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代价

第一百七十九章 代价

        “代价吗?”

        “老实说我差不多也知道所谓的灾难是什么,我想或许这应该是连锁反应。”

        奥诺尔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是的,他目前也面临着巨大的难题,正所谓唇亡齿寒,如果说那个勇者来临,奥诺尔所处的边境城被攻破,下一个被讨伐的目标就一定是深渊迷宫了吧。

        如果娜娜的梦是真的,那么那孩子似乎已经在无形中告诉了奥诺尔答案——他会死在那个勇者手中,而后深渊迷宫也会被彻底攻略,甚至毁灭。

        “在那之前,我先说说我在迷宫外遇到的事情吧。”

        奥诺尔找了一处坐下来,大致向炎鬼族的长老讲述了自己所遭遇的事情。

        “勇者……吗?”

        听完奥诺尔的叙述,炎鬼族的长老终于吐出那三个字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娜娜的梦恐怕就是与勇者有关。”

        “原来……咳,原来是这样,这样似乎就能说通了。”

        “那么,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吗?”

        “你是想要……”

        “嗯,想要炎鬼族帮我作战。”

        奥诺尔简单明了地说了出来。

        “现在有精灵族居住在城市里,所以我在想你们要不要一起搬过来,不过外面的气候不像这里这么炎热就是了。”

        “……”

        听到奥诺尔的话,长老短暂地沉默了一会儿。

        不久,他缓缓开口:“这件事我无法做主。”

        “嗯?”

        “不,并非不能做主,只是如果要进行大规模的迁徙必须征求领主大人的同意才行。”

        “那三个活宝人头吗?”听到炎鬼族长老说起领主大人,奥诺尔不禁想起了他以前见过的三个火焰头颅。

        “呃……活宝……”长老一下子哑口无言,毕竟在这迷宫之中敢把阶层领主称为活宝的估计也就只有奥诺尔了。

        “我明白了,交涉的事情就让我去办吧,你只要让我有机会见他们就行了。”奥诺尔揉了揉手腕,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面对那活宝三兄弟,就算他们不愿意奥诺尔也会用暴力让他们答应的。

        “……那个,魔导书大人。”

        “怎么了?”

        “您身边的那个孩子,我似乎没有见到,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你是说艾莉菲娅吗?”

        奥诺尔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那孩子受伤了。”

        他伸出右手在自己面前划了一个方框,一道空间打开,他小心翼翼地将艾莉菲娅拿了出来。

        他将那小龙捧在手心里,那孩子正缩成一团沉睡着,那身上的死之印记散发着不祥的气息,让奥诺尔感受到了一阵阵刺痛。

        “这是……”

        炎鬼族长老看着艾莉菲娅的模样不知道发现了什么。

        “怎么了?”

        “这是恶魔的印记吗?”

        “您知道这东西?”

        “是的,炎鬼族曾经有过类似的传说。”那位长老对奥诺尔招招手,希望奥诺尔能将艾莉菲娅带得离他近点儿。

        奥诺尔大喜过望,连将艾莉菲娅递到老人床前。

        那枯瘦的手臂缓缓抚摸艾莉菲娅的背脊,小龙身子一颤,似乎感受到了有人靠近,但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没有睁开眼,仿佛想要从梦中醒来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一样。

        “没错,和……和传说中一模一样。”

        “长老你知道治疗的方法吗?”

        “如果传闻没有出错的话,这是受到了死之力的影响。说来或许有些自夸,我等炎鬼族原本就是与恶魔类似的种族,所以对这死之力也异常敏感。”

        “那,您有治疗的方法吗?”

        “嗯。”长老慢慢点头,奥诺尔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

        【通过适当的休息亦可恢复。】

        这个时候就像是在争风吃醋一般,神知大人发表了一些自己的言论。

        可是奥诺尔已经一刻都不想等了。

        他本就与艾莉菲娅灵魂相连,那个孩子的痛苦他或多或少能够感受得到,为人父母者,又有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多一刻受苦呢。

        “请您务必告诉我治愈的方法。”

        “将这孩子放在领主大人的熔岩浴池中,便可以灼热之力暂时压制死之印记。”

        “哦哦!”奥诺尔抱着艾莉菲娅在脸边磨蹭了一下,“那我们赶快去吧!”

        说实话,他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那三个活宝面前。

        “如果您想要去的话,我让戴安为您引路吧。”

        奥诺尔依稀记得戴安是娜娜母亲的名字,之后也不知道那位长老使用了什么魔法,不一会儿娜娜的母亲就进了洞窟之中。

        长老吩咐一番,那位河东狮吼难得没有多问,而是静静地为奥诺尔带路了。

        “希望您能信守诺言。”

        临走前,长老对奥诺尔如是说道。

        奥诺尔也明白,长老这是卖了奥诺尔一个大人请,如今他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看起来长老是彻底将未来的希望托付在奥诺尔身上了。

        “娜娜怎么样了?”

        奥诺尔跟在戴安身后,那位母亲眼角似乎还带着泪痕,想必刚才一定抱着娜娜痛哭了一番吧。

        “那孩子太累了,吃了些东西就睡着了。”

        “不过我没有想到您竟然化为了人形,为什么以前不那么做?”

        “这个……呃,我也是出去以后才得到了这个力量。”

        奥诺尔尴尬地应答着,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娜娜的母亲带着一股与众不同的威势,看来以前发生的事情在他心里留下来相当大的阴影。

        “对了,关于娜娜的预知梦的事,你们没有告诉那些炎之领主吗?”

        “长老也曾请求过领主,但是领主们只能管理自己的阶层,并无权干涉整个迷宫,更无法因为单纯的预知梦而做些什么……所以长老才请求希望能见到守护着斯芬克斯大人。”

        “没想到这迷宫里也这么官僚主义啊。”奥诺尔不禁啧啧。

        “您和长老大人,做了什么交易吗?”

        就在这时,娜娜的母亲终于吞吞吐吐地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嗯,差不多吧。”奥诺尔倒也不隐瞒,毕竟这是早晚的事。

        他看着那位女性的瞳孔,眼中有信任,也有托付:“我想带你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