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渡河船

第七章 渡河船

        奥诺尔带着众人落到地上,只见那周围的恶魔纷纷退散,看来都被这从天而降的不速之客给吓到了。

        奥诺尔环顾周围,虽然那些都是恶魔,但是不知为何一个二个都缩着头怯生生的样子,若要比喻的话,简直比阿尔还要胆小。

        “喂,那个家伙难道是……”

        “什么,连那家伙也来了?”

        “不,不是吧,那我们岂不是完全没戏了?”

        恶魔们议论纷纷,看起来相当害怕。

        “被发现了吗?”奥诺尔有些奇怪。

        明明自己已经将气息给掩盖了,但从他们所说的话听起来似乎还是被认了出来。

        “难道说真的在恶魔中已经是这么有名气了吗?”奥诺尔摸了摸鼻子,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

        【推测恶魔所惧怕的是奴仆海恩。】

        “呃……”

        奥诺尔愣在原地,这就很尴尬了。

        这样一来自己不就是所谓的超级自恋的类型吗?

        奥诺尔轻轻咳嗽了两声,稍微有些害羞的样子。

        不过好在恶魔们的注意力都被海恩所吸引,并没有注意到奥诺尔。

        大概奥诺尔也只是被当做储备粮或者跟班一样的存在了吧。

        虽说奥诺尔心里有些不爽,但是这确实是掩人耳目最好的方式。

        “喂,我说,现在起你就假装我们的老大了,走在最前面。”

        奥诺尔来到海恩面前对他轻声道。

        海恩听了连忙毕恭毕敬地对奥诺尔点头。

        “都说了你是老大了,哪儿还有老大对小弟点头哈腰的。”奥诺尔气得差点儿一脚踹在那家伙身上,不过想到自己要以身作则实行计划,最后还是只得作罢。

        奥诺尔朝零使了个眼色,零也点头,装作很卑躬屈的样子。

        海恩满脸苦涩,现在自己就像是被赶在烤架上的鸭子,彻底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不过海恩的表情在其他恶魔眼中似乎是另一番情景。

        奥诺尔侧耳倾听着,恶魔们那细微的议论传到了他耳中。

        “你们看,那个领主带着的,是什么物种?”

        “这是新奇种类吧?难道说是要献给王?”

        “绝对是这样吧,你看他的脸色,也相当舍不得的样子。”

        “呸,有什么舍不得啊,王一个高兴说不定就成贵族了,到时候就住在河的那一边去了。”

        奥诺尔满意的点点头,看起来确实是成功的诱导了。

        “那个……主人大人……”海恩战战兢兢地低头对奥诺尔问道。

        “叫我奥诺尔就好了。”奥诺尔对海恩一笑,本来零叫他主人什么的就已经让他有些不自在了,现在要是再来一个,他岂不是睡都睡不着。

        这种称呼实在是太羞耻了,简直是公开处刑嘛。

        “那奥诺尔大人,现在我们是要赶去河边吗?”

        “当然。”

        “可是……”

        “怎么了?”

        “可是以我的力量,想要渡河还相当勉强。”

        “唔……这个渡河还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吗?”

        “是的,而且相当严苛呢。”

        奥诺尔和海恩一边走一边说着,不知不觉竟已来到距离河边相当近的距离。

        就在海恩想要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只听得耳边一阵哀嚎。

        那痛苦的嚎叫就这样在奥诺尔耳边爆震,强烈的噪音差点儿把他耳膜给戳破。

        “救命、救命啊!我还不想死!”

        奥诺尔朝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百米开外的冥河边上,一个恶魔在浅滩上挣扎着。

        “哈?”

        奥诺尔差点儿笑出声来。

        那只是没及恶魔小腿的河边浅滩,就连正式下河都不算,就算是旱鸭子,再怎么也不用怕成这样吧。

        可是奥诺尔很快就改变了看法。

        只见那个恶魔露出半个身子在浅滩上挣扎着,那些只够没过脚踝的河水却犹如洪水巨兽,竟一点一点的将恶魔给吞噬了进去。

        他眼见着那个恶魔的身体缓缓下沉,最终彻底淹没在了浅滩的河水中。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奥诺尔有些惊讶。

        不仅仅是那吃人的浅滩,更是因为恶魔就这样消失了。

        “那冥河汇聚了几乎整个冥界的怨念,不愿离去的亡魂徘徊在冥界各方,而他们的怨念则深渗入了冥河中,所以若要渡过冥河,就必须拥有极强的实力才行。”

        海恩对奥诺尔说着,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冥河和我在现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啊。”奥诺尔摸着下巴思索,老实说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像对着冥河的河水解析一下,看看里面到底藏了些什么东西。

        “不过这也就意味着冥河其实是某种分界线吧,力量强大的可以渡过去,然后强者自然就聚集到了一起,而力量弱小的则被隔绝在河的另一边。”

        “咦?”

        奥诺尔自言自语着,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个意思难道就是说其实我们现在处在杂鱼区?”

        听见那番比喻,海恩额头的青筋直跳。

        不过奥诺尔说的也并没有错,硬要说起来,他们冥河一侧的区域的的确确就是杂鱼。

        而他也不过是这猴山的大王而已,一旦遇到真正的强者,自然只有被打得七零八落的份儿。

        想到这里,海恩心里就更加忐忑起来。

        如今他的灵魂已经被对方束缚,一旦那个叫奥诺尔的家伙死了,自己也要跟着殒命,但是冥河可不是一般人能过去的,若是那奥诺尔不知天高地厚要强行过河,自己岂不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知道天高地厚吗?哎呀,还真是让人不爽的评价。”

        “没、没,我没有这么想。”海恩一惊,这才想起自己的灵魂被控制之后是会被对方读取心思的。

        他急忙对奥诺尔摇手,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杀掉了。

        奥诺尔倒也不甚介意,只是看着那个比他高许多的恶魔问:“那,我们还有其他渡河的方式吗?”

        “主人,冥河会定期出现船只,只要通过船夫的考验就可以过去了。”

        零恭敬地对奥诺尔回答着,然后又白了旁边那不敬的海恩一眼。

        “船夫?”

        奥诺尔听到什么关键的字眼。

        就在这时候,却听得一旁的恶魔们大喊:“是渡河船!渡河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