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63章 164熟人尸体

第163章 164熟人尸体

        两天后,郝任接到了回cidd报到的通知,径直来到madam王的办公室,敲门进去。

        “来啦!内部调查科已经结束对你的调查,你可以回来上班了,那!这是你的证件,拿好!”

        madam王递给了郝任他之前上交的证件,枪的话就要郝任自己去枪房领了。

        “是――”

        郝任上前拿了证件放进口袋。

        “坐下来聊聊,郝任!停职这件事不是我不想帮你,内部调查科要调查一个人都是这样的一道程序,我也没办法阻止的!”

        madam王感慨万分的说道。

        “这个我知道,我也去了那里好几次了!”

        郝任点了点头,表示了解,不过在郝任的心里却撇了撇嘴。

        “郝任,我准备调离弯仔警署,平调到总区的cid那里去带领一个小组,你有没有想法?我可以带着你一起去,正好我刚去的话也需要个熟悉的人来帮我。”

        madam王向郝任抛出了橄榄枝。

        既然郝任没事的从内部调查科出来了,那这么能干的警探她可不想放弃,以后升官发财可还要靠着这些手下的能人呢!

        “不好意思啊madam王,我没有离开弯仔警署的打算!”

        郝任果断的拒绝道。

        “为什么呢?到了总区能接触到更多的案子跟警队的高层,对你以后的前途是很有帮助的,你再好好想想,现在离我去总区还有一点时间!”

        madam王劝说道。

        “我刚从警校出来就是在弯仔,都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了,这里都是熟人,我不想离开!”

        郝任摇了摇头。

        要是没有之前发生的那就事的话,郝任还是很乐意跟着madam王一起到总区的cid那里去的,毕竟那里能办的案子肯定更多,不像现在在弯仔警署这里,办完一件案子就闲了下来。

        但是现在郝任可不愿意再跟着像她这样的阿头,郝任算是知道了madam王的为人了,她就是一名政客,完全没有警队同僚之间的义气,跟着她完全没有一点好处,出了事就手下背锅,有了功劳肯定就是她自己一个人领了,继续当她的手下,郝任可不愿意!

        “那好吧!你要是想来总区发展的话就联络我,我会帮你办妥的!你出去工作吧!”

        madam王见郝任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也不想再多费口舌了,罢了罢手让他离开。

        ……

        郝任离开了madam王的办公室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枪房,把枪重新领了回来,插到了腰后。

        笃笃笃――

        “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们有没有偷懒?”

        郝任来到办公室,也不急着进去,就站在门口那里敲了敲门,一脸严肃的说道。

        正在闲聊的几人回过头来,看见是郝任,也没有什么反应,小华坐着就开口问道。

        “郝任,你没事啦?”

        “会不会说话?内部调查科只是例行调查罢了,我能有什么事!”

        郝任瞪了一下不会说话的小华一眼,不过郝任心情还不错,没有跟他计较太多。

        “我不在的这几天有没有接手什么案子呀?”

        郝任坐回椅子上问道。

        “你这个阿头都没在,案子都让上面分配给其它几组了!”

        大胡子说道,看得出来他的小道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那不是挺好的嘛!没事干,坐坐办公室就下班,多好啊!”

        郝任不在意的说道,他觉得这样子挺好的,办一件案子就休息个几天,劳逸结合的,多好!

        “这样是轻松,可是这样发工资的时候是没有奖金的啊!”大华道。

        “怎么,你缺钱吗?”郝任问道。

        “钱我当然缺咯!”

        大华道。

        “缺就少花点或者下班了去做兼职,事先说好啊,我可没有钱的,你们可别向我开口。”

        郝任先给他们打了预防针,借钱的事,想都不要想,他也没有多少钱的!

        “你就放心吧!就你平时过得那么清苦,我们哪里好意思向你张得了口咯!”

        小棠菜一脸嫌弃的说道。

        “那就最好了!”

        郝任笑着点了点头。

        “你们知不知道,madam王好像要被调走了!”

        大胡子一脸神秘的小声说道。

        “你从哪听来的?”

        郝任好奇的问道,要知道他也是刚刚从madam王那里听她说过而已。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呀郝任?”

        看着郝任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大胡子都没有什么兴致再说了。

        “我也就刚刚听madam王说她回调到总区cid去,其它我就不知道了。”

        郝任就说了一下自己知道的,然后接着问道。

        “你知道会是谁来接替madam王的位置吗?”

        “这个我没打听出来,不过我听说了,这次来接任的也是一位madam。”

        大胡子说道。

        “那madam王为什么会离开弯仔呢?”小华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大胡子摇头。

        “可能是她自己申请的吧!毕竟总区那边晋升的机会更大。”

        小棠菜猜测道。

        “要我说呀!肯定是因为madam王跟钟Sir结婚的这件事,警署上面不能容忍有夫妻档的存在。”大华也猜测道。

        “不可能吧!我们弯仔警署据我所知,夫妻档也不少呀!怎么不见他们分开?”小华不同意道。

        “你知道什么,那些夫妻档都是些小警员,怎么跟madam王跟钟Sir这对比咯!”大华说道。

        郝任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们在八卦,不过偶尔也插个一句。

        ……

        “今晚我请客,去喝酒庆祝一下我复职怎么样?”

        在下班前,郝任开口说道。

        “好啊,你请客我们当然不会客气咯!”大华笑着说道。

        “郝任,我今晚有事,去不了了!”小棠菜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你忙你的,下次也是一样的。”

        郝任罢了罢手,不在意的说道。

        既然今晚就是几个大男人了,那当然是玩的开一点的咯,本来打算去的酒吧也不去了,直接就是夜总会!

        郝任这晚也出了一把血,把聂宝言分手的事跟被停职调查的事都对着那位不知名的小姐发泄了出去。

        ……

        之后的两个星期里,除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外,一件死人的案子都没有给郝任这组来办。

        聂宝言也在一个星期前回法医部上班了,郝任见了也没有上去跟她打招呼的意思,毕竟见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不如不见呢!免得两人徒曾伤感!

        在郝任跟聂宝言两人都特意避开对方的情况下,时间再次慢慢的过去了半个月。

        这天早上,终于有件死人的案子交到了郝任这组人的手上,整组人就一起坐着从警署拿的一辆车,来到了现场。

        车的话是大胡子开的,郝任还没这个技术,再说了,郝任现在都当阿头了,不用开车。

        案发现场是在海岸边。

        郝任几人来到的时候,一身制服的聂宝言已经戴好了手套,口罩跟眼镜了,准备蹲下身子检查装在一个胶袋里的尸体。

        郝任也发现了,聂宝言最近都不穿制服套裙丝袜装,而是变回了以前那样,一身深色的西服西裤。

        “伙计,什么情况了?”

        郝任亮出证件问了一下现场的军装。

        “今天早上,一位在这钓鱼的阿伯钓鱼的时候好奇拉上了一个黑色胶袋,打开发现是尸体,然后就报警了。”军装回答道。

        “尸体是被人打捞上来的,大小华,你们去问问发现尸体的人,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阿奇跟小棠菜,你们就去附近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郝任说完后就向聂宝言那里走去。

        由于是背对着郝任,所以聂宝言没有发现站在她后面的是郝任。

        郝任看向装着尸体的黑色胶袋,猜测里面要么是小孩,要么就是尸块,毕竟看着黑色胶袋样子里面的东西不大。

        聂宝言这时正检查到尸体的头部,由于尸体被打捞上来的时候是趴着的,所以聂宝言打算把它的脸翻过来看看。

        “聂医生,尸体验得怎么样了,它是怎么死的?”

        郝任开口问道,虽然不怎么想面对聂宝言,不过公事还是要办的!

        聂宝言听到了郝任在她后面开口说话的声音,拿着尸体头部的手抖了抖,也没有去翻看尸体的面容了,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郝任。

        看着郝任,聂宝言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好只能憋出一句。

        “你们曾sir不来现场吗?”

        “曾sir他去鹰国受训了,现在由我来暂时带领这组人,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郝任轻柔的回答道。

        “好――”

        聂宝言点了点头就不再看郝任了,转回去看起尸体来,这才继续开口说道:“我检查了一下,尸体表面没有致命的外伤,现在还不清醒死因,要等回去经过解剖才能确定。

        啊!――”

        聂宝言突然惊叫了一声,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得向后跌去。

        还好聂宝言的后面就是郝任,见到聂宝言准备跌倒,郝任眼疾手快的连忙上前去弯腰抱住了聂宝言,没有让她跌坐在地。

        “怎么了宝言?”

        郝任在情急之下也不再生分叫聂医生了。

        “我没什么事了,你先放开我吧!”

        聂宝言只是突然看见这个尸体是自己的熟人,而刚刚还因为郝任的原因分了心,这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现在经过一点时间的缓解,聂宝言也恢复了一点,不过她见自己正被郝任给抱在了怀里,虽然这个怀抱自己很熟悉,也不抵触这样被抱着,可是想到自己两人已经分手了,再这么暧昧就不合适了,这才连忙说道,不过聂宝言的身体没有挣扎就是了!

        “好,那你自己要小心点一点了!你看到了什么,怎么吓成了这样?”

        郝任闻言,扶着聂宝言站稳后就松开了手,不过郝任看着聂宝言那有些变得苍白的脸,心疼的关心道。

        “这件案子我办不了了,我会让其它人来接手的!”

        聂宝言看着郝任那关心的眼神,不敢跟他对视,撇过脸,心虚的躲闪道。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的原因吗?”

        郝任奇怪的问道。

        “不是的,不关你的事!!

        是我自己的原因,死者是我认识的人,我下不了手!”

        聂宝言急忙对着郝任解释清楚。

        “熟人?谁呀?”

        “我一个朋友的儿子,叫海洋,我前两天看他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呢!”

        聂宝言有些伤感的说道。

        “那就别勉强自己,解剖的工作就换一个人来吧!你看你的脸色很差。”

        “我先打电话回法医部通知一下。”

        看着郝任还是那么的关心自己,聂宝言有点吃不消了,急忙借着要打电话避开了郝任。

        郝任知道聂宝言是想避开自己,也就任由她去了。

        蹲下看着黑色袋子里那个看起来也就8,9岁的男孩,没什么值得注意。

        “家乔,有没有什么发现呀?”

        郝任看着在装尸体的黑色袋子那里收集着证物的家乔问道。

        “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

        家乔小心的用镊子夹起一些东西放进了证物袋里面。

        “那你忙吧,有什么发现了告诉我一声,我去周围看看。”

        郝任朝家乔点了点头后就站起身来。

        先看了看聂宝言,她还在打电话,郝任也不上去,抬腿来到了大小华那里。

        “问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

        郝任问道。

        “没什么发现,那位发现尸体的阿伯是早上来这钓鱼的时候,看见了装着尸体的黑色胶袋浮在水面上,就好奇的拿鱼钓把它给拉到了岸边,旁边钓鱼的其它几人看见这幕也好奇的围了上来,然后七手八脚的把黑色胶袋给打开,打开一看发现是尸体后,他们就报警了。”

        大华边说边把笔录递给了郝任。

        “你们有没有采集有那些碰过装尸袋几人的指纹?”

        郝任看了看,然后问道。

        “没有。”

        大华摇了摇头。

        “没有那就去做事!”

        郝任点燃一支烟后说道。

        大小华一起去找人录指纹了,也幸好这些人还没有离开现场,不然的话,又要多跑几趟了!

        过了一会儿,大胡子跟小棠菜也回到了郝任的身边,向他摇了摇头,表示什么收获也没有。

        “小棠菜,你等一下去问一下聂医生,她好像认识死者,问到了消息之后就通知一下死者的家属过来认尸。”

        郝任对着小棠菜吩咐道。

        “郝任,怎么聂医生聂医生的叫呀?我们这样子还差不多,你这样子也太见外了吧,你之前好像不是这样子称呼聂医生的呀?”

        小棠菜拿笔顶着下巴,一脸若有所思的说道。

        “别那么八卦了,快去问吧!”

        郝任不解释,直接赶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