累的少年姿态。

        “非常抱歉,主人!”

        零半跪在地上,对着奥诺尔低头道歉。

        “呼,我说你啊,不要擅自乱来啊。”

        奥诺尔看着零那内疚的模样原本满腹的牢骚又给憋了回去。

        “是零擅自行动了,请主人责罚。”

        “就算你说要我责罚,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责罚啊。”

        奥诺尔有些泄气,毕竟那少年本身只是一把武器而已。

        “倒是另一件事,海恩跑哪儿去了?”

        奥诺尔对零质问,原本零和海恩在一起,如今零一个人跑了过来,海恩就完全没人管了。

        要是那个家伙又闯什么篓子出来,一想到这里奥诺尔似乎就有些头疼。

        “我让那家伙负责看着刚才的护卫恶魔,以防那两只恶魔苏醒。”

        “这样吗?那还好。”奥诺尔眼睛眯起,他的眼中锁链浮现,毕竟海恩的灵魂被他奴役着,就算海恩逃到天涯海角奥诺尔也有办法将其抓回来,所以倒是不怕海恩逃走。只要他安分一些就万事大吉了。

        “那么。”

        奥诺尔转身看向不远处的少女和带着鸟头骨面具的恶魔。

        “你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呢?将我引诱到这里来。”

        奥诺尔多多少少已经发现了,那少女交给他通行宝珠,那个鸟头骨的男人对奥诺尔发起挑衅,这一切似乎都只是在试探着什么。

        也就是说对方并不是真的想杀死他,而是应该有其他目的存在。

        这样雪莉如此大费周折的阻止那个家伙也就说得通了。

        “已经……被您看穿了吗?”

        雪莉擦着眼角快要落下的泪珠,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之前兄长的无礼行径还请您原谅,其实当我们得知您是从现界来的时候就想要和您见面了,但是因为在外面受到各种力量监视着,所以才不得不采用了这种方法。”

        “所以,你们是有什么打算。”

        奥诺尔倒是耐心听完了雪莉的解释,看起来他们也有自己的苦衷的样子。

        不过奥诺尔有些不解,若是她那位兄长这般强大的力量,应该难有敌手才对。

        还是说这冥界真的如奥诺尔所想,真的存在着太多拥有强大力量的敌人?就连大罪能力的所有者也只有当船夫的份儿。

        奥诺尔不解,这时候少女抱着那鸟头面具的男人,另一边,一只生着翅膀的恶魔的小队飞临到他们面前。

        “能请您随我们到村子里一叙吗?”

        “也行。”奥诺尔点点头,转头对零道:“你去把海恩也带过来吧。”

        “遵命。”

        零得到奥诺尔的命令稍稍有些激动,原本以为主人会对他进行惩罚,但看起来暂时主人还没有这个想法。

        零心中怀着感激的心情向天空飞起,朝着海恩所在的位置飞去。

        奥诺尔跟着那几名恶魔飞入村子。

        毕竟雪莉亲手制止了她们那一方最强的战力,如今虽然奥诺尔被几名恶魔包围,但是那些恶魔完全不是奥诺尔的对手,只要奥诺尔想,随时都可以将他们撂倒。

        所以他想,那大概也只是某种让村子里的恶魔安心的形式罢了。

        等到奥诺尔跨入村子,发现果然如他所想,村落的角落里有很多眼睛在暗处盯着他,有年轻的,有年长的,也有小孩儿。

        不过奥诺尔感应着他们的力量,发现似乎都带着同一个感觉。

        “都是天狐族吗?”

        他喃喃着,确实整个村落都散发着异样的恶魔气息,和奥诺尔先前遇到的其他恶魔完全不同,该怎么说呢,好像是恶魔,又好像不是恶魔的感觉。

        抱着那样的疑惑,奥诺尔被带进了一间会客厅。

        那是村子里唯一看起来稍好一些的屋子,因为整片土地都无比荒芜,所以周围恶魔们建造的大也几乎都是用枯死的木头搭建起来的屋子。

        不过说起来恶魔竟然还要住在屋子里,奥诺尔倒是有点儿难以想象,这个难道就是模仿人类的社会进行的建设吗?

        奥诺尔心里揣测着,如今他被引入的最好的屋子估计也就只有他边境城小茅屋般的水准,奥诺尔不得不感慨这里的建筑水平实在是太低了。

        “实在抱歉,村子里太简陋了。”

        “嘛,这个倒没什么,恶魔也不需要住在屋子里吧。”奥诺尔轻轻笑着。

        “其实原本应该是由兄长来对您说的,但是实在抱歉,现在兄长陷入了昏迷中,所以暂时由我来……”

        “说起来你还真下得去手啊。”奥诺尔忍不住说道。

        这话憋在他心里已经很久了,身为妹妹一般来说在哥哥应敌的时候不是应该偷偷对敌人补刀吗?怎么反倒偷袭起自己的哥哥来。

        雪莉嘴角露出苦笑。

        “兄长一旦陷入那个状态就很难阻止得了,多亏了您在旁边牵制,我才有机会让他平静下来。要是这么继续下去,只怕这个村子又要被他给毁了。”

        雪莉说着,眼里透着一股无奈。

        奥诺尔终于明白了,这村落如此破败的原因,大概这个村子早就被那愤怒的力量破坏过无数次了吧。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吗?”

        “是的,那是……印烙在哥哥身上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