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预兆显现

第一百七十七章 预兆显现

        “爸爸,那是恩人大人哦,我和吱吱遇到了恩人大人,所以把他带回来了的说。”

        女孩儿被母亲问东问西,却似乎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愧疚,当然也没有太多的讨厌。

        当她看见自己的父亲对奥诺尔带着敌意,便连忙开口解释。

        “你是说……是那位魔导书大人?”

        娜娜的父母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说道娜娜的恩人,恐怕也只有奥诺尔了吧。

        “哟,两位好久不见。”奥诺尔尴尬地朝二人招招手,毕竟奥诺尔离开的时候还是魔导书的形态,他们也都不知道奥诺尔的人形是什么模样,好在有娜娜及时解释,这才避免了不必要的误会。

        “没想到还能见到您,想必您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们,详细情况先回家再说吧。”

        娜娜的母亲若有所思地看着奥诺尔,似乎很简单地就接受了娜娜的说辞。

        当然,不如说是因为那个解释让她为奥诺尔身上强大的力量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奥诺尔点点头,紧接着那只驮着他们的巨大厌火鼠动了起来。

        他们沿着熟悉的道路前行,然后从另一个较为广阔的洞口进入。

        等深入到一定距离之后,吱吱的妈妈伏下身子,将他们几人放了下去。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吱吱的妈妈说,她只能送我们到这里,前面的洞口太小,进不去。”娜娜充当翻译对着奥诺尔解释。

        然后众人回到地面,准备去炎鬼族的居住地。而吱吱的妈妈则带着吱吱准备回自己的洞穴,看吱吱那丧气的模样,估计回去免不了被一阵训斥吧。

        “说起来,我好像一直听不懂吱吱他们在说什么呢。”

        走在路上的时候,奥诺尔没有来由得呢喃起来。

        “恩人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我以前在最底层的时候用翻译能力可以听见那些魔兽的话,但是厌火鼠之间的对话我却听不懂呢,相比起来娜娜却能听懂吱吱的话,我感觉很奇怪。”

        “嗯?这很奇怪吗?原本吱吱他们就是不能说话的种族,但是种族之间可以用特定的感应来交流。”

        “感应吗?难道也是类似意念连锁的能力。”奥诺尔在心里思索着。

        【厌火鼠依靠生物频率进行情感交换,并无确切的语言,故无法进行翻译。】

        “原来是这样。”奥诺尔差不多明白了,以前他能听到魔兽的对话是因为那些魔兽等级比较高,种族之间拥有语言,而厌火鼠一族虽然可以发出吱吱的声音,但那并不是语言,只是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

        总体来说厌火鼠要比最底层的那些魔兽等级更低一些,大概可以如此判断吧。

        “不过,娜娜确实可以和吱吱交流,这孩子从小就和其他炎鬼族不一样。”娜娜的母亲抚摸着女孩儿的头发,眼中看起来有些担忧。

        “说起来,娜娜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家出走呢?”奥诺尔好奇地问。

        娜娜的父母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叹了口气。

        “看来娜娜能够再度遇到您也并非偶然,魔导书大人,这件事情,还是由长老来向您说明吧。”

        娜娜的妈妈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为奥诺尔引路。

        不久,他们到达了炎鬼族的聚居的洞穴。

        因为有陌生人的到来,其余的炎鬼族都向奥诺尔传来敌视的目光。

        奥诺尔左看看右看看,发现这里的炎鬼族战士和先前比起来有一些区别。

        他们身上都穿上了类似战铠的外甲。

        如果奥诺尔没有看错,那应该是用龟壳一类的东西制作而成,其中还有不少战士在岩石上魔刀,看起来神情严肃。

        “这是要打仗了吗?”

        奥诺尔不明就里地询问,可是无论是娜娜的父母还是娜娜自己都没有回答她。

        奥诺尔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他就被带到了长老所在的地方。

        这一次,他并没有被带去先前的能够通往阶层领主所在地的密室,而是那层层洞窟中偏僻的一角,那是个单独的洞窟,里面并没有摆放多少东西,无非是一张床,一张桌子,盛放着烟草的罐子和那位长老常用的一杆烟枪。

        如今炎鬼族的老人正躺在床上,脸色灰蒙蒙的,看起来甚是疲惫。

        “咳……”老人躺在床上不住咳嗽,他听见奥诺尔的脚步声,这才勉强支起了身子。

        “长老,我将那位魔导书大人带来了。”娜娜的母亲对长老行礼。

        长老眼中一亮,但是很快又暗淡下去,他招呼其他人离开,单独将奥诺尔留在了洞窟里。

        “炎鬼族的长老,好久不见。”奥诺尔有些担忧地对那位长老打招呼。

        毕竟这位长老的模样实在太衰弱,他离开这里还不到两个月,为什么忽然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噢……没想到您竟然还会回来,魔导书大人。”

        长老幽幽说着,眼中有些高兴。

        “看您现在的模样,咳,想必是获得了更加强大的力量吧。”

        “嘛,差不多吧,遇上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好在有大家的帮助,都有惊无险过来了。”

        “是么。”长老垂着眼睛,他伸手想要去摸床头的烟杆,但是却发现烟杆并不在那里。

        “听说是您救了娜娜?”

        “没错,我从外面进来,结果在第二,不,第三阶层的时候遇到了娜娜,那个时候她似乎正在离家出走。”

        奥诺尔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长老,娜娜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我看见这里的炎鬼族战士也都磨刀霍霍的样子,难道说是死之领域的领主又要攻过来了吗?”

        奥诺尔挽起袖子,义愤填膺道:“要是他们还敢打过来,这次我就去再帮你们教训他一次。”

        “不不,您误会了。”炎鬼族的长老慢慢呼出一口长气,“确实,娜娜离家出走与我等炎鬼族的现状有关。”

        “不过并不是死之领域引起的。”长老说着,又喘了好一会儿:“事实上因为上次您的调解,死之领域最近都没有再发起攻击的意图。”

        “那到底是?”

        “想必您已经看出来了吧,娜娜就算在炎鬼族中也是个特别的孩子。”长老直视着奥诺尔的瞳孔,眼中满是认真。

        “就在不久前,娜娜做了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