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80章 咋还急眼了呢

第80章 咋还急眼了呢

        万岁爷和皇爷的称呼一样吗?

        一样!

        也不一样!

        比如外臣们称呼皇帝无论怎么说,都是陛下或者圣上。而不会用万岁爷,更加不会用皇爷。可对于内臣来说,万岁爷和皇爷的称呼是一样的,但代表的意义则不一样!

        按理说,刘永诚和曹吉祥,包括兴安、王诚,在宫内资历深,历经几朝,称呼景泰帝朱祁钰一句万岁爷便算是了不起了。

        毕竟他们王振,算是太上皇朱祁镇的家奴,伴着长大,称呼一声皇爷,这便是身份的认同。

        至于他们,如果要真喊,可以喊永乐帝皇爷,可以喊洪熙帝皇爷,可以喊宣德帝皇爷,至于朱祁镇朱祁钰,这个辈分和身份就有点低了。

        毕竟,刘永诚十二岁时入内廷为宦官,为人忠谨,擅长骑射,屡次扈从明成祖北征,皆任偏将。明宣宗时,协助平定汉王朱高煦之乱。明英宗时,与左都督马亮等帅师征兀良哈,并奉命监镇甘凉,鏖战沙漠,屡有战功。

        到现在历事成祖、仁宗、宣宗、英宗、代宗,这是多少年?

        你景泰帝朱祁钰在人家面前也不过是个娃娃而已。

        但现在他跪在地上,喊自己皇爷,这不是一个称呼,而是一种认同。

        一时间,景泰帝朱祁钰也有些感怀,红着眼,差点就落泪,起身急忙上前,把刘永诚给扶起来,君臣二人相顾无言,差点无疑凝噎。

        一个是太难了,一个是觉得你太难了。

        这一刻,两人的心就像是连到了一起,带着丝丝的电火花,荡漾在四目相对之中。

        “皇爷,您也不要太操劳了,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我皇明春税未到,国库又空虚,实在不宜大动干戈,皇爷体谅下属,心愿伤亡减少,这是大明将兵之福,可如果说要动用皇爷内帑,这怕是有损国家体统!”

        刘永诚泪流满面,好歹也是六十多的人,虽然因为武将出身的缘故,身体还算是魁梧,可跪在地上的样子,还是让人觉得有几分可怜。

        这是一位大功于国的功臣。

        景泰帝朱祁钰把他扶起来,很是认真的说道:“刘大伴不必如此,朕为天子,这都是朕应该做的,只是苦了您,这几年困禁在京城,是朕的不对,只是,朕也只能靠你来掌控十团营……”

        刘永诚的脸色更加的有些难看,本身就有些丑的容貌,这因为皱眉困苦更加显得让人不忍直视,可景泰帝朱祁钰这个时候却丝毫没有嫌弃他,而是把他领到一旁,安顿他坐下,自己才坐到一旁,缓缓的说道:“国家至此,朕也是没脸去见祖宗,只能是多做一点,便希望好一点……”

        “皇爷,奴婢这里还有些钱财,御马监的望远镜,奴婢一手来办……”

        一个皇爷,一个刘大伴,这便是确定了主仆。

        这大约是景泰帝朱祁钰在皇宫这些太监里面最为有实力的主了。既然要维护那就要维护到底,景泰帝朱祁钰更不是舍不得脸面的人,不然,当然也不会为了册立自己亲儿子为皇太子而给大臣们行贿了。

        “刘大伴不当如此,朕……朕虽然没钱,可这脸面也还是值点东西的,朕这就写个条子,你去找深哥儿,他不会收你钱的……”

        景泰帝朱祁钰的脸上也是带着苦涩,就像是自己多么的难,自己不得不为之的难为情。

        “皇爷,奴婢真的有钱!”

        刘永诚知道皇太子朱见深不过是景泰帝朱祁钰的过度太子,两个人关系算不上多么好,这么让皇帝舍得脸,的确不好,有失去君威!

        “别,你的钱,是你的,朕,不能用……”

        景泰帝朱祁钰摆摆手,很是难的低下头,缓缓的说道:“那小兔崽子正等着朕跟他低头呢,这脸,朕还是有的,你去吧,早去,别让武清侯和安远侯给占了先……”

        “朕能真正依靠的也只有御马监了……”

        刘永诚老爷子只好走了,带着满心的苦涩还有几分难受,自觉得自己让皇爷难看了,可皇爷的话又让他感觉到沉甸甸的……

        咱们太监,什么时候这么让大明的皇帝这般待遇了?

        士为知己死,咱家当太监的虽然没卵子,可也是爷们!

        刘永诚走了,景泰帝朱祁钰这才揉揉自己那有点僵硬的脸,心中不由的再想这个问题,那小兔崽子有没有体会到圣意呢?

        那望远镜是真的有用,可也真的是贵!

        二百两一个,就算是他给自己打个折,按照生产价格给自己,那也是一百五十两一个呢,太贵了……

        不过,想想那个小兔崽子用自己的四千两白银挣了一百多万两,又不由的感慨,自己还是太穷了……

        要不要给那个可爱的、亲爱的、聪明的侄子来点压力,让他再多挣点钱?

        这回,朕一定参股,谁来了也不好使!

        而且必须至少占他五成干股!

        他一个小娃娃,又是太子,要么多钱干啥啊?这不是容易把孩子给惯坏嘛!

        景泰帝朱祁钰打的注意挺好,可到了朱见深这里就有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了,你一个纸条就要我白给你望远镜,你想啥呢,啥时候皇帝也学会了打白条了?

        “刘公公,这有点不合规矩啊,哪有要东西不给钱的,这不是吃白食么?”朱见深装作很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到,在他看来,这就是自己的一个策略,毕竟,那你白拿我东西,还不许我抱怨两句了?

        可谁知道,听到朱见深这般说,刘永诚竟然脸色一变,铁青铁青的,站起来,指着朱见深说道:“殿下这是打算要抗旨么……”

        呃,抗旨?

        你当我刚刚穿越来么?

        你当我大明是满清么?

        这特么要是能算圣旨,我把它吃了!

        不过,朱见深见惯了于谦,见惯了景泰帝、明英宗,也是见惯了那些老油条,显然也看的出来眼前这个老将军是真的生气了。

        心中也本着尊老爱幼的精神,也是站起来,弱弱的说道:“你这,咋还急眼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