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166新madam上任

166新madam上任

        郝任点烟想了想,开口吩咐道。

        “阿奇,小棠菜,你们去卢海洋上学的那间学校去问问,看看卢海洋在学校有没有跟什么人有什么过节。

        大小华,你们去查一下这个卢瑞诏,了解一下他的情况,还有他那晚不是说跟朋友去喝酒喝到很晚吗?去查,看是不是真的。

        查完了你们就直接下班回家,对了,你们要记得今晚madam王的离别宴,别忘了。”

        “这肯定要记得的,madam王虽然过了今天就不在是我们的头了,不过有免费的饭我们一定会去的。”

        “是啊,我们会准时到的。”

        几人各自回答道,不过都是同一个意思。

        ……

        晚上7点半,如意酒楼。

        madam王在这里请了弯仔全体cid的人来吃饭。

        郝任进来包间的时候madam王还没有到,不过在场的都是熟人朋友跟手下了,打着招呼道。

        “大勇,阿秋,雄哥你们什么来的?居然比我还早!”

        弯仔的cid分为3个小组,一共也就15,6人。

        一组就是郝任正带领的A组,另一组则是madam王亲自管着的B组,张大勇跟马秋就在那组,第三组C组的组长就是这个雄哥了,这位长得五大三粗的,跟陈家驹一个德性的,是被重案组踢到cid来的,原因就是闯祸闯多了,上面又没有人罩着,也没有主角光环!

        “郝任,你小子现在才到呀?除了今晚的madam王,你就是最后一个到的了!排场很大嘛!”

        C组的雄哥开着玩笑道,不过他的语气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在场的众人也知道他说话就是这个样子的,明明是一句玩笑话被他说成了觎虐话,不怪他被人踢走,除了惹祸之外,说话也是一个原因,哪个老大想有这么一个不会说话的手下呀!

        “cid除了madam王,就你我的级别最高,这样算下来我是cid的二号人物了吧?我有这个排面不是应该的吗?雄哥,你是不是也想这样咯?要不你出去再进来一次,你也享受享受这种排面?”

        郝任也开着玩笑回应道。

        “哈哈哈……”

        在场的人都被郝任的话给逗得笑了出来,真的是满堂的欢声笑语呀!

        众人都愉快的聊着天等着今晚的主角到来。

        “郝任,恭喜你啊!在我们那一届里你就是最出色的那个,到了警队之后,我们有些人本来级别都超过你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被你给压了一头。”

        大勇递了支烟给郝任后感慨不已!

        “之前那是让着你们而已!现在知道我这个银哨子不是浪得虚名的了吧?”

        郝任抽着烟臭屁着吹嘘道。

        只有马秋知道郝任的情况,不过他也不揭穿,笑着看着郝任吹,虽然不知道郝任为什么会突然振作不咸鱼了,不过他可不管这么多,能跟在郝任后面捞点汤汤水水的够了。

        “是,你最厉害!”

        张大勇也没有反驳,他也知道郝任以前有多咸鱼,不过他现在的级别是他们那一届最高的,这是无可辩驳的。

        一会儿之后,madam王这个主角终于到场了,跟她一起的还有她老公钟Sir。

        “叫服务员来上菜。”

        madam王吩咐道。

        其中一个人听了起身出去叫人了。

        酒菜马上就上齐了,madam王给自己倒了杯酒,举杯站起来说道。

        “我今天算是正式卸下了在弯仔警署的职位,明天就会有新的madam过来上任。

        我先在这里多谢你们这些年对我的支持,我先干为净。”

        madam王一口气干完了一杯啤酒,然后才接着说道。

        “今晚我就不再啰啰嗦嗦的了,都开始吃开始喝吧!”

        “让我们也敬madam王一杯,祝她在总区步步高升。”

        郝任在madam王坐下后跟着站了起来举杯说道。

        众人也跟着站起来举杯对着madam王异口同声的说道。

        “祝madam王在总区步步高升!”

        “干――”

        madam王和钟Sir也一起站起来跟众人干了这一杯。

        吃吃喝喝到了9点,众人开始散场。

        madam王,钟Sir和郝任一起走了出去。

        “郝任,考虑的怎么样了?跟我一起到总区帮帮我怎么样?”

        madam王边走边邀请道。

        “madam王,我还是不想离开弯仔警署,再说了,就凭madam王你的能力,多我一个也只是锦上添花罢了!”

        郝任摇了摇头再次拒绝道。

        “好小子,我们两公婆都让你给拒绝了个遍!有没有想到重案组呢?”

        钟Sir无奈的在旁边拍了拍郝任的肩膀。

        “钟Sir,重案组的事我哪做的来啊!我不行!”

        郝任听了钟Sir的话更是连忙推脱道,连自己不行这种话都说了出来!

        “你都不行那我的手下就更没有一个行的了!你小子就在这瞎掰吧!

        好了,我们先回去了,要不要我们送你一程?”

        钟Sir看着郝任摇了摇头,然后才问道。

        “不用了,这里离警署不远,我打车就行了!”

        郝任说道,要是以前,就这点路,郝任一定会走路回去,不过现在可以有cid报销,不打车不是傻嘛!

        “行,那我们就先走了。”

        钟Sir两人开车离去。

        ……

        第二天警署cid,三组人不管有事干的或者没有干的,全部都坐在一间开会的房间里等着新来的阿头上任。

        “这位是雷肖凤高级督察,将接任cid的阿头,大家鼓掌欢迎。”

        一位管人事的文职督察对着在坐的众人介绍着一位不苟言笑,脸上很严肃的madam,她的年纪看着跟madam王差不多。

        “我刚刚接管cid,我会用一两天来理顺cid的事,我到时候在说说我的看法,现在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当然,你们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也可以来找我,散会,你们照以前的先做着。”

        真不愧是姓雷的,做事果然是雷厉风行啊!

        众人看着现在这位不怎么好相处的madam雷,也不敢嘀咕。

        回到办公室后郝任就开始问道。

        “昨天让你们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查到一点了,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大华说道。

        “那今天就继续去查,你们呢?”说着郝任又看向了大胡子,小棠菜两人。

        “我们查了,卢海洋在学校的表现很好,没有跟其它的小朋友争吵过或者打过架,也没有人欺负过他。”大胡子汇报道。

        “那行,那你跟小棠菜也跟大小华一起去查吧!”

        郝任说完后就去法医部那里看卢海洋的验尸报告了。

        ……

        “你来啦?正好我刚刚解剖完死者的尸体,有了点发现。”

        江宇轩看见郝任进来了,就淡淡的对他说道。

        “解剖怎么不通知一声我来看看?”

        郝任质问道。

        之前曾sir在的时候,聂宝言每次验尸的时候曾sir都会在场的啊!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变了,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这位江法医官就把尸体给验完,到底是聂宝言的问题,还是这个江宇轩的问题???

        “通知你?你会吗?你能看懂吗?”

        一个三连问向郝任砸了过来,把郝任说的哑口无言,接着江宇轩不去看郝任那难看的脸色,拿出一张片子,放在了灯光下,指着手里卢海洋的X光片子对着郝任说道。

        “从给死者拍的X光中可以看出,他的胸骨到肋骨都有一些骨裂的痕迹。”

        “那这些骨裂是怎么造成的呢?”郝任不懂,直接开口问道。

        “造成的原因有很多种,可能是被打伤了,也有可能是被踢伤的。”江宇轩停了一下,然后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两只手各抓住一边示范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像这张纸一样,被用力的摇晃造成的。”

        “这伤是什么时候造成的?”郝任捏着下巴问道。

        “时间我不敢肯定。”

        “他的伤跟他的死有没有什么关系呢?”

        “这点也很难讲,不过经过我们的解剖之后,我们发现他的肺部根本就没有积水。”

        “这么说,那他就不是被淹死的了?”郝任惊讶的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在医学上有一种叫做无水溺毙的现象,就是一个人突然掉进水里,可是他无法适应温差的变化,突然间心脏骤停。”江宇轩给郝任科普了一下知识。

        “如果有人把他弄晕了,再把他丢进海里,而不是把他杀了之后才扔进水里的?有没有这个可能性?”

        “我不想做假设性的推断,我只能说死者的颈部没有被人勒过的痕迹。”

        “你说,要是把死者这样抱着用力的摇,这样他会不会昏迷,甚至是死亡呢?”

        郝任抓住一张白纸,重复了一遍刚刚江宇轩的动作。

        “这样子剧烈的摇晃的话是可以造成你所说的那情况!”

        “那你们法医的结论是什么?”

        郝任不想再浪费口水,这家伙不知道是对自己有意见呢还是真的不知道,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这是验尸报告,死者死因不明,身上有被虐待过的痕迹。”

        江宇轩拿起一份文件,递去给郝任说道。

        “没啦?”郝任傻眼了。

        “没了!”江宇轩扶了一下眼镜,肯定的点了点头。

        郝任听到江宇轩这么说后,看了他好一会,这才拿走了他手上的验尸报告,回到了cid,一路上,郝任在心里想着能不能跟上面申请换一个法医官验尸,不过想想法医官稀少的程度,郝任就觉得玄!

        ……

        临近中午,出去查案的几人也都回来了,正跟郝任汇报这他们查到的东西呢!

        “我们去死者住的地方问过周围的邻居了,他们都说没有注意到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也没有留意到死者是什么时候回去跟出去的。”大华开始汇报道。

        “那管理员呢?”郝任看着他们写的笔录问道。

        “那里没有管理员的。”

        小华摇了摇头。

        “继续。”

        “之后我们就沿着他的家到海岸的路,一路打听了过去,也没有人对死者有印象。”小华道。

        “接着我们就到了卢瑞诏说的那个酒吧去问,不过那家酒吧的人都说对卢瑞诏跟陈广文没有印象。”

        “陈广文?跟卢瑞诏去喝酒的那个?”郝任问了句。

        “对,就是他。”大华点了下头。

        郝任见他们两兄弟没什么说了之后,就把眼睛看向了大胡子跟小棠菜。

        “我跟小棠菜去了卢瑞诏上班的那家音乐中心,跟那的人打听了一下卢瑞诏这个人,他们对卢瑞诏的印象都不错,也说卢瑞诏没跟什么人结怨。

        还有那个陈广文,他也是在音乐中心那里教音乐的,我们也向他核实了,他说那晚确实是跟卢瑞诏去喝酒喝到很晚。”大胡子道。

        “对了郝任,验尸报告出来没有?”小棠菜看着郝任道。

        “出来了!”郝任脸上显得有些无奈。

        “怎么了?验尸报告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郝任脸上的样子,小棠菜疑惑的问道。

        “那,这就是验尸报告,你们自己看。”郝任把验尸报告给了小棠菜。

        “死因不明?那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呢?”

        小棠菜打开验尸报告看过后也一头的雾水。

        “不知道,那位江医生没有给个确切的答案,说有可能是弄晕扔水里淹死,也有可能是弄死了再扔进水里。”

        郝任罢了罢手。

        “这个法医官也太不靠谱了吧!他这样子让我们怎么查啊!跟聂医生根本就没得比……”

        大华打了多嘴的小华一下,让他不要再说下去。

        cid的几人现在也都知道了郝任跟聂宝言可能出了什么问题了,所以尽量别提聂宝言这个人。

        郝任看了小华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报告上说,死者身上有很多伤痕,应该是生前被人虐待过,可是我们查的时候也没见他们说过呀!

        这样子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什么可能?”

        “哪有孩子身上多了那么多伤家长是无动于衷,除非这些伤就是家长弄的!”小棠菜愤怒的说道。

        “你说卢海洋被卢瑞诏虐待?”小华问道。

        “我听聂医生提到过,卢海洋以前在鹰国的时候被他妈虐待过。”郝任开声说了一句。

        “那这个卢海洋他妈现在在哪?”

        “不知道,你们查的时候有这一个人吗?”

        “没有,就卢瑞诏跟卢海洋一起,不过他们的邻居到是看见有个女人去过他们家,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夫妻,像是去做客的。”

        大华想了想说道。

        郝任听大华这一说就猜到那个女人可能是聂宝言了,心里又有点不舒服了。

        “那就现在去找卢瑞诏问问情况,小棠菜,阿奇跟我一起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