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95章 老曹的演技

第95章 老曹的演技

        杨珍好说歹说也算是家学渊源,毕竟,他爹杨俊也是算是久经战阵的将军,他爷爷杨洪更是镇压宣府的主,使蒙古不敢南下而牧马!

        更重要的是,是老太师让他来的,这就让朱见深的心里很是欢快。

        这才是一个老太师对于太子应该做的事嘛,你看看那于谦、王文都干的叫啥帝师的事么?

        很是满意的点点头,朱见深矜持的说道:“杨公子那就先在孤的随侍营待段时间,过两天,再去幼军,如何?”

        杨珍那叫一个高兴。

        去不去幼军的,或者在不在随侍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紧跟皇太子的脚步,为大明王朝的繁荣昌盛尽一分自己的力量。

        “好,末将一切都听殿下的!”

        朱见深有点心虚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很是沉稳的说道:“一切都听朝廷的,听陛下的,什么叫听我的?我能干啥啊,我也就是能帮你们解决一下后顾之忧,粮草、军备军械、饷银还有你们一家老小的安顿,我能做的还很少。你们是为国出力,孤忝为皇太子,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朱见深走了,只剩下杨珍站在那里,一时间没有想明白刚才朱见深的话——这军队,解决了粮草、军备军械、饷银还有一家老小的后顾之忧,这还有啥?

        这叫能做的还很少?

        “世子来东宫,不知道昌平侯爷知道不知道呢?这要是昌平侯爷不同意,您这是把我们家殿下架火上烤啊!”

        老曹很是一脸不忿的样子,站在杨珍的面前,略带挑衅的说道。

        杨珍当然知道这个曹大太监的侄子,跟在皇太子身边已经不短的时间了,应该是最早跟在太子身边的心腹,心中更清楚,身为武将,两人本身就有天然不可调和的矛盾,就算是自己让步,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难道他还是奢望这曹斌能给自己说什么好话?

        “出身将门之家,我杨珍自然是要学习祖父,富贵马上取,再说了,这大明朝四方不靖,正是我辈大展身手的时候,难道昌平侯不是我大明的昌平侯?曹将军这般问,不如回去问问曹公公,如何让你跟了太子……”

        “乘早在皇城守门养老不香么?”

        说完这话,杨珍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兴致勃勃的走了,只剩下曹斌狠狠的跺了一脚青石路面,然后急匆匆的向着东宫太子府追去。

        “殿下,殿下……”

        “您,慢点啊,等等老曹,咱老曹有心里话要跟您说啊……”

        曹斌很是快的赶上朱见深,毕竟,朱见深还没长大,一个小短腿能跑多快?

        朱见深背手而立,犹如被爷爷带大的娃儿一样,笑眯眯的看着跑过来的曹斌,很是有几分玩味儿的问道:“哦,老曹啊,你找孤做什么啊?”

        做啥?

        要官啊!

        再不向组织靠拢,自己可就什么都晚了,晚一步,那就是步步晚!

        “殿下,末将要去幼军!”

        “殿下,咱老曹错了,咱认错挨打,这没一点怨气的,但是,幼军你要不让我去,那可不行!”

        曹斌很是光棍的说道,同时他自认为自己最大的错误其实是小看了太子殿下,殿下好心好意的给你兵法,你拿着,学就是了,哪那么做废话啊!

        那可是人民上仙传下来的,自家太子殿下都被苏峰那帮工匠给恭维坏了,怎么可能听得进去自己那种反驳?

        所以,只要自己顺着太子殿下的意思,想必太子殿下还是给自己一点面子的!

        “还有您上次给咱老曹的兵法,咱老曹想了想,那是无上的伟大人民上仙传下来的,咱不该怀疑,这是我的错,但是,咱也充分认识到了错误,以后一定好好学习,求殿下再给咱老曹一次机会!”

        “放心,殿下,这以后,只要殿下您说往西,咱老曹绝对不往东,您要说打狗,咱老曹绝对不撵鸡,您要说让咱老曹绣花习字,咱老曹也认了!”

        “殿下啊,你要干啥,咱老曹都认了,你可不能不理咱啊……”

        说着这曹斌就要哭着、抹着鼻涕就往朱见深面前跪,好在朱见深看到对方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早就有个预防,急忙往后跳了两跳,退后几步,躲过这一劫。

        “老曹,你这是干什么啊,你看看你那张脸,你好意思一哭二闹啊,那要是小郎不同意,你是不是还要上吊啊?”

        迎面走来的万贞儿很是没好气的说道。一句话就把曹斌给扇一边去了,然后很是温柔的帮朱见深扫了一下身上有或者没有的尘土,拉住朱见深的手就说道:“小郎累了吧,我让人给你准备了凉茶,走……”

        朱见深自然是乐的看到曹斌吃瘪啊,你可以看不起我,毕竟我这个太子也不算是有权势,但是你不能看不起我前世那个信仰坚定的爷爷留给自己的神书!

        哼,土法土法,谁要真把土法当土鳖,那才是真正的瘪犊子呢!

        “太子,太子殿下,殿下……”

        曹斌那哭的叫一个撕心裂肺,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现自己多年养大的儿子是别人家的种呢。

        “您可不能走啊,您可得给咱老曹做主啊……”

        “您这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咱这一身肉它真的不适合当侍卫啊……”

        “咱老曹要去幼军,他杨家的小兔崽子都能去,咱老曹为啥不能去……”

        朱见深听着听着却发现曹斌不说话了,不由得有些纳闷,便转过头看去——

        “噗嗤……哈哈哈……”

        原来不知道什么原因,那杨珍竟然又拐回来了,正俩眼瞪着曹斌,似乎有夺妻之恨似的!

        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朱见深急忙说道:“你只要摆平他,你就可以去幼军了,他给你做副将!”

        说完留下两个凌乱的人,面面相觑!

        这算是什么事啊!

        我咋摆平啊?

        伟大的人民上仙,求求你,救救咱老曹吧,咱老曹真的没什么坏心眼啊!真没其他想法啊,就是顺口一说啊……

        咱老曹这么跟杨世子说,他能信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