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167卢瑞诏死了

167卢瑞诏死了

        就在他们要出发的时候,法证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报告已经弄好了,让他们自己去取。

        由于法证那边的报告也好了,郝任就先看看法证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不急着找卢瑞诏了,等去法证拿回报告一看,里面一点有用的都没有。

        这时候又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所以拖拖拉拉的到了下午2点多,郝任一行人才来到了卢瑞诏所在的音乐中心,停好车,正准备进去的时候,他们发现不远处围着很多人,他们的神态跟动作很奇怪,有害怕的闭着眼睛的,也有捂着嘴巴的……

        郝任他们一看情况不对劲,就猜到人群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纷纷拿出证件,快步的走了过去,拨开了围观的群众。

        “警察,都围在这里干嘛?发生什么事了?”

        郝任几人费劲的拨开人群后,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原来是一个西装男子死在了地上,地上还溅了很多的血。

        郝任一眼就判断出这西装男子大概是从楼上掉下来的,因为西装男子整个人就跟印在了地上似的。

        “去扣一下救护车跟报警。”

        郝任上前去探了探西装男子的脉搏后对着小棠菜说道。

        小棠菜点了点头就跑去打电话了。

        其实西装男子已经没有了心跳,郝任也摸出来了,只是尽尽人事罢了!

        “这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情况?”

        郝任对着周围的人群问道。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对啊,他是突然间从上面掉下来的。”

        “他的死状可真是吓人啊!”

        “我起码一天吃不下东西!”

        “不止啊!今晚肯定睡不着了!”

        围观群众七嘴八舌的说道,有越说越起劲的迹象。

        郝任看着这一群人都不知道该说他们什么好了,既然害怕就不要围上来看啊!还睡不着?这么多人中就属你看得最津津有味,没好气的瞪了那人一眼之后才继续问道。

        “这是什么人你们有没有人知道?”

        众人齐齐摇头。

        由于掉下的那西装男子是脸着地,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死状很难看了,谁会去翻他的脸来看啊!

        郝任也不意外,没见到郝任也只是上去去摸了摸脉搏,没有动他的身体吗!不是怕破坏什么,纯粹是不想看!

        最先赶到的是附近的巡逻警察,过了会救护车也来了,医护人员下来后把西装男子翻了过来,检查了一番,证实了西装男子已经死亡后就离开了。

        “让警署派法医,法证过来,看看他的死是意外身亡还是被人弄得摔下来的。”

        郝任开口吩咐道。

        已经赶来维持秩序的军装警察朝着郝任点了点头,马上按着呼叫器说了起来。

        其实就算郝任不说,他们也是打算这样做的!

        虽然西装男子的脸摔的有点变形了,不过郝任还是能认得出,这就是他们要过来找的卢瑞诏。

        不止是郝任,小棠菜跟大胡子也认出来了。

        “郝任,好像是卢瑞诏啊?”

        “我看到了,走,上音乐中心去问问。”

        说着郝任就一马当先的向6楼音乐中心去了,边走边想着,这叫什么事,前一天儿子被害了,今天连他这个做爸爸的也死了!到底是巧合呢还有有人故意的!

        音乐中心所处的地方在一座商业大厦里面,虽然也有保安,但是进进出出的也没有什么人来查问,坐着电梯直上6楼。

        “郝任,音乐中心在这边,里面就卢瑞诏跟陈广文两个教学生的老师,还有一个前台兼老板娘,跟她老公,老板娘说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这边他们夫妻俩有一个在就行了。”

        出了电梯后小棠菜就给郝任指了一下路,还跟他说了一下她所了解的情况。

        “咦,那个老板娘不在呀?”

        大胡子看着空无一人的前台皱眉道。

        “去找找,看有没有人在。”

        郝任站在前台那里,翻看着那上面的登记本,头也不抬的说道。

        “是――”

        两人应了声后就分开一个一个房间的敲门了。

        这音乐中心也就三个房间吧,不一会儿,两人就带了一个还有点惊慌男子过来。

        “郝任,都是小孩子,只有这位陈先生在。”

        “陈广文陈先生?”郝任放在没有什么信息的登记本,看着陈广文确认道。

        “我是陈广文,不知道你们突然来找我有什么事呢?”陈广文看着郝任问道,脸上的惊慌也平复了下来。

        “陈先生,你好像有点害怕呀?难道是我的两个伙计吓到你了?你们不是早上才见过的吗?”

        郝任觉得这个陈广文有点不对劲,反应太不正常了,要知道他是见过大胡子跟小棠菜两人的,也知道他们警察的身份,要是没有做什么亏心事的话,有什么好怕的!

        “我正聚精会神的上课呢!他们就突然敲门进来了,我确实被吓了一跳!”

        陈广文解释了一下,拿出手巾擦了擦额头那里并不存在的汗水。

        郝任深深的看了眼陈广文,把他给看得胆战心惊的,略过这个话题,郝任问起了其它的事。

        “怎么没见到老板娘呀?她去哪了?”

        “老板娘中午有点事出去了,就让我跟瑞诏看着点音乐中心,其实这时候没有什么人来这的,所以老板娘才放心让我们两个看着。”

        听到郝任问这个问题,陈广文松了一口气,快速的回答道。

        “对了,你们这次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是不是又问那晚我跟瑞诏出去喝酒的事呀?

        我早上不是才跟你们讲过嘛!我知道的我都跟你们说了呀!”

        陈广文叭叭叭的就说出一大堆话来。

        听到陈广文这么说,郝任三人互相对视了眼,这个陈广文好像还不知道卢瑞诏死了呀?

        “嗯,我们现在来找你就是想跟你了解一下卢瑞诏的情况。”

        郝任不管他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的,没有告诉他卢瑞诏刚刚摔死在楼下的事。

        “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嘛!

        说实话,我跟瑞诏也就是在一起上班而已,而且他来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也就一个多月,我们其实也没有多熟,对他的很多情况我也不是很了解!”

        陈广文有点烦躁的说着。

        “嗯嗯――”郝任认真的听着,不时的点点头,等他说完了之后就问道。

        “我们没找见卢瑞诏,你今天见过他没有?”

        “他没在那间教室吗?”

        陈广文惊讶的指着一间教室道。

        “我进去过,里面就一些孩子,没有卢瑞诏的身影。”

        小棠菜停下笔回答道。

        “他刚刚还在的啊!”

        陈广文喃喃道。

        “他什么时候来的?我们今早来的时候也没见他人啊?”

        小棠菜继续问道。

        “嗯,瑞诏今早是没有来音乐中心,你们也知道他儿子出了这种事,正是伤心的时候,哪里还有心情来上班!不过老板娘见今天的孩子有点多,而我一个人又带不了,就通知了瑞诏回来上班!

        瑞诏也是中午12点多的时候才到的,所以你们没有碰到他。”

        “那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郝任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从中午2点开始一直都在上课。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大概中午2点钟的时候,有个女人来找瑞诏,他们还一起去了天台。”

        陈广文拍了拍脑袋像是突然想起来的样子。

        “那个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呢?”

        郝任问道。

        郝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聂宝言,不会是聂宝言又来找卢瑞诏了吧!郝任心里有点酸。

        “这我就说不上来了,不过那个女人很漂亮,特别是气质,很有知性感,要是让我再见一次那个女人的话,我一定能认出来。”

        陈广文道很肯定。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去天台呢?”小棠菜疑惑的问道,要知道音乐中心只是在6楼,而这座商业大厦可是有9层的,陈广文是怎么知道他们去的天台呢?

        “哦,是这样的,他们坐电梯的时候我回头看了眼,发现电梯是上行的,所以我就猜他们是上了天台了。”陈广文如是说道。

        “那卢瑞诏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的老婆?”

        郝任没有再问关于那个女人的事,转移话题道。

        “瑞诏从来没有跟我提过他老婆的事,我也没问过。”

        陈广文摇了摇头。

        “那麻烦你了,你回去上课吧!”

        郝任打发了陈广文,他觉得这个人的一些举动很可疑,而且说的话也破绽百出,不过现在还不确定卢瑞诏是怎么死的,郝任也就不怎么关注他。

        “走吧,我们上天台看看。”

        三人坐着电梯来到了顶层,天台那里有一扇门,不过没有锁,看来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出入的。

        三人散开搜查,很快的,小棠菜就在一处靠近天台的边缘处的地方高声叫道。

        “你们过来一下,有发现。”

        “什么发现呀?”

        郝任跟大胡子走了过去。

        “你们看,这里有一块地面好像被擦过了,不像旁边的地面那样,那么多灰尘。”

        小棠菜指了指一快略显异样的地面说道。

        郝任看了看,也觉得地面像是被人用脚给扒拉了过的,绕过那地面,郝任向天台的边缘走去,伸头向下望去,看了两眼郝任就把头收了回来,有点高,看的心轻轻的!

        下面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而且郝任还看到人群中有一些穿着白大褂的身影,而救护车刚刚就已经走了,郝任知道应该是法医法证过来了。

        卢瑞诏的尸体就在正下方,卢瑞诏应该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了!

        不过这只是郝任的猜测,至于卢瑞诏是不是真的从这里掉下去的,还是要等法证那些专业人士来看过才行。

        “小棠菜,你下去让法证的人上来这里看看。”

        “好。”

        小棠菜蹬蹬的小跑起来,下去叫人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小棠菜就带着法证部的两人上来了,其中一个正是老熟人家乔了。

        “家乔,你来看看,看这里是不是下面那个死者掉落的地方?”

        郝任招呼了一下,家乔来到郝任的位置,向下看去,然后点了点头说道。

        “应该就是从这个角度掉下去的,不过是不是从这里就要做个验证才知道了。”

        “对了,你们刚才下面上来,法医有说死者是怎么死的吗?是意外还是其它?”

        郝任向家乔打听道。

        “法医那里还没有做出推断,说是要回去详细的验过才行。”

        家乔边说边开始工作。

        郝任得知了想知道的东西了之后,就不再说话了,看着家乔两人忙碌而又细致的收集起这里的一些东西来,像灰尘啊脚印啊这些的。

        “咦?好像有些丝线。”

        家乔小心翼翼的拿着镊子,在围栏那里夹了一点东西放进了封口袋里。

        “好像卢瑞诏身上穿的西装也是这个颜色的吧?”

        郝任不确定是说道,因为丝线有点少,所以不太能看出具体的颜色,不过看得出是深色的,而卢瑞诏身上所穿的正是一套黑色的西装。

        “还不能确定这就是死者身上的,毕竟天台也算是公众地方了,说不定是其它人在之前不小心留下的。”

        小棠菜说道。

        “这个我们会回去化验的,到时候就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你们不用在这里瞎猜。”

        家乔一本正经的说道。

        见没有收集的了,家乔就收队回去了,郝任他们三人当然也跟着一起,不得不说,天台的风还挺大的!

        乘坐电梯来到一楼,郝任没有再跟着家乔一起走出大厦,而是走向了一旁的保安。

        “警察――”

        郝任向着保安出示了一下证件后问道。

        “你们这的监控摄像头能不能正常使用?”郝任指着大门高处点的两个监控摄像头问道

        “能的警官。”

        大厦保安有点拘谨的回答道。

        “那你们的监控室在哪?”

        “就在那边。”

        保安给郝任指了指。

        “这座大厦有后们的吧?”

        “有。”

        “那里有没有装监控摄像头?”

        “也装了一个。”

        “那麻烦你去找一个能做主的人过来,就说我们要拿一些录像带回去。”

        “好的,你等等。”

        说完保安就快跑去找人了。

        其实这个录像带郝任没怎么在意,就现在的这些监控摄像头,没一个清晰的,还有这大厦装监控摄像头的位置,郝任凭着丰富的经验一看就知道安装的位置不太对,很难拍到进出的人脸。

        郝任拿着大厦门口的录像带,带着小棠菜回到了警署,至于大胡子,郝任让他去查查陈广文这个人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