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历史小说 - 土法造大明在线阅读 - 第73章 曹公公的生活品质

第73章 曹公公的生活品质

        朱见深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更是无法说明白自己的心,难道他能说他心理年龄大,就喜欢御姐?

        即便如此,自己如何能打消万贞儿对于自己年老之后的归属的担忧?

        唯一的保障可能只有给她一个孩子,可他能给么?

        他想,但是给不了!

        因为他还小!

        年龄,果然是不可逾越的鸿沟,迟早是!

        但朱见深的不知所措跟老曹比起来,那就不是什么大事了,要知道现在的老曹什么都干,身体自然也不虚,可额头上的汗就像是得病的武大郎一样,全是虚汗。

        最终他还是来到了自己叔父大太监曹吉祥的外宅,不能不说,曹斌的运气不错,曹公公今日没在宫里当值,出来了,正有自己的小妾给烫脚。

        闭着眼睛,袅袅的热气升腾而起,遮掩住小妾玲珑的身姿还有漂亮的容貌,只剩下纤细娇嫩的手在按摩自己被热水所泡热的脚,轻重力度合适,让曹公公不由的就想说一声舒服。

        如果没有自家这个侄子在的话,他应该是叫出声了。

        这个时候,只能默默的忍受着滚烫的药水,舒适的按摩力度所带来的冲击,让他的心神陡然升腾起来,犹如飞到九霄云外……

        “叔叔,叔叔……”

        曹斌很是焦急的叫着,要知道,交好朱见深可是自己叔叔的主意,现在这个情况,却是让他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以后自己还应该怎么走……

        这才回过神的曹吉祥缓缓的睁开眼,缓缓的抬起脚,让那小妾用上好的亚麻布擦干净之后,又伺候自己穿上鞋袜,这才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沉声说道:“你今天就不该来,太子殿下已经给你说过了,只是你没有把他当回事!”

        曹斌想了想,没有啊,殿下说过我了么?

        啥时候?

        望着自己侄子那一副转不过弯的样子,曹吉祥叹了一口气的说道:“你从咱家这里那钱请那苏峰苏冲之吃饭,太子殿下怎么说的?”

        这个时候的曹斌忽然想起了太子小娃娃的那句话——

        “没有理由我东宫的人,花费却要曹公公来破费,说出去丢孤的人?再说了,你要记住,你是我东宫的人,就算是兜里没钱,吃不起饭,那也是我东宫来结账,你只要不嫖不赌不抽,我东宫都认了……”

        自己当时只注意自己那个算不算嫖了,似乎还真没有品出来太子殿下的深意,现在让叔叔一说,曹斌才忽然发现,似乎,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脑袋不够用的……

        可那怪我么?

        你们这些文化人,心里的弯弯绕咋这么多呢!

        有事你们直说啊!

        这特么跟打哑谜似得。

        说到这里,他就有点沮丧的站起来,闷闷的说道:“那啥,叔,我回去了……”

        “嗯……”

        曹吉祥轻轻的应了一声,没有说别的,直到那曹斌快要走出堂屋的门,他才说:“你们一家都搬出曹家的那个小胡同吧,以后,咱家这里你也不要来了……”

        曹斌顿了顿,没有回头,一样轻轻的应了一声,继而大步的走出去。

        等到曹斌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一个身影才从后堂缓缓的踱步走出来,一系玄色的书生袍,让这个中年人显得有几分威仪。

        “冯益,你怎么看?”

        冯益一捋自己下巴的胡子,微微一笑,很是稳重的说道:“东翁何必自乱阵脚,现在就算是景泰帝疑心你如何?当初放水那徐有贞许彬等人,难道不是他的口谕?再说了,现在受到怀疑的可不止是东翁您,还有那武清侯,难道他就心安么?”

        曹吉祥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当日谁能想到万岁爷竟然痊愈了?那兴安当日紧随身边,告诉我等万岁爷最多有十日时光,可造化弄人……”

        冯益这个时候眼角流露出一丝精明之色,看了一眼曹吉祥沉声说道:“东翁,怕是这事,兴安公公也被蒙在鼓里呢,正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觉得万岁爷到了那个时候,真的能信任兴安公公?”

        “再说,事后万岁爷可选的王诚公公任东厂都督,而不是兴安公公!”

        听到冯益的话,曹吉祥这才苦笑的说道:“这事,咱家还得找兴安公公聊聊,只是现在这局势……”

        冯益的神色愈发的沉重,压低声音说道:“东翁,若要我说啊,只要东翁外结武清侯,内援刘永诚刘公公,手中紧握着十团营,无论是万岁爷还是太上皇,东翁您都能稳坐钓鱼台……”

        听到这话,曹吉祥的眼中的神色愈发深沉,缓缓的站起来,在正堂之中踱来踱去,许久之后才装作无意,故作轻描淡写的问道:“那你觉得太子如何?”

        冯益眼珠一转,然后一挥手,背在后面轻轻的说道:“东翁,太子殿下无论怎么样,东翁都不可能了,不然,您那五十两的银子东宫那边就不会让曹斌给还回来!”

        说道这里,冯益笑了笑,淡淡的说道:“太子殿下此人聪明,也明白自己的地位,所以现在一心求财,似乎眼中没有权力,但权力这个东西又哪里是你现在不想,就永远不想的?”

        “十岁的孩子只想吃饱喝足,可十五岁的孩子却就想去青楼逛一逛!”

        “二十岁的酸秀才不为五斗米折腰,可二十五岁的老举人就要谋求一职!”

        “人,总要长大的,所以,他的想法会改变的!”

        “再说了,如果万岁爷一直没有龙种,太子殿下又一坐就是五年十年,那东翁觉得万岁爷和皇太子殿下之间还会如现在这般融洽?”

        曹吉祥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皱着眉,深沉的看着冯益,许久之后才淡淡的说道:“冯先生先去休息吧,咱家有些乏了……”

        回到卧室,躺在有暖床丫头保温的被窝里,一招手,小妾如同小猫一样转入其中,伸直了身子,慢慢的贴在曹吉祥的身上。

        人老了,这觉就少,睡不着,就想着做点啥,东摸摸西捏捏的,曹吉祥乐哉乐哉的体会着年青肉体的娇嫩,脑中却在琢磨着冯益的话——

        太子殿下聪明?

        如果真的聪明,又哪里会不明白只求财,很容易就人财两失!

        那么,他这是——

        自污?还是自晦?

        如果要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太子殿下,胸有大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