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混世小农民在线阅读 - 第20章 扣屎盆

第20章 扣屎盆

        趁着外面的慌乱,李默拿起水桶加入了救火之中。

        而此刻这乱糟糟的一团,谁都没有注意到李默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一场莫须有的危机,也在这一场人为的大火之中宣告结束。

        不过大火虽然是结束了,李默可不会让这件事情结束。

        尤其是现在,半个大白村村民都在场的情况下,绝对不能让吴德这孙子好过。

        就在众人朝着孙寡妇嘘寒问暖之际,只见李默一摔水桶。

        下一刻咚的一声脆响,让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李默。

        顿时一个中年男子说道:“李默你小子抽啥风,救火就救火,这火都灭了,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

        “是啊!这火都灭了,大家就不要在这里逗留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

        一群人七嘴八舌,拿起手中的家伙就要回去。

        而此刻李默看了一眼孙寡妇,接着只听他声音极具穿透力的说道。

        “诸位叔叔大伯,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火着的有些蹊跷吗?”

        李默这番话,顿时就如同一个炸弹在众人之中激荡而开。

        甚至于连那些抄起家伙要走的人,一个个也是停下了脚步。

        他们诧异的看向了李默。

        就在此刻,只听有人对着李默道:“李默小侄,饭可以乱吃,但是话不能乱说。这大半夜的,谁会闲着没事来一个寡妇家放火。”

        “就是,就是!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

        一群不知道真相的村民开始讨论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此时吴德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他隐隐觉察到,李默这一切似乎是冲着自己来的。

        “该死!李默这孙子要给我下套!”

        吴德心中明白的很,但是他和他的狐朋狗友却不敢走。

        此时只要不是傻子都清楚,这个时候开溜的话,那绝对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吴德心中开始数落李默祖宗上下十八代,而此刻孙寡妇却是十分配合的接话说道。

        “诸位乡亲,李默小侄这样一说之后,我倒是感觉到了蹊跷。”

        别说,美女的话就是十分的有份量。

        面前李默说同样的话,那是引起一声声疑惑。

        而当孙寡妇这样说的时候,在场的众人却是露出了义愤填膺之色来。

        “孙嫂子,你好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我们乡亲一定为你做主。”

        此刻,一个中年汉子站了出来,他用余光瞄了一眼孙寡妇,脸上浮现出一抹潮红来。

        “对对!我刚才就是听到有人呼喊才出来的,难道是有人要欺负你吗?”

        又一个黝黑的汉子站出来,一副要踢孙寡妇出头的意思。

        这个时候再看东子等人,他们心中后悔的要命。

        此时此刻一个个终于明白寡妇门前是非多是啥意思了。

        “吴哥,这可咋办啊!”

        “是啊吴哥,情况不对我们赶紧溜吧。”

        ……

        几个狐朋狗友开始嘀咕起来。

        “出息!我们是来捉奸的,你们我怕个毛线,真正害怕的应该是那两人才对。”

        此刻吴德心中清楚的很,东子绝对没有看错,偷进孙寡妇屋子的肯定就是李默。

        只不过这个家伙伙同孙寡妇竟然来了一个恶心先告状,把自己等人逼入了极其不利的地位。

        而且一想到孙寡妇可能成了李默的人,吴德就感觉到一阵憋屈,仿佛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生生抢走了一般。

        就在吴德心中绞痛之际,孙寡妇在这一刻脸色变得极其委屈起来。

        她指着吴德等狐朋狗友说道:“就是他们,半夜喝的醉醺醺的敲门欺负我一个寡妇。”

        这话一出之后,直接家在众人之间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吴德这几个家伙什么德行,作为村中的人他们知道的清清楚楚。

        一开始众人忙着救火,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忽略了。

        而现在一想的话,这太蹊跷了。

        吴德距离孙寡妇家很远,他们几个怎么可能比众人来的还快。

        吴德几人一见乡亲这幅神色之后,他立刻扯着喉咙说道。

        “你们别听孙寡妇胡说八道,他分明是偷汉子被我们几个认发现了,我们这是捉奸来的。”

        “呜呜……”

        此刻孙寡妇竟然哭了起来,梨花带雨之间,分外惹人恋爱。

        “乡亲们你们看,我都这样了,他们还血口喷人,说我偷汉子。我孙燕守寡这么多年,可曾做过任何犹如风化的事情。而且,说我偷汉子,你们可有证据。”

        孙寡妇梨花带雨惹人怜爱,但是吴德这几个混蛋却不同了。

        “早就看着几个家伙不是好东西了,乡亲们动手把他们扔出去。”

        李默这时候不落井下石更待何时。

        话音落下之后,李默有着掌心玉瓶的保障,他也不怕什么。

        再说,现在的吴德这几个家伙那是墙倒众人推,已经站在了舆论的风口之上。

        “李默,我日你仙人板板!你就是那个偷人的家伙。”

        吴德心中冤得慌,虽然一开始没按什么好心,但是疑似李默的身影进入孙寡妇家之后,他就改变了注意。

        而现在竟然被人如此冤枉,更主要的还无法辩解,这种憋屈感,使得吴德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喝了点猫尿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吗?大家可以评评理,看看谁才是夜闯孙婶门的人。”

        此时不用李默去说,众人的心中以及有了一个判断。

        李默还有吴德在村中平时的表现,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出来。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多了,伴随着一阵一声声惨叫划破大白村的夜晚,吴德这几个家伙直接丢了半条命。

        这也不怪相亲心狠手辣,吴德这一脉坏事做尽,今天还不容易找到一个借口,不狠狠收拾他一顿的话,那真对不起自己。

        而且夜闯寡妇门也就罢了,还放火少人家院子,这也是众人愤怒的一个重要原因。

        收拾完了吴德等人之后,众人这才缓缓离开。

        而就在李默立刻的时候,他来到孙寡妇身边说道:“那神秘黄瓜的秘密就在我家。”

        其他人没有发现李默还有孙寡妇之间的叫悄悄话,不过吴德却是看了一个清清楚楚。

        只是他被打的实在是有些惨,此刻其已经说不出话来。

        不过他的心中却是如同被交上热油的烈火。

        “李默你这个龟孙子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