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从神父开始克苏鲁在线阅读 - 203.神的权柄(4000)

203.神的权柄(4000)

        众多石族人猛然瞪大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火光中的俊美男子。

        就连身边危险的异石虫,都暂时抛在脑后。

        源自血脉中的某种物质,令他们不自觉做出这样的行动。

        崇拜、尊敬,甚至是……臣服!

        这些情绪一齐从石族人的心底冒了出来。

        甚至面对石族族长时,人们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仿佛,那个男人是他们所有人的……神祇!

        石族人的一切,都源自于祂的馈赠。

        主宰他们的性命,支配他们的行为,掌控他们的灵魂……本就是理所应当、无需怀疑的事情。

        有些石族人更是想跪倒在他的面前,以表示这份澎湃的心情。

        娜娜的美目已然呆滞,心神完全被安乐所夺去。

        身为石族的大祭司,眼下石族信仰最坚定、虔诚的人,她当然能够认出,那是属于异石神的气息!

        不,那远远不只是沾染上气息的程度。

        简直就像是……

        异石神,借助安乐这一载体,降临在了此地。

        而这种情况,娜娜不要说是亲眼见过,就连听都没有听过。

        在大祭司历代传承的知识中,也从未有过这种事迹的记录。

        神迹!

        这便是神迹!

        有晶莹的泪水从娜娜的眼角滑落,可她却浑然不觉,更不会在意。

        这名女子只是目不转睛的凝视着身边的安乐,脸上带着痴迷幸福的微笑。

        好似能多注视一秒都是莫大的荣幸。

        哪怕叫她当场死去,也已经没有遗憾。

        不过,事实和娜娜所理解的“神降”有一定的差距。

        安乐仍具有自身的意识,只是在方才交流的过程中,获取了祂的力量。

        或者说……

        权柄!

        掌控异石的权柄。

        他原本与异石神交流的目的,只是想借助祂的力量,寻找到那伟大奇物的所在。

        然而似乎是发生了某种异变,也可能是【伪信者之壳】的效果好过了头,最终造成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在安乐的感知中,那团光辉构成的身影竟是意外的慷慨,将这份权柄赐下。

        好在,这个结果并不算坏。

        远处,可怕而强大的异石虫王们,同样死死的盯着这个方向。

        准确来说,不只是虫王,而是所有的异石虫。

        它们也全都像石族人一样,无比在意此时的安乐,无暇顾及身边触手可及的猎物。

        有相当一部分异石虫,在穿越火焰时停下了脚步,因此被烧成焦炭。

        虫王们的复眼中,闪过人性化的疑惑、惊讶,和一抹真实存在的恐惧。

        然而。

        一种从未有过的渴求,也正像是黏液一样疯狂分泌。

        不可遏制的占据了异石虫们本就不大的脑子。

        不论是丰富的异石,还是新鲜的血肉,都无法给予它们这样强烈疯狂的渴望。

        有两只虫王的腹部剧烈震颤,发出喑哑怪诞的嘶鸣。

        随后,开始冲锋!

        比起先前那如同猫戏老鼠般的轻松、戏谑,现在的它们,才真正进入了最凶残的狩猎状态。

        它们的躯体格外庞大,甲壳上生长着漆黑锋利的倒刺,狰狞可怖,能轻易划开血肉骨骼。

        当虫王奔跑起来,就好像是在公路上飞驰的泥头车,能碾碎所有障碍。

        异石构成的地面被划出深深的沟壑,声音刺耳难听。

        一部分石族人这才如梦方醒,连忙从它们冲锋的路径上避开。

        那绝不是他们能阻碍的势头!

        石族人虽不畏惧牺牲,可也不愿进行无意义的牺牲。

        即便他们从安乐身上感到异石神的气息,但是在方才的战斗中,异石虫王的强大实力,以及死伤的族人,还是给人们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更不要说,这可是足足六只虫王!

        众人心底都不免升起担忧——这个男人,真的能战胜它们吗?

        唯有娜娜的想法坚定不移。

        不管这些异石虫有多可怕,又怎么会是祂的对手呢?

        “咔嚓!”

        先前那只敏捷型的虫王,已经被挤压得只剩一个人类的大小。

        和单纯的、物理性质上的挤压不同。

        这是一种更本源的改变。

        将异石虫的甲壳、体内的血液,转变为异石!

        异石虫本来就和异石密不可分,不管是食物,还是它们诞生的源头,都和异石息息相关。

        其身体,也始终具备一部分异石的特性。

        越是强大的虫子,体内异石的含量便越高。

        而对掌握异石权柄的安乐来说,它们,只是蝼蚁罢了。

        安乐松开手,已经变为异石的虫王掉落在地上,传出一声脆响。

        它的身躯被挤压缩小了数倍,面容凝固在生前痛苦扭曲的瞬间。

        安乐像是这时才注意到,那两只如同卡车般袭来的虫王。

        他抬眼看去,神色淡然,表情毫无变化,口中轻声说道。

        “止步。”

        砰!

        两只虫王前冲的势头猛然一顿,像是撞上了一面无形的墙壁,其冲撞的力量之猛,似乎连地面都因此震颤。

        可那面无形的墙壁,却好像比任何一种金属都要坚硬,没有因此破碎。

        相反的。

        在这股巨力的反冲下,其中一只虫王,它身上最大的一根锋利倒刺,径直被折断。

        甚至深深的刺进了它自己的体内。

        黄绿色的粘稠血液,喷溅而出,“嗤嗤”的将地面腐蚀出一个个小洞。

        一般的昆虫没有痛觉,但是异石虫显然不属于“一般”的行列。

        它甚至能拥有情绪、智力,会感到痛楚,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这股剧痛之下,虫王的身体猛烈抽动着,背后不发达的翅膀不断扇动,在地面上翻滚。

        它的腹部颤动,痛苦的鸣响有如孩童的哭泣。

        其姿态,像极了被蛛网束缚住的、垂死挣扎的飞蛾。

        不过是被放大了数倍,且丑陋上数倍而已。

        安乐的视线冷淡的从它身上扫过。

        “太吵了。”

        下一瞬,嘈杂纷乱的鸣响便因此消失。

        虫王的腹部发声器官,在快速的石质化,变为和异石相似的存在。

        这只是一个开始。

        从腹部开始,虫王的全身都在飞快的异石化,要形容这种速度有多快的话,就请想象在房间里打开某些“学习资料”的高中生,忽然听见房门即将被推开的声音,把屏幕切换到桌面的情形吧。

        被自己的倒刺刺入身躯的虫王,挣扎的力道渐渐消失,生命力从它的身躯中流逝。

        和它一起那只虫王,亲眼目睹这样的画面。

        它贫瘠的大脑,很难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可难以名状的恐惧,还是如浪潮般翻腾涌起,一度压过了它心中贪婪的渴求。

        只是另一方面,虫王仅存的理性也告诉它——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它所能做的,只是冲刺到底而已。

        正当这只虫王决定拼死一搏之时,它脑中忽然冒出某种预感,冰寒几乎渗透了全身,于是它抬起头……

        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已经来到它的头顶!

        ******

        “咔嚓!”

        安乐以随手把一个易拉罐按瘪然后丢掉的态度,将这只变成异石雕像的虫子扔在地上。

        然后,他转头看向剩下的异石虫们,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该下一个了。”

        在所有异石虫看来,这个人类仿佛已经不再属于人类的范畴,而变为了一种超越它们理解的存在。

        它们的反抗、攻击,只是徒劳而已。

        对方那娇小的身体,却充斥着令异石虫们颤栗、畏惧的力量。

        冰冷的恐怖降临。

        正如它们刚才对石族人所做的一样。

        剩下的四只虫王,凶狠的瞪着安乐,锋利的口器不断开合,想借此威慑对方,或者是……掩饰自身的恐慌?

        它们准备发起最后的袭击,一起向安乐冲去。

        然而,其中有一只。

        在同伴冲锋的同时,却是毫不犹豫的冲天而起,向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它居然……逃跑了?!

        安乐将目光落在它身上,露出饶有兴致的笑容。

        像是给他增添了些许难得的乐趣。

        “下来!”

        话语在此时具备了神秘的力量,在空气中延伸。

        天空中的异石虫身形一滞,好似折翼的鸟儿一般从天空坠落。

        在这份权柄的加持下,安乐暂时达到了传说中的境界——言出法随。

        那只虫子狠狠砸在了地面上,外壳碎裂,液体从裂缝中渗出。

        异石也同样在侵蚀它的身躯。

        安乐用相同的方式,如法炮制了剩下的异石虫王。

        等到它们都变为异石,石族人都忍不住欢呼时,安乐却仍没有放松下来。

        石伊她们没能察觉到,可他却能感知到,还有一个大家伙,正在注视着他!

        “咔!咔咔!”

        接连不断的崩碎声,从地下传出。

        与之而来的,还有极其剧烈的震动。

        这种变故,立刻冲散了石族人的喜悦。

        他们再怎么迟钝,也能反映过来——事情,还不算完!

        “散开!马上散开!”

        安乐的意志伴随声音一起扩散开来。

        事到如今,没有石族人会怀疑他的判断。

        他们纷纷四散开来,远离震动的核心区域。

        不少没能及时逃离、不慎跌倒的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牵引他们的身躯,帮助他们摆脱险境。

        石族人们愈发感激的看向安乐。

        可突然,莫大的危机感,笼罩在场所有人的内心,好似一只阴冷的大手,攥住他们的心脏。

        石族战车连接在一起的平台,从中心位置隆起。

        在无可抵挡的巨力下,异石先是变形,随后持续碎裂。

        一个庞然大物,破开这层平台和荒原的泥土,从地底钻出!

        随着异石的崩解,尖锐的鸣响直接席卷而来。

        石伊、娜娜……还有石族的幸存者们,齐齐停下了所有动作,只觉得浑身上下有蚂蚁在爬,大脑剧痛,无数的恐怖幻象涌入眼前。

        石伊勉强抬起头,看向那火光下的身躯,却猛地痛呼一声,张开嘴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而在她眼中,这些鲜血跳动、扭曲这散发出阵阵腥臭,宛如死人的血肉。

        “异石!”

        “异石族!”

        被火光映照出相貌的庞大之物竟是吐出了人类的语言。

        只是那声音似男似女,好似许多个人叠加在一起,带着怪诞的颤音。

        它昂然的抬起头,甩开附着在身躯上的泥土。

        这是一只异石虫。

        可却和石族人所见过的任何一只异石虫都不同。

        它至少有二十多米高,因为仍有一部分躯体埋在泥土里,这还不是它的全貌。

        之前三米高的虫王,和它相比,只是一个小玩具。

        而除去这一点外,它还长着无数只各异的复眼,大大小小,毫不均匀的遍布在身体的各处。

        不,不只是复眼。

        准确来说,是昆虫身上各种部位,都以可怕的数量,生长在它的体表。

        数以万计的触足、口器,活跃的蠕动、扭曲,在火光下起舞。

        那些活动的节肢,居然还在高速生长,从原本纠缠在一起的状态,逐渐展开、绽放。

        如果说。

        每一只异石虫,都是将数种昆虫的特征拼接在一起构成的生物。

        那么眼下这一只,则是囊括了所有虫子的特征,以荒谬的姿态胡乱凑成的畸变体。

        光是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混乱、无序、恐怖的代名词!

        而在看见它这幅尊荣的瞬间,在场所有石族人都有一种身体、思维开始失控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体内、心中,有什么怪物要正挣脱出来,撕开他们的躯壳,吞噬他们的血肉,将他们取而代之。

        它已经不再是一种生物,而是一种行走的恐怖!

        娜娜只瞄了一眼,就猛地低下头,不敢多看。

        可即便如此,她仿佛还是陷入了那万千条触足的包围中,被无数的口器啃噬。

        粘腻、令人作呕的痛感几乎已经浮现。

        ‘亵渎!这是对异石神的亵渎!’

        娜娜心里想着,努力看向安乐,企图以那种美好的气息,冲淡这份厌恶感。

        ‘这才是真正的异石虫王。’

        ‘恐怕,也是所有异石虫诞生的根源。’

        安乐则是在心底轻声自语。

        且不出意外的,将其化为异石的能力无法生效。

        ‘既然如此,就试试这招吧。’

        周遭所有的异石,在巨大的吸引力下集中,依附在安乐的体表。

        并且以极快的速度扩张。

        一件从未有过的异石战甲,正在构建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