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其他小说 - 罗十六民间诡闻实录在线阅读 - 第1087章 封恶尸

第1087章 封恶尸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月华星辉之下,万道银光爆射而出。

        黄皮子的惨叫,仿佛是给徐白皮送终的哀乐。

        最终没有一个黄皮子逃出了广场,全部都被柳家道士剿灭。

        至于那口黑棺,在徐白皮惨叫结束之后,更是没有了丝毫的动静。

        只不过,黑棺渗透出来的冷意太强烈,完全不像是已然平息的模样。

        陈瞎子已经彻底萎靡下来,几乎不能动弹。

        我如今的状况也很糟糕,柳昱咒用银针飞速地在我胸口刺了几下,勉强给我止住了血,可插在锁骨位置的烟枪却不敢拔下来。

        那伤口太大,一旦拔下来,恐怕我就得出血丧命……

        稍微缓了一会儿之后,我说话倒是顺畅了一些,我告诉柳昱咒,这棺材先不敢碰,徐白皮小腹的位置被我搅烂了,不晓得里面尸丹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碎了。

        如果尸丹没碎掉,又被恶尸拿了回去,这羽化恶尸才是最难对付的东西……

        柳昱咒却皱眉,问我那要怎么处理?

        我挣脱开了柳昱咒的搀扶,让他把我放下。

        我这会儿已经没有力气站着,只是勉强的坐在地上,完全靠着意志力维持平衡。

        我拿出地支笔和天干砚,放了食指的血,又混了一些被刺穿锁骨位置流出来的血,最后我用这些血画符。

        这一次我画的不是道士的符文,也不是简单的镇煞符,而是风水术里的一种葬符,名为车輪影孙葬符。

        这种符是一种封葬法,当然比不上五帝封葬符的强横,却也绝对不弱。

        属于葬前定凶尸的特殊符篆。

        更关键的是,现在我也画不出来五帝封葬符了。

        在符篆之下,我还写了一道盖棺封钉口诀之中的第二诀。

        诀法为:“一封天官赐福,二封地府安康,三封生人长寿,四封百煞潜消,五封子孙世代荣昌。”

        写完诀法之后,我又用一张细麻抄纸写了一封死人信,信上所写的话,意思很简单,差不多就是我晓得他来自于红河,我知道他为什么背井离乡,我知道他求恶是要做什么。

        他若是想要报仇,就不要反抗我们。

        将死人信写完之后,我勉强摸出来打火机,口中呢喃着神婆咒法,接着将死人信点燃。

        死人信在我注视之下,逐渐烧成了漆黑的粉末。

        隐约之间,我似乎都看到那棺材旁边,斜着杵着一个断了胳膊的人影,它在直勾勾地看着我,漆黑如墨的眼珠,就如同深渊一般。

        可那就只是一瞬间,一闪而逝,棺材旁哪儿有什么人?除了污浊漆黑的血,便再无其他。

        恶尸求恶,除了报仇便没有其他的神志思维,我死人信上写知晓他求恶,那话语引导也是如此。

        他接了死人信,便令我松了一大口气。

        我让柳昱咒先将我画的符贴上去,再用定罗盘压符。

        说话之间,我挣扎着取下来定罗盘。

        柳昱咒按照我说的去做了。

        当罗盘和符一起压下之后,明显,棺材渗透出的那股子冷意瞬间就消散了很多。

        这期间,柳家那些道士们也在朝着我们靠近。

        何老太也到了我身旁,她的那双苍老浑浊的眼睛,担忧地看着我。

        我觉得视线略有模糊,始终是意志力撑到了头,身体缓慢地朝着后方仰倒。

        何老太来搀扶我,我勉强没有倒下,双目怔怔地看着夜空。

        星光变得微弱起来。

        月光,也开始愈发暗淡。

        黑夜很长,长到我们这么多人,用尽浑身解数,制服了徐白皮之后,才堪堪消散。

        若是天亮的早一些,对于徐白皮也有几分压制。

        令我茫然不解的是,意识中却忽然回想到徐白皮临最后转头那个画面。

        他说了孙女婿,又说了两个好字……

        他肯定不会说,看到陈瞎子靠近,晓得陈瞎子要他命这是好事儿。

        那他想要说什么?!为什么又变了态度语气?!

        他……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也不是我杀他,他是让我好好去对徐诗雨吗?!

        脑中的思绪一瞬间成了乱麻一片。

        徐白皮之恶,对于徐诗雨也是冷漠无情,不过却没杀她,还想要我们有孩子之后被他教养。

        他想要将徐家传递下去,或许,只是将徐诗雨当成了延续徐家血脉的工具。

        就像是当时羌族,想要圈养杨兴一般?

        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测了……

        我脑中想着想着,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恍惚之间,我好似看到了徐诗雨……又好似看到了奶奶。

        不过我还想睁眼,却怎么都睁不开了。

        意识彻底地陷入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