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网游小说 - 一不小心转生成了魔导书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路上玩手机,然后转生?!

第一章 路上玩手机,然后转生?!

        “那么,请你签署这份解除劳动协议的合同。”

        负责人事的大婶满脸微笑地将纸质合同放到我面前。

        我挠挠头,终于签下了“苏乐”这个名字。

        字写得歪歪扭扭,因为自从大学毕业以来很少写字,如今已经快要失去这项人类的基本的能力了。

        “最近游戏行业不景气啊,离职后准备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总之先回家休息一个月吧。”

        我兀自应答,叹了一口气,办好手续,准备离开这家工作了两年的游戏公司。

        离职的时候带的东西很简陋,一瓶水,一个挎包,水装在包里,一同的还有那份离职协议。与项目经理打完招呼后边离开公司,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呼,就这样结束了啊。”

        我在心里感慨,毕业的时候手机游戏在国内掀起一股浪潮,于是我也顺应时代成为了一名游戏策划。工作两年后的现在,巨大的泡沫破灭,游戏行业而迎来了寒冬,公司业绩不景气,终于陆陆续续开始裁员。

        而我,便是被裁的那一个。

        失业的打击让我有些浑浑噩噩,走在路上,不禁又想起了那款自己参与制作的游戏。

        ——那是一款在架空世界冒险的MMORPG游戏,此刻那款游戏的试玩版还安装在我的手机上,按理说离职之后为防泄密我必须将手机上的试玩版删掉才行,大概是还残有某种情怀吧,我从裤兜掏出自己的神族手机,准备最后再体验一次这款游戏的乐趣。

        ——嘟嘟!

        就在我专注地盯着游戏读档界面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不合时宜的杂音。

        “好烦的声音啊。”我这样想着,因为声音太刺耳,我不得不将视线留了一撇给周围。

        便是那惊鸿一瞥,让我发现了周围的异状。

        或许是一直低头玩手机的缘故,我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马路中间。与我相隔不到十米的地方,巨大的货车一如时光的洪流,势不可挡地向我冲来。

        司机惊恐的表情,不远处路人吃惊的脸,时间仿佛被定格,周围的一切纤毫毕现地尽收眼底。

        然后,不知为何,我的眼前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幻想,小时候的事,哭的事,笑的事,爱的人,恨的人,光影不断穿梭,将过去到现在发生的事情一一复述。

        等等!这难道就是传说中人死之前必定会看到的走马灯吗?

        这也就是说……我要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在路上玩手机啊!

        大家千万记住,不要边走路边玩手机,这都是先人们血淋淋的教训啊!

        就在心里不断吐槽的时候。

        “当!”

        巨响震碎耳膜,我的意识也陷入黑暗之中。

        ***

        黑暗,黑色,没有光亮。

        人生有三个最深奥的问题——这是哪儿?我是谁?我在干什么?

        头好痛。

        除了第二个问题我可以解答之外,其余两个问题都得容我缓一缓。

        记忆似乎出现了短暂的缺失,以至于我无法发进行思考。

        渐渐的,理智重新回到大脑,我终于开始回忆起记忆的残片。

        我记得,最后看到的东西是走马灯一样的幻象……对了!我因为在大马路上玩手机结果不小心被大货车撞倒了。

        也就是说——这里是医院?

        我的视线一百八十度环视周围,现在的医院都这么节约电吗?就算是晚上也应该开个应急灯吧。这样病人要是想起床上厕所怎么办?不会摔倒吗?

        哎呀哎呀,这个社会是怎么了。

        我一边感叹人性的沦丧,一边将自己的恐惧掩盖起来。

        没错,我已经发现了,这根本不是什么医院,我也没有躺在什么病床上,没有漂亮的护士姐姐,也没有急救的呼吸机,倒不如说我现在才注意到我的身体无法动弹,而且我现在根本没有呼吸的动作。

        也就是说——这里就是天国吗?

        不不不,再怎么想这里也不可能是天国吧。

        这世上哪儿有不开灯的天国。

        我将可能性在脑海中悉数考量,最终得到了最接近真相的结果——没错,真相只有一个,这里就是地狱!

        老人们常说好人进天国,坏人入地狱,看来我这种失去工作的社畜最终只能下地狱。

        嗯,应该是这样没跑了,所以说我现在这个不能动,一片黑的状态是因为待会儿要接受地狱使者的惩罚吗?

        虽然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老实说死后真的见到鬼怪还是会吓一跳,到时候是要上刀山还是下油锅?不论哪一个我都不太喜欢呢。

        就在我不停喃喃自语的时候,一束光映入了我的眼帘。

        ——好刺眼。

        我想抬手抵挡,但是手臂没有知觉,根本无法做到那样的事。

        于是那束光芒就这样直直地刺入眼中,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要瞎了!

        我急忙闭上眼睛,但即便是隔着眼皮我依然能感受到周围不断扩大的亮光。

        就像是早上昏昏沉沉来到办公室,正准备睡觉忽然来个人把办公室的灯全都给打开了一样。

        “为什么要开灯啊!黑黑的难道不好吗?”

        我在心里念叨。

        但是上帝说要光,于是世界就有了光。

        现在我是待宰的羔羊,就算你要在我身上加味精我都没办法。

        战战兢兢地等了好一阵,光亮终于稳定了下来。

        眼睛适应了光亮,我也终于试探着睁开了眼。

        “嗯,没那么痛了。”

        如果可以我真的想擦一擦眼睛,毕竟被照得生疼,连眼泪都要出来了。

        “然后……这里是……”

        因为有光的缘故,我终于得以打量四周,阻挡在我面前的事一是无际的冰壁。

        幽幽寒气在周围升腾,将一切都掩盖在氤氲之下。

        但是这样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啊?

        我这样想着,像是应和着我的想法,不知从哪儿吹来一阵狂风,竟将所有寒气吹开。

        淡蓝色的冰壁崭露在我面前。

        那是冰壁不断向左右蔓延,我极目望去,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间被冰壁包围的房间。没有入口,自然也没有出口。

        当然,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我当然发现了,不不不,我只是假装没有发现,亦或是我不愿意承认而已。

        面前的冰壁纯净无暇,光滑而平整的冰晶如同镜面——我与冰壁直直对视,再三确认了映照在冰壁之中的东西。

        ——那是一个神圣的高台,高台之上别无他物,只有一本刻画着繁复图形的魔导书正荧荧发亮。

        那是与我面对面的位置,冰镜所映照出的景象。

        没错,虽然不愿承认,但的确只有那一个可能。

        那就是我!

        我转生成一本魔导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