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温家有娘子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知死活

第二百五十八章 不知死活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哦?”老季头摸着下巴沉思,难不成那令贵妃出嫁之前还做过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不能够啊!之前他可是把令贵妃的背景调查得一清二楚,那就是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深闺女子,连才名美名贤明都没有,直到进了宫才一鸣惊人。

        欧阳氏看老季头怀疑的目光,一副受了刺激的样子,激动地咬着牙道:“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一回到京城,就到我这里来了,对我殷勤不说,嘴巴也是甜得很,又说她对京城不熟,天天过来我这边套我的话,当时陈阳秋与我关系冷淡,再加上一门心思准备科举,跟他妹妹也没碰上面。

        可笑那个时候我竟未曾多想......素闻陈二小姐与陈二公子一母同胞,年岁相仿,感情极深,为何几年未见的亲妹妹每次上门都会避着跟她关系极好的亲二哥,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老季头的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心里闪过无数种可能,又全都被他否定了。

        欧阳氏没有继续卖关子,用尽全力力气咬牙道:“那是因为她心里有鬼!所以她对京城的一切没有底,不敢面对昔日熟悉她的亲二哥!那个贱人,更是为了转移陈阳秋的注意力,偷偷安排陈阳秋跟郗婉玉相会,这样陈阳秋就不会把心思放在她这个妹子身上了,多么恶毒的女人,你说是不是?”

        老季头没有吭声,欧阳氏也不需要他的回应,继续说道:“他们陈家将这出偷梁换柱的戏码演得极好,从主子到奴婢,没有一个表露出异样,很快,陈二小姐进宫了,顺风顺水,先是美人,再是嫔,接着为妃,到如今的贵妃,所向披靡,连皇后都要避其锋芒,龟缩佛堂。可她绝对没想到,一个人会把她的底给兜了!”

        “谁?”老季头下意识地问道,察觉到自己竟然被欧阳氏左右了心神,不由得暗恼不已。

        欧阳氏憋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跟人开口,心情激动,压根没察觉到老季头的不对,反而得意地说道:“陈大小姐陈宁蓉!令贵妃的本名叫陈宁雅,之所以改成陈令雅也是因为她跟皇上说了宁不如令,于是皇上下旨,让我公公将族谱给改了,不过这些都是早年间的事情了,令贵妃这些年没少作天作地,这么一点小事估计大家都忘到脑后去了。

        陈宁蓉在我公婆回京之前就出嫁了,想来京城里知道她或者说见过她的人寥寥无几,不过这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她虽然是庶出,却占着长女的名分,姨娘又是个受宠的,陈宁雅是嫡出,按理说姐妹俩在家中的待遇应该差不多哪里去。

        可偏偏陈家不能按常理看,陈宁雅在家中的地位就是我婆婆都得靠后,公爹得了什么好东西只会第一时间送到她面前,住最好的院子,赏最好的风景,穿最精贵的衣裳,品最精致的点心,陈宁蓉看在眼里,嫉恨在心里,以前就没少让人盯着陈宁雅,想方设法将她比下去。

        所以说这世上最了解一个人的通常只有她的敌人!”

        欧阳氏这句话老季头是赞同的。

        欧阳氏见老季头点头,说得越发起劲了,“可惜陈宁蓉没个好出身,不过我公爹对她这个庶长女还是不错的,年纪一到,就在任上找了个年轻有为的秀才把她嫁了,还给了一笔不菲的嫁妆,足够她在婆家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了。

        原本陈宁蓉对自己的亲事也是挺满意,同她夫君也算是琴瑟和鸣,可惜她夫君是个短命鬼,成亲不过六七载就没了,只给她留了三个儿女,陈宁蓉无法,只能拖家带口地回京城投奔娘家,当时我见了她一面,她知道我的背景,有心想巴结。

        一来二去,我们就聊了起来,我记得当时说起陈宁雅的时候,陈宁蓉可是嫉妒得不行,随口嘟囔了一句‘身上有疤还能入宫,要不是我出嫁了,能有她什么事!’当时我就上心了,多问了两句,才知道我公爹和陈宁雅身边的下人一直小心服侍着,把她养得细皮嫩肉的,不曾让她出过一滴血。

        后来一回两人起了争执,陈宁蓉在指甲里做了手脚,故意抓破了她的手臂,留了一条又长又细的伤痕,后面虽然伤好了,可还是留下一手指长的伤疤,正好在一颗小痣边上,一瞧便能瞧到,当时为了这事陈宁雅身边服侍的下人还被罚了一通,公爹连宫里最好的祛疤药膏都弄回来了,却是无法彻底消除,顶多只能遮掩罢了。

        在陈宁蓉出嫁之前,那条伤疤还在的,后来,我陪着令贵妃去别宫泡温泉,特地留意了一下,令贵妃的两只手臂光滑白皙,别说伤疤了,上面连个痣都没有!

        当然,那个时候我也只是有点怀疑,后来跟陈宁蓉又打听了不少事情,才越发笃定,比如陈宁雅从小在京城长大,什么吃食都能接受,宫里的令贵妃却对虾一类的食物过敏,多吃一些就会浑身长满疹子,呼吸急促,这在以前可是从未发生过的。

        还有,陈宁雅喜淡雅的颜色,令贵妃却偏爱红色,陈宁雅温婉可人,令贵妃张扬热烈,两人从性格到喜好,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所以我笃定宫里的令贵妃根本就不是我公公的亲生女儿,是假的!我猜应该是真的陈宁雅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我公公不得不找了这么个冒牌货进宫。你说这件事情要是透露出去,令贵妃的下场会如何?我有这个把柄在,她不得不护着我!”

        说到最后,欧阳氏竟然得意了起来。

        老季头都惊呆了,之前还觉得欧阳氏聪慧,对她多了几分赏识,现在完全推翻了对她的认知,忍不住吐槽道:“你应该感激自己的嘴还算严实,要是让令贵妃知道这件事,只怕你都不一定能见到明日的太阳,就算在我手里,也保不齐对方见缝插针,暗下黑手,还有你身后的欧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