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逃亡

第一百四十六章 逃亡

        黑色、白色、红色……

        各种各样的光彩在奥诺尔眼前交织。

        他只觉得天旋地转,就好像有人把他丢到了滚筒洗衣机里甩干那般。

        然后,在那混沌的空间里,他终于看见了出口。

        “噗哇!”

        伴随着奇怪的液体喷射的声音,奥诺尔屁股着地,摔了个结结实实。

        “这是什么啊?!”

        奥诺尔坐在地上,好像骨头都散了架一般,他摸了摸屁股,这才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透明粘稠的液体。

        “奥诺尔大人!为、为什么您在这里?”

        非常熟悉的声音在奥诺尔耳边响起。

        奥诺尔抬头一看,竟是索菲和塔玛拉站在他身边。

        “索菲,塔玛拉?我这是到天国了吗?”

        奥诺尔忍不住一阵错愕。

        “妈妈,妈妈……”

        然后,就在奥诺尔怀疑的时候,金色的小龙哭丧着扑了过来。

        那小龙一下子冲到奥诺尔怀里,使劲儿往他怀里钻。

        “咦咦,艾莉菲娅,鼻涕,鼻涕出来了!”

        奥诺尔本来想安慰艾莉菲娅,可是那个孩子在他哇哇地大哭起来,眼泪鼻涕还有口水一起流出,瞬间就沾满了他的胸口。

        奥诺尔摸着那黏糊糊的液体,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不过那个触感,倒是有些熟悉。

        “难道说这都是艾莉菲娅的口水?”

        奥诺尔摸了摸自己周身的粘液,毫无疑问那些都是艾莉菲娅的体液。

        “没错啊,奥诺尔大人,刚才您被艾莉菲娅吐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吓了一跳呢。”索菲应着奥诺尔的话,一旁的塔玛拉连连点头,眼神中透着忧心。

        “神知大人……难道是你?”

        这下子连奥诺尔也懵了,明明刚才他还被困在结界里逃脱不出,本以为自己会被那灼热的光芒烧得粉身碎骨,没想到一下子竟然回到了艾莉菲娅身边。

        不用想,一定是神知大人做了什么。

        奥诺尔回想着那最后一刻发生的事情。

        神知大人想要获取七大罪能力的权限,奥诺尔赋予权限之后便从艾莉菲娅嘴里跑了出来,这即是说——

        奥诺尔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我被艾莉菲娅的暴食能力吃掉了吗?”

        奥诺尔揣测着,暴食是艾莉菲娅的七大罪能力,其效果为可以将任何东西吃掉,以及会吸收吃掉的生物的力量。

        过去奥诺尔都想着如何用这能力吃掉别人,但是他却忘了,这个能力还可以吃掉自己。

        因为契约的关系他和艾莉菲娅共享了胃袋,虽然在罗纳德的结界里他无法开辟新的空间通道,但是已经存在的通道却可以使用。

        神知大人在关键时候利用能力将奥诺尔的本体吞吃进去,与此同时,艾莉菲娅因为无法容纳奥诺尔过大的辉力密度而只能将他吐出来。

        这样一来就完成了一出魔术戏法,让他得以顺利逃生。

        【正解。】

        神知大人波澜不惊地公布最终答案。

        奥诺尔坐在地上,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

        “还好有神知大人,不然就真的死定了。”奥诺尔摸着自己的心脏,自己竟然没想到这么简单的方法。

        “好了,好了,艾莉菲娅不要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儿吗?”

        奥诺尔舒了口气,随后轻轻揉了揉艾莉菲娅的小脑袋。

        “因为……因为感觉到妈妈很痛的样子。”

        那金色小龙的眼睛里满是雾气,她飞到奥诺尔面前使劲儿舔奥诺尔的脸,就好像是在检查奥诺尔有没有受伤一样。

        “哈哈,好了好了,弄得我好痒。”奥诺尔忙挡住艾莉菲娅,不让她继续舔过来,但即便如此,奥诺尔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他把艾莉菲娅抱起来,用鼻尖碰了碰那孩子湿润的鼻头,心说他和艾莉菲娅还真是心有灵犀。

        【推断因为契约连接产生共情效果,并非所谓的心有灵犀。】

        “神知大人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啊。”

        奥诺尔对神知大人的解释嗤之以鼻,明明是别人感动的时候,神知大人却偏要在这里走近科学,实在让人伤脑筋。

        “呜呜呜,奥诺尔大人和小艾莉菲娅感情真好,为什么小艾莉菲娅都不亲近我。”

        看到艾莉菲娅和奥诺尔如此温馨的一幕,一旁的索菲感动得哭了出来。

        当然,也带着一点儿小小的嫉妒。

        “好了索菲,你要是平时对艾莉菲娅大人温柔一些,也会被亲近哦。”塔玛拉轻轻拍了拍索菲的后背,对她安慰着。

        听到那姐妹之间的对话,不知为何,奥诺尔也笑了起来。

        “哦?老夫就说怎么这么吵,原来是你。”

        就在这个时候,苍老且疲惫的声音缓缓传来。

        奥诺尔回头一看,站在门口的不是时老又是谁?

        他忙站起来,这才发现周围的环境有点儿异常。

        这里不是索菲和塔玛拉所在的旅店,而是严整摆放着桌椅的室内,似乎是一间会议室。

        “诶,这个地方是?”

        “这里是冒险者协会的会议室,边境城的恶魔。”

        回应奥诺尔的是冰冷的声音,时老身后,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缓步出来。

        奥诺尔认得,那是冒险者协会的会长,如今那位会长怒视着奥诺尔,眼中带着无法遏制的杀意。

        “不要冲动,亚林顿。”时老轻轻抬手,制止了协会会长继续散发杀意。

        “可是老师,那个人就是……”

        “并不是他杀了毒暗之扇,我和狮虎猛拳都可以作证,是潜入协会的魔人,魔人还杀了寂静剑和炽枪。”

        时老略带悲痛地说着,看得出来他们虽然对奥诺尔有所警惕,但是并不是是非不分的类型。

        “谢谢你。”

        奥诺尔对时老轻轻点头致谢。

        他看向塔玛拉,又问:“说起来你们怎么跑到冒险者协会来了?”

        “我们原本听候您的吩咐在旅店等您,后来艾莉菲娅大人带着两名冒险者过来了,为了避人耳目,我们这才听从这位时老的建议暂且来到冒险者协会避难。”

        “原来是这样。”

        “那么你呢?边境城的恶魔。”时老看向奥诺尔,“如此狼狈的模样,你将那魔人消灭掉了吗?”

        “差点儿忘了!”听到时老的询问,奥诺尔连忙拍了拍脑袋,他急忙站起,也顾不得身上的粘液,忙对索菲和塔玛拉招手。

        “索菲,塔玛拉,我们现在就出城。”

        “诶?”

        “在被发现之前,我们必须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