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船夫

第八章 船夫

        顺着那些恶魔所指的方向,奥诺尔将目光聚集到冥河的彼方。

        那原本宽广的河流之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浓厚的雾气。

        那些雾气并不是从河面上生起的,而是从远方缓缓而来,在那浓厚的雾气中,似乎还携着什么东西。

        “是船。”

        奥诺尔看清了。

        在那雾气之中,有一艘小船缓缓驶来。

        那小船看起来简陋无比,木制的船身相当破旧,一个男人立于小木船的船头,手上拿着木浆,正缓缓划向岸边。

        “喔,果然是渡河船,渡河船来了!”

        恶魔们全都兴奋了起来。

        奥诺尔细眯着眼睛,似乎也发现了一些端倪。

        那黑色的冥河的确汹涌无比,但是随着那些浪涛涌起,他又发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奥诺尔的双眼发出妖异的光芒,他注视着河水中,仿佛看透了一切。

        冥河里面,似乎隐隐有一个庞然大物,那是无比巨大的身体,隐藏在黑色的黑水中,蠢蠢欲动。

        他看不清那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模样,恐怕这河边的弱小恶魔们也完全不知道那里有这样的存在吧。

        但是奥诺尔能够看见,那东西衣服在小船之下,静静地跟从着,他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知道那东西绝对不好惹。

        “若是一头的话,或许还好应付。”奥诺尔摸着下巴喃喃。

        问题就在那里。

        奥诺尔已经发现了,那冥河之中绝对不止一头怪物。

        正是那些怪物的存在才导致了其他恶魔无法渡过大河吧。

        原本奥诺尔也想过强行渡河的法子,不过真是要这么做,只怕免不了要和那河水里的大怪物正面应战。

        那是奥诺尔不愿意看到的。

        毕竟他现在还不知道河的另一边恶魔到底有多强大,保留力量也是战斗中很重要的一环,如果自己拼尽全力和那河里的东西打个你死我活,然后让其他强大的恶魔来坐收渔翁之利,那他岂不是很划不来。

        不过反过来说,那渡河船上的船夫可以平安无事,看来那艘船或者那个船夫身上一定有什么古怪。

        “好了,海恩,告诉我吧,要如何坐上那艘渡河船呢?”

        奥诺尔稍稍妥协了。

        “若要渡河,只需三百灵魂。”

        还没等到海恩开口,那渡河船上的男人救发出了声音。

        那个男人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蓑衣里,就好像一团黑色的火焰,虚无缥缈,不见踪迹。

        但是那个男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声音就像是在奥诺尔脑海里发出的那样,让他听得无比真切。

        “三百灵魂,那是什么?”

        奥诺尔对身边的二人询问。

        零摇了摇头,只说:“每个船夫的要求都不一样,他的要求我还没有遇到过。”

        “三百灵魂,就是要在这里杀掉三百个恶魔。”

        “哇,这么残忍。”

        奥诺尔稍稍有些吃惊,他伸伸舌头,然后准备撸起袖子干活。

        不过很快他就顿住了——因为这里根本没有三百只恶魔。

        “我说,去其他地方找恶魔可以吗?”

        奥诺尔对海恩问。

        海恩默默摇了摇头,看来之前也有人提出这种想法。

        “呃,这家伙以为自己是明星吗?”

        奥诺尔忍不住吐槽,就好像是明星开演唱会一样,非得观众数量达到一定程度才开口唱歌,如果观众不够就绝对不唱,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若是无法达成,那么,便到船上来吧。那样的话,我便载你们到河对岸去。

        船夫似乎很通情达理的说着,完全没有奥诺尔想象中的那么傲娇。

        可是他观望四周,发现恶魔们全都满脸踌躇,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奥诺尔看着那船夫,这才发现船夫似乎给面前的众人设置了不小的障碍。

        简单的说,船夫并没有把船直接停在岸边。

        他的船停在距离河岸不远处的河水中。

        虽说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但是却犹如天渊一般遥远。

        “意思是将整条大河的距离缩短到了十几米吗?”奥诺尔看穿了那家伙的意思。

        但是那却也是最为致命的地方。

        奥诺尔眼前,一个恶魔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

        那恶魔深吸一口气,大喊着凌空而起,只见黑色的身体化作一道迅捷的极光,瞬间就要冲到渡河船之上。

        然而那恶魔的身体才刚刚飞到河面之上,庞大的吸引力从河水中传来,他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霎时就沉进了河里。

        那冥河仿佛带着无形的吸引力,恶魔甚至没来得及挣扎,咕咚一声就沉到了最深的地方。

        “哦?还挺有趣的嘛。”

        奥诺尔似乎也陷入了困境。

        这时候,只见那船夫从身后拿出了一根火烛。

        他将火烛点燃,黑色的火焰开始在火烛上摇晃。

        随后船夫将那火烛摆在船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蜡烛燃烧殆尽。

        “他这是干什么?”

        奥诺尔对海恩问。

        “那是船夫的计时。等到火烛燃尽,他就要离开了。”

        “哇,这么准时上下班吗?那他下次什么时候来。”

        “一个月后。”

        “一个月后?!”

        奥诺尔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的时间只有四个月,如果就这样平白浪费一个月的时光,还不如杀了他呢。

        奥诺尔沉默了下来。

        他思索着,最后所幸坐了下来。

        零及时幻化出一个垫子为奥诺尔垫在地上,以防奥诺尔的身体被弄脏。

        在奥诺尔思索期间,也有恶魔开始了各种各样的尝试。

        这岸边的尝试对恶魔来说似乎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过去也一定有不少恶魔为了度过冥河而抓耳挠腮吧。

        然而又的人通过了冥河,有的人却永远也过去,有的人甚至不想相信冥河的力量,最后死在了那河水中。

        “扑通!”

        不一会儿,就有人落入了冥河中。

        那人抓着一只骨鸟,似乎想要借助骨鸟的力量飞过去,可惜不仅是他,就连骨鸟也一并落了进去。

        也有人试图使用结界在空中构筑可以踩踏的地面,可是那力量刚刚堆砌到冥河上,霎时就化作了散灰。

        “唔……”

        奥诺尔思索着,然后他慢慢站了起来。

        他一步一步走向岸边,见那蜡烛才燃烧到一半,嗫嚅道:“这样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