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180认识?

180认识?

        朱滔无罪释放的事,说到底还是警队的那个律师不给力,还有警队的证据不够充足,这才让朱滔可以没事的。

        不过事情总要有人负责的吧!所以陈家驹这个倒霉蛋就被拉出来了,就他让沙莲娜不能出庭作证的事为由,雷蒙跟标叔就把这个锅扣在了陈家驹的头上,还因此把他一脚踢到了一个偏僻的警署去,手段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朱滔被放,陈家驹回到中区警署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滚去某个偏僻的警署的时候,前几天接到郝任电话的那人终于想起了这事,然后告诉了一脸丧气的陈家驹这个消息。

        陈家驹也正想有人安慰安慰一下自己呢,就打了个电话给郝任,约他们几个好友出来谈谈心。

        ……

        下班后,郝任三人就一起来到了约好的大排档那里,而陈家驹跟他的女朋友阿美,已经坐在大排档里面等了,桌子上还摆了些酒,脚下也有一两个空的酒瓶,明显陈家驹已经一个人自己开始喝上了。

        “家驹,你喝慢点嘛!你的朋友还没有到呢!”

        阿美在旁边一脸担心的劝说着。

        郝任他们三人来到看见的就是这个画面,看到陈家驹一脸的丧气,郝任就知道事情进展到哪里了,不过他没说什么,只是坐了下去拿起菜单点了一些小炒,然后自己动手倒了杯酒喝了下去,解解渴。

        “家驹,看你好像不太高兴啊!这是怎么了?”

        张大勇也给自己倒了杯,不过他还不知道发生在陈家驹身上的事,看见他这个样子,就开口问了出来。

        “是啊!现在报纸杂志,警讯上都是你的消息,照我看你现在应该就春风得意的时候啊?怎么这副表情?难道是你们中区警署这次不给你升职?”

        马秋坐下看着陈家驹问道,语气里浓浓的羡慕。

        “阿美,家驹这是怎么了?”

        张大勇见陈家驹不说话,就看向了一旁的阿美。

        阿美跟几人也是认识的,陈家驹在交到阿美这个女朋友的时候,就第一时间把她拉来在他们面前炫耀了一番,为此还大吹特吹了好几次呢!

        “我也不知道,他早上还好好的。”阿美摇了摇头。

        “先吃点东西。”

        郝任点的小炒很快就上齐了,他就跟没事人似的,招呼了一声,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一点都不好奇陈家驹为什么会这样。

        吃了几口,再喝了一杯酒后,郝任这才看向了陈家驹,伸手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道。

        “家驹,到是说句话呀!是不是准备升职了就看不起我们这帮朋友了?”

        “升职?呵呵呵――”

        陈家驹这才抬起满脸苦涩的头,自嘲的说道。

        “被撸了还是被发配了?”

        郝任夹了一口菜,不在意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消息传的那么快?”

        陈家驹目瞪口呆的。

        “什么,家驹你不仅不能升职还被这样对待了?”

        马秋听的也是目瞪口呆的。

        “怎么回事啊家驹?”阿美拉着陈家驹的手关心的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陈家驹把自己被贬到偏僻警署的事说了一遍。

        “你们的署长也太过份了吧!就为了这点事就把你给贬了?看来郝任他们说的没错,警队的那帮子高层都不是好东西。”

        马秋为陈家驹打抱不平。

        “你们说什么了?”

        陈家驹听了马秋的话疑惑的看着郝任。

        “我说你就是个被你们中区警署那些高层给推出来的靶子,要是没事的话还好说,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就是最好的背锅对象。

        本来我们是想提醒你一下让你注意一点的,可是联络不到你”

        郝任道罢了罢手,无可奈何的说道。

        “原来你们早就猜到了呀?我就跟个傻子似的被耍得团团转。”

        陈家驹也想到了雷蒙跟标叔的一些举动了,特别是让自己去保护沙莲娜的事,自己当时怎么会这么傻逼呢,被这两只老狐狸忽悠了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要不是郝任现在说穿,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领悟呢!

        “家驹,你别这样子说自己,是那些人太老奸巨猾了。”

        郝任见陈家驹跟个焉了的茄子似的,怕他被打击的一蹶不振,不由的开口安慰道。

        郝任心里想着要不要把陈家驹拉到他的小组里来,不过一想到他的破坏力,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们cid不像重案组,用不着太猛的武力。

        然后又想到了弯仔的重案组,郝任还是暗暗的摇了摇头,天下乌鸦一般黑,弯仔重案组的钟Sir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陈家驹这种没有脑子的货色,到哪都是背锅的料,还是让他待在那个偏僻警署算了,想来那里也没有大事惹上身,现在最要紧的是打消陈家驹还要查朱滔的那个念头才是真的!

        “家驹,我看你心里很不甘心,是不是还想再查朱滔啊?”

        “没错,朱滔这种罪大恶极之人,不把他绳之以法,他还不知道要害多少人呢!”

        陈家驹灌了一口酒后恶狠狠的肯定道。

        “家驹,你现在都不是中区重案组的人了,这事轮不到你插手了吧?”

        “我是警察,只要是打击罪恶,那我就该去做。”

        陈家驹大义凛然的说道,郝任看得出来,他说的是真心话,不过就是这样才让人头疼呢!这种人就是个一根筋,难劝!

        “你不相信中区重案组的那帮前同事?”

        “不是……”

        “既然不是,那你就不要再插手进去,让他们去查也一样的,你不会以为地球没了你就不转了?朱滔没有了你就没人能抓得住他了?”

        郝任激将道。

        “我……”

        陈家驹被郝任给激的说不出话来。

        “还有啊!你最近小心一点,朱滔上次是被你抓的,难免他不会报复你,醒水一点。”

        郝任提醒了一下陈家驹。

        吃饱喝足,众人各回各家,临走前郝任还不放心的对陈家驹跟阿美又提醒了一句。

        “家驹,朱滔的事千万别再插手了,还有,千万要小心他,别被阴了!

        阿美,你也看着点家驹,不要让他乱跑。

        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我们一定会帮你的。”

        严肃的说完后郝任就开着车回了太古城的房子那,不,应该叫作家。

        把车停在了自己的车位,这个车位是带着房子一起入手的。

        然后就准备搭乘电梯上了自己房子所在的楼层。

        不过今天运气不是很好,两部电梯中一部在维修,外面挂着牌子呢!另一部则一直停留在了上面,郝任等了一小会儿还不见它降下来,摇了摇有点酒意的头,不想等了,就到了旁边的步行楼梯那里,打算走楼梯上去,可是想着自己住的12层,郝任就退缩了,回到电梯口,靠着墙坐下点了支烟,慢慢的等了起来。

        慢慢的,5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郝任已经重新点上了第三支烟。

        期间也有人来过,陪着郝任等了一会还不见电梯下来,就去走楼梯了。

        烟抽到一半的时候,这时一个少妇带着一个穿着小洋装的小萝莉哒哒哒的走了过来。

        郝任见有小孩子在场,就连忙按灭了吸了一半的香烟,他可是很清楚二手烟的危害的,要是大人的话也就罢了,郝任才不管呢!但是有小朋友就不一样了,孩子,郝任的心里可是很喜欢的!

        感觉她们两还向这走来,郝任头也不抬的出声提醒了一下。

        “小孩子吸这些烟气对身体不好,你还是带她到旁边去等一下,等烟气散了再过来吧!这部电梯我等了很久了,不差这一会儿。”

        “谢谢!”少妇用好听的嗓音道了声谢,然后就拉着小女孩远离了点。

        虽然看出了这烟是郝任抽的,不过她还是开口感谢了一下,要不是听到郝任这么说,她还不知道原来这烟气是对小孩子有害的呢!

        “妈妈,那个叔叔怎么了?他怎么坐在地上呀?”

        小萝莉好奇的指着瘫坐在地的郝任,对着少妇问道。

        “叔叔可能是累了,所有就坐着休息一下,我们不要打扰他好不好?”

        少妇小声的对着小萝莉解释道。

        “好哒!”

        小萝莉萌哒哒的应道,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只是用她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上下打量着郝任。

        不止是小萝莉在打量着郝任,那个少妇也上下打量着他。

        只是郝任低着个头,她也看不清郝任的样子,不过她能闻到周围飘散着的酒精味,她猜侧郝任可能是喝多了才这么没有形象的坐在地上的,不过她听郝任刚刚说话的时候语句清晰,应该没有多醉,这才是她敢放心的带着女儿继续待在这等楼梯的原因,要是个醉鬼的话,就算是自己住的再高,她也不在这里停留。

        一时间,三人谁也不说话,烟气散开了,不过少妇没有带着小萝莉靠近郝任,就这样静静的等着电梯下行。

        不知道是不是少妇跟小萝莉的运气特别好,等了不到5分钟,电梯就下来了。

        叮――

        电梯门缓缓的向两边打开了。

        少妇带着小萝莉走了过来,在经过郝任的时候少妇停了一下,轻声开口道。

        “先生,电梯来了。”

        “我知道了。”

        郝任动了动,抬起头来,用手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站着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不过当他一坐下来后,精神不好了,力气也小了,还觉得困了很多,特别是在没有香烟加持的情况下,这情况更加的明显,刚刚电梯打开的声音他也听到了,只是还不怎么想动罢了!

        郝任扶着墙站好,少妇跟小萝莉已经走进电梯,正按着按钮不让电梯合上呢!

        郝任用醉眼瞄了瞄,就一摇一摆的向电梯走了过去,走着走着脑子就精神了点,没有那么迷糊了,走路也正常了一些。

        “12楼,谢谢。”

        郝任走到电梯的另一边,对着少妇说道。

        少妇听到郝任的话,关上了电梯门,有些好奇的看向他,要知道少妇也是住的12楼啊!而且住的时间也不短了,这一层一共就6户人家,就算上下班的时间不一样,但总应该能碰上的吧,可是她好像一次都没有见过郝任。

        少妇这一看,好像发现了什么,看向郝任的眼光不再是漫不经心的了,而是变得很认真,紧紧的盯着郝任的那张脸。

        郝任可没有完全迷糊,被少妇这样子明目张胆的看着,他当然发觉了,也抬起头去看是谁在这么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

        “有什么事吗?”

        郝任跟少妇对视着,然后开口问道。

        “没什么,我见你有些面熟,所以想仔细的看看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少妇见郝任看着她,连忙移开了跟郝任对视的目光,微微低了一下头。

        郝任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少妇,年纪应该在30左右,很漂亮,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很温柔贤淑的一个人,只见她烫着个小波浪卷,画着精致的淡妆,身上没见有什么首饰,就无名指那戴着个银白色的婚戒,穿着件碎花连衣裙,裙摆过了膝盖,脚上穿了双米色的高跟鞋,不是很高,三五公分的那种吧!至于有没有穿着丝袜,由于灯光跟喝了酒的问题,郝任到是没有看清楚。

        打量完少妇后,郝任的眼睛就转到了她牵着的小萝莉身上,年纪大约7,8岁,头上扎了一些小辫子,身穿一件白色的小洋装,一双白袜子配黑色的小皮鞋,整个人看上去萌萌哒,让人想掐一把她那肉肉的小脸蛋。

        小萝莉见郝任在看着她,有点害羞的躲在了少妇的屁股后面。

        “我们应该不认识。”

        郝任打量完母女俩后,想了想,记忆里没有她们的身影,要是见过这么漂亮的少妇跟这么可爱的小萝莉的话,他应该会有很深的印象的。

        “那可能是我认错人了吧!”

        少妇用手挽了一下落在脸庞的头发,举止优雅大方的说道。

        “对了,你也是住12层的吗?我怎么都没见过你呢?”

        “哦,我是最近才搬进来的,可能是错过了吧!对了,你住哪间房的呢?”

        郝任听了少妇的话就知道她也是跟他住同一层的了,就随口问了问。

        “我住121的。”

        “那可真巧,我就住你对面,122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