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我重生的副本超容易在线阅读 - 第227章 过年

第227章 过年

        “动作快一点儿,再不快点的话,到你爷爷那里,又要迟了。”

        白大庆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然后不耐烦的对着楼上喊道。

        “来啦来啦~”

        先是传来白诺的声音,然后就看到穿着一身黑的白诺,从楼上下来。

        “大过年的,就不能穿的喜庆一点儿?估计等下你爷爷,又得说你了。”张慧看着女儿,皱了皱眉头,然后没好气的说道。

        “我觉得这身蛮好的啊,这可是香奈儿今冬最新的款式了,特别适合我这个年纪的女人,真按您说的,穿一身大红色,咦,想想就有点儿受不了!”白诺说道,然后还搞怪般的做了一个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动作。

        张慧叹了一口气,知道女儿从小就有着自己的主意,估计怎么说都不会听的了。

        这个时候,白洵也是从楼上走了下来。

        跟一身黑的白诺不一样,今天的白洵,则是大红色的羽绒服配着枣红色的裤子,脚下则是一双咖啡色的休闲鞋。

        “啧啧,你这还真是过年啊。”白诺看到白洵这身打扮,瘪了瘪嘴,鄙夷的道。

        面对着白诺的不爽,白洵当然是选择了无视。

        比起白诺来说,白洵显然更能够理解那些老年人的心理,不过就是换老年人的开心罢了,一身衣服而已,又算什么呢?

        今天是大年三十。

        按照惯例,白洵他们一家,都是要去老爷子那里过年的。

        拿起准备好的东西,然后一家人就上了张慧的那辆宾利。

        毕竟是大过年的,司机也是人,张慧早就打发他回去跟家人团聚去了。

        年三十下午的京城,大街上空荡荡的,几乎都看不到什么人影。

        一个上千万人口的都市,这会儿,京漂们都已经各自回家过年去了,所以就显得冷清了不少。

        平日里堵得要命的交通,这会儿也是变得无比顺畅起来。

        别看是老妈的车,但白洵平日里摸这辆车的机会还真不多,不过给白洵的感觉,这宾利虽然更贵气,但开起来的感觉,比自己的卡宴或者是总裁,实在是差远了。

        没用多少时间,就到了老爷子家的院门外。

        跟城区比起来,像老爷子这种胡同串子里,显然过节的气氛要更加浓郁一些。

        家家户户都换上了新的对联,大红灯笼早早的就点了起来,仿佛就连光都变成了红色,一派喜庆的气氛。

        不时能看到有孩子在那里笑着跑着经过,这让白洵禁不住又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过年的那种感觉。

        提着东西,直接进了老爷子的院门。

        门口那里的警卫,即便是在过年这样的日子里,也是坚守着自己的岗位。

        过了二门,穿过内院,远远的就听到了正房里传来的一片笑声。

        “爸、妈~”

        还没踏进正房门口,白大庆就已经吆呵了起来。

        紧接着,白洵就看到了,大姑跟大姑父的身影。

        大姑就不用说了,大姑父刘文成,华组部三局当局长,副部级的干部。

        按理来说,大姑应该是要跟大姑父一起去姑父那边过年的。

        但一来大姑父家里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二来哦,他现在能够在仕途上有今天的地位,全靠着老爷子扶持,所以在他们家,一向都是大姑更强势些,年年也都是在老爷子这边过年。

        “姑、姑父~”白洵赶紧跟他们打招呼。

        大姑先是跟白大庆以及张慧招呼了两声,这才看向白洵和白诺:“小洵和小诺来了啊,快点儿进来吧。”

        同时上下打量了白诺一番:“小诺这是出落的越来越水灵啊,不知道将来便宜哪家小伙子,怎么样,现在有对象了没?”

        平日里总是睿智淡定的白诺,这会儿也是有几分狼狈,果然,催婚是每个适龄男女青年春节回家时所逃避不了的问题。

        白洵在一边暗乐不已。

        到了里屋,就看到爷爷奶奶,正在炕上逗着一个小孩,边上还有穿着潮流的一男一女。

        男的挺拔,看起来玉树临风,一脸儒雅正气,正是白洵的表哥,大姑的儿子刘岩。

        一边那个比他矮上一头,虽然漂亮,却又有几分小巧玲珑的漂亮女士,便是白洵的表嫂了。

        “哥、嫂子!”

        白洵和白诺先是跟爷爷奶奶问候过,又陆续跟刘岩一家打着招呼。

        刘岩跟他妻子同样也跟白洵白诺招呼着。

        刘岩从炕上下来,拉着白洵就走出了屋,就好像白洵的到来,让他如蒙大赦一样。

        “来一根?”

        掏出一盒烟,递到白洵的面前。

        白洵摇摇头拒绝后,他自己便弹出一根来叼在嘴上,点燃了。

        动作倒是蛮帅气的。

        这家伙看起来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大多数人都给他这副君子般的儒雅模样给骗过了,事实上,同样也是个花花公子。

        只不过他挺善于伪装的,而且玩的也高端,比起老妈家那边的几个表哥表弟的,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小的时候,白洵也常常跟在他屁股后面玩儿。

        “听说你今年玩的蛮大的啊。”

        刘岩先是深吸了一口,然后慢慢的将烟雾给吐出来,笑着对白洵道。

        他可是从老妈那里听说了,白洵今年又是玩火箭,又是卖手机的。

        想不到当年那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屁孩,这会儿也长大了啊。

        而且,玩的这些东西,连刘岩都有点自愧不如。

        “就是瞎玩呗。”白洵对刘岩还是颇为亲切的,小的时候,他就是他们家的孩子头,没少带着他和李茱上房爬树,各种捣蛋。

        至于李茉跟白诺,她们两个可是别人家的孩子,从来就不参与到他们这个圈子里。

        “你呢?海关上的活儿,蛮滋润的吧。”白洵笑着问道。

        前几年,眼看着刘岩年纪不小了,大姑就托人把他安排进了海关,想要让他收收性子,总不能一直混着不是。

        “还成,就是吧,你嫂子也在哪儿,想打口食儿都得藏着掖着的,心累……”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岩满脸的郁闷,明明身边那么多的鲜花,却只能看不能摘,难受……

        今日第二更,求收藏,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