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62章 163调查结束

第162章 163调查结束

        从内部调查科出来,郝任一时间不知道去哪好!

        被停职了!女朋友也吹了!连抢银行都让自己给碰上了!

        郝任想了想,就觉得是不是最近沾上什么赃东西了,想去拜拜神,转一转运。

        想到就做,郝任出了警署,上了辆计程车,让司机拉他去最近的可以拜神的地方。

        至于是什么神嘛!郝任不挑的!

        烧完香,去喝了一顿解愁的苦酒之后,郝任回到了宿舍睡起了大觉。

        一觉醒来,郝任也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停职就当是放大假了!除了不能出香江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不同,再说了!郝任哪舍得拿钱出去玩咯!

        正好趁着这个时间去找找房子,看看有哪些物美价廉的房子能够搞到手。

        而聂宝言的事嘛!就当是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一道枷锁,以后就可以尽情的浪了!还有一整片森林等着自己呢!

        郝任就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到外面亲自去联系了几家要出手的二手房,可是房主的要价没有跌多少,郝任跟他们磨了一天的口水,可是也没有磨掉多少,最后人家都嫌郝任烦了,不跟他聊了。

        这几天,郝任都是在外面为了房子的事奔波着,可是收获廖廖。

        ……

        郝任这天中午正在警署餐厅自己一个人吃午餐的时候,cid的那帮手下也成群结队的来到了这里,看见郝任之后连饭都不点就一起围到了郝任的那张桌子。

        “郝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madam王说你被停职了,问她为什么她也没跟我们说。”

        小棠菜上前就开口问道。

        “是不是为了开枪那事?那事我觉得你没做错呀?”

        大胡子道。

        “没错,内部调查科那帮人要是因为这就让你停职,我们就找那些那天在场的军装兄弟,一起去写联名申请书。”

        小华这家伙脸涨得通红的说道。

        “别,我被停职不是为了那件事,别连累了其它兄弟。”

        郝任急忙拦住了这帮暂时的手下,可千万别好心办了坏事。

        “既然不是那为什么还会把你给停职了?”

        大华疑惑不解,其它的几人也一起看着郝任。

        “是另外的一件事,不过你们放心,我很快就会没事了!”

        郝任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到郝任这么说,他们也就不再多问了,去拿了饭放在桌子上一起吃了起来,还边吃边聊道。

        “郝任,你知不知道,就在前几天,内部调查科的人来cid这里把以前大佬原办的一起旧案子档案给拿走了。”

        “什么案子啊?”郝任边吃边问。

        “陈碧心意外死亡的那件案子。”大胡子道。

        “果然……!”

        “果然什么?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呀?”

        小棠菜耳尖,听到了郝任的小声呢喃,放下了勺子看着郝任。

        “没什么,快点吃饭吧!”

        郝任没有理会这帮家伙。

        “郝任,这几天都没有在餐厅碰上你,是不是去找你的聂医生安慰安慰她了?”

        “也是,聂医生碰上了这种事,是需要你这个男朋友好好的安慰安慰的!”

        “宝言?她怎么了吗?”郝任不知情的问道。

        “你不知道呀?聂医生跟你一样,被强制放假了!听说就是因为陈碧心的那起案子。”

        啪――

        “王八蛋!”

        郝任气愤的一拍桌子,把在座的几人都吓了一跳。

        郝任连饭都不吃了,骂骂咧咧的往内部调查科那边走去,不理会其余几人的呼叫。

        虽然聂宝言跟自己分手,可是她在自己的心里还是极有份量的,而且她被放假的这件事说起来还是因为自己!郝任如是想着。

        ……

        “你们内部调查科就是这么做事的?搞连株啊?”

        郝任一进内部调查科,找到了那个王警官问道。

        “我们内部调查科怎么做事还要先问过你?”

        虽然郝任说的不清不楚的,不过王警官也明白郝任说的是什么,因为聂宝言那件事就是在他的申请之下才有的那么一出。

        “那现在你们查的怎么样了?陈碧心的案子有没有问题?”

        郝任寒声说道。

        “是不是捉住你的痛脚了?”

        刘警官在旁边讥笑一声。

        “你放心吧!我们已经让别的法医跟警员一起重新调查陈碧心的案子了,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的,既然你自己来了,那就麻烦你在这里坐一下等新的结果出来吧!免得我们等会又要跑一趟去将你带回来。”

        王警官语气很正常,不过话里话外的都将郝任当是瓮中之鳖一样。

        “好啊!那我就看你们内部调查科是不是这么厉害,连我们cid已经认为是意外结案的案子都能给翻过来!”

        郝任拉过一张凳子坐了下来等着。

        “哼,要不是因为陈碧心的这件案子有什么猫腻,人家凭什么借你50万?难道警察这个身份就这么好用?我可不信!”

        刘警官道。

        “理由那天我跟你们说过了,我人品好,人家信的过我怎么了?眼红啊?嫉妒啊?”

        郝任抽着烟,翘着二郎腿带着不屑的说道。

        “人品好?我看是因为你那个法医官女朋友好才对吧?是不是她帮你把陈碧心的真正死因给隐瞒了起来,然后你就用这去跟那位孔先生做交易,换来了那50万?”

        刘警官推测道。

        “刘警官,你留在内部调查科真是太浪费你这个人才了!要不你向上面申请让你调到刑侦部门去吧!就凭你的这个想象力,去了肯定是无案不破啊!”

        郝任一脸严肃的建议道。

        “我觉得我留在内部调查科更有意义,能为警队除去像你这样的毒瘤。”

        刘警官看着郝任认真的说道。

        “呵――

        看你这话说的!是不是整个警队,除了你们内部调查科是清正廉明的,其它部门的人都是垃圾,都是毒瘤,你们内部调查科的人都是这种想法吧?”

        郝任满肚子恶意的引导着。

        “郝任,我们现在说的是你,你不要把你的事扩大到整个警队去。

        怎么?你想把整个警队都拖下水陪你吗?”

        王警官不等刘警官说话,就先朝郝任说道了。

        郝任看了看王警官,暗道:这家伙真是个阴货啊!一点都不像是之前那两个没有脑子的!看来以后要小心点他了!

        不过郝任也没有太把王警官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随着这件事过去之后,他自己不会再在钱的问题上面出现什么状况,他自己现在还有一百多万躺在银行的户头里呢!要不是银行户头被内部调查科给冻结了,郝任现在就可以抬头挺胸的斜眼看人了!毕竟大小也算是个百万富翁了!

        等了好一会儿,内部调查科的一个警员拿着一些文件来到了王警官面前。

        “王Sir,这是法医那边对陈碧心留下的人体组织重新化验的结果。

        还有这份,是我们重新调查陈碧心的案子的结论报告。”

        “好,你去工作吧!”

        王警官接过文件后就拆开档案袋看了起来。

        刘警官这时也拿了另一个档案袋拆来看里面的报告。

        郝任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两人的脸,王警官呢!重头到尾脸上都是一个表情,看不出什么东西来。

        而刘警官就不一样,看着手里的文件,脸上的表情从淡定变成了铁青色,拿着文件的手也越来越用力,手指关节都有点白了!

        郝任看他的样子都向要撕了这份文件一样。

        郝任点燃一支烟,等着他们两个互相交换文件继续看,在他们都看完了之后才开口问道。

        “怎么样了,两位内部调查科的干探,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呀?是不是我们cid能力不行啊!没查到的东西现在被你们查出什么问题来了?”

        郝任的语气很轻浮,充满了对两人的调侃。

        两人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就这样子看着郝任,一言不发的。

        “怎么?看着我干嘛?难道我脸上有花吗?

        两位警官,你们别不说话呀!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起码也要通知一下我这个当事人一声嘛!难道要我在这里陪着你们一起大眼瞪小眼吗?”

        “陈碧心的那件案子没什么问题,是我们想的太多了!你没什么事了,复职的事我们会尽快向上面说明的!你可以离开了!”

        王警官敲了敲桌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给我们看看你们重新调查的结果可以吧?”

        郝任不急着离开,反正又没有什么地方要去,或者有什么人要见,在这里看看他们两个的臭脸也不错,闲着也是闲着嘛!

        “你看吧!”

        王警官拦住了想要赶走郝任的刘警官,然后才把两份文件推到郝任的面前。

        郝任也不客气,率先拿起了法医的报告看了起来。

        只要法医的报告没有问题,就算调查陈碧心案子的那帮人找到了什么值得怀疑的线索也没用,没有法医的报告,连案都立不起来。

        郝任一看,果然从法医这里什么都验不出来,对于这个结果郝任早就心里有数了,要是这么容易就验出来的话,聂宝言验的时候就该发现问题了,郝任可不觉得他自己有让聂宝言故意隐瞒尸体死因的能力!

        再看了看也不知道是另一组cid去调查的还是内部调查科这帮人出马的调查报告,跟郝任他们之前调查的差不多,没有一点新的东西!

        看完东西后郝任还没有离开的打算,他还要问问自己跟聂宝言的事呢!

        “王警官,我什么时候复职呀?还有法医官聂医生被你们强制放假的事怎么算呀?你们不会说调查就调查,说复职就复职吧?要是你们每个案子都来这一手,叫人还怎么安心做事呀?毕竟是人都会不小心犯一点这样那样的小错误的嘛?”

        “警员有可疑,有错误的地方,我们内部调查科对他进行调查是有必要的,这点不需要跟你解释!至于你复职的事,我刚刚已经说过了,我们会尽快向上面说明对于你的调查结果的,你什么时候能复职,不是我说的算。

        至于那位聂医生,这就不关我们事了,我们没有强制要求她放假,是她自己提出来的,而且我们有没有限制她的人身自由!她现在都跟她的家人一起离开香江去了别的地方了。”

        王警官就聂宝言的事情向郝任解释了一下。

        他们可以对警员本人刁难,但是对待警员的家人或者是亲密的人,做事的方式又是另一回事了,毕竟他们内部调查科的警员也是有家人朋友的!

        要不然你内部调查科现在这样子对待人家,人家要是没事的话会放过你?警察这个香江最庞大的暴力机构可不是开玩笑的!

        是,人家是拿你这个内部调查科的没办法,那你的家人朋友呢?只要是有心人,总会在他们身上找到点什么错的,到时候落到人家的手里!

        那时,你现在怎么对人家的,人家不就怎么对你咯!

        “原来是她自己要求要休假的呀?这样也好,出去散散心也不错!”

        郝任想到了最近发生的事,也挺赞同聂宝言这个打算的,虽然现在已经不能再陪着聂宝言一起去了!

        “既然我现在没事了,那对于我的限制是不是放开了?”

        “是,你现在想去哪都没人管着你。”

        “那我在你们这里坐坐没什么问题吧?我来了这里也有好几次了,还没认真的看过你们平时的工作情况呢!说不定我以后也会申请调来你们内部调查科哦!”

        “就你?还想调来内部调查科?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虽然我们没查出你是怎么让那姓孔的借钱给你,但我想这里面你肯定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我会把这事写进档案去的,我想,上面看到了这,不会再考虑你的!”

        王警官看着郝任微笑的说道。

        “呵呵呵,你们这帮人做事可真阴险!”

        幸好郝任没有要进内部调查科的想法,不然就凭着王警官现在的这番话,郝任非要把事闹大了不可,他自己不好过你们就更别想好过了。

        “对了,我银行户口里的钱解冻了没?”

        “既然你是清白的,那你的钱就可以解冻了,这事也是需要少许时间的。”

        该回答的王警官都尽可能的回答了郝任。

        郝任跟他们闲聊了好一会儿后才离开了内部调查科,等着复职通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