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60章 161分手

第160章 161分手

        “”现在时间是下午两三点。

        郝任离开了医院之后就来到了股票交易所,准备把手上的股票全部套现。

        “郝生,你真的确定要把手上是股票都套现?现在的地产股可是每天都在不停的上涨啊?”

        股票经纪好心劝说着,毕竟现在的股市,特别是地产股真的象他所说的那样,牛的很!

        “都卖了,我急着用钱,什么时候能给我全部卖完?”

        郝任不为所动,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他可是知道香江快要崩盘的,到时股票也一样猛跌,要是他郝任不急着用钱的话,这支股票倒是值得长期持有,肯定是不会亏的。

        “郝生,你要是急着卖出的话,那价格肯定是没有现架那么多,要是你不急,慢慢出手的话,那价格就可能会多出一些,你好好想想。”

        股票经纪给郝任分析了一下利弊,让他自己做选择。

        当然,股票经纪还有一句话没有对郝任说,那就是:要是股票下跌的话,那就算你自己倒霉了!

        郝任听了他的话,心里盘算了一下,要是急着卖出去的话那可要损失大几千上万去呀!这都够得上自己几个月工资的了!

        “那你先帮我卖出60万的,剩下的你再给我两天之内卖完,这可以吧?”

        郝任提了一个想法。

        “这可以,你先等等,我这就去帮你挂单,应该很快就被抢完的。”

        股票经纪点了点头,一个人去操作了。

        一个小时后,股票经纪再次来到郝任的面前。

        “郝生,你卖出的股票,钱已经转进你的户口里了,比预期的60万多出了2万来。”

        “不是让你卖60万的吗?”郝任有些奇怪。

        “卖着卖着股价就涨了点,所以才多出了2万块来!郝生,真的不再多考虑考虑?”

        股票经纪解释道。

        “就照我说的那样子办,剩下的那些你给我慢慢的出手,不过一定要两天之内给我卖完。”

        郝任再次严肃的叮嘱道,虽然郝任不知道股票会不会马上下跌,不过还是安全第一,毕竟赚的也不少了,他知足了。

        ……

        离开了股票交易所后,趁着还有时间,郝任再次来到了银行,当然,这家银行是香江的第一大银行,可不是之前被抢劫的那家,人家的保卫措施严着呢!抢匪要抢也不会进来这抢劫,太不划算了!

        郝任来到了柜台,在一位年轻漂亮,脸上带着笑容女职员询问下,把自己的银行存折递了过去,一起的还有一张小纸条。

        “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帮我把账户里的60万转到这个户头里,谢谢!”

        “好的,您稍等!”

        银行女职员接过后就开始操作了起来。

        郝任也看不懂,就无聊的打量起这个正在认真工作的女生来。

        过了一会儿。

        “先生,请确认一下是不是把钱转进这个户头?”

        银行女职员递过来一张刚刚打印好的转款单给郝任确认。

        “嗯,就是这个。”

        郝任拿着小纸条跟转款单上的号码对照,确认了一致。

        “那请你输入密码。”

        银行女职员见郝任确认了之后就接着提示道。

        郝任输入了密码,账户里的60万转进了另一个人的户口后,就拿着转款单离开了银行。

        这次的银行之行非常的顺利,没有碰上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而事情也圆满的办好了!

        郝任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虽然失去了60万让郝任的心在滴血,不过想想自己在股市那里还有百来万,这才好了很多――

        ……

        回到警署。

        cid,madam王的办公室里,郝任跟她汇报了刚刚发生的银行抢劫事件。

        “madam王,你说这事的功劳是不是要算在我们cid的头上呢?”

        郝任问道,他还没有处理过这种事呢,当然要问清楚,这事的功劳可不小!要是再来个两三次的话,郝任升见习督察是稳稳的!当然,还得考得过才行!

        就是系统不太给力,就给了那么20点的能量!

        郝任表示,这么危险的事谁爱干谁去,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

        “你是我们cid的人,这件事你从头到尾都参与了,而且还是你亲手击毙的抢匪,这案子当然就归我cid的了!”

        madam王理所当然的说道。

        “可是连枪跟手榴弹都出来了,这算得上是大案子了,按理说这事应该归重案组那边接手的?”

        郝任迟疑的说道。

        “重案组?现在重案组敢跟我抢案子吗?”

        madam王霸气侧漏的挺胸抬头。

        “也是,你们两口子,肉都是烂在锅里的!”

        郝任也想起了重案组的阿头钟Sir现在已经是madam王的人了!只好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

        madam王瞪着眼睛看着郝任,很明显,话被她听见了。

        “没什么――

        madam王,我想你给我补一个假,免得内部调查科的那帮人来说三道四的。”

        没错,这才是郝任的主要目的,他现在也醒目了,知道一开枪,特别还是在打死人的情况下,内部调查科肯定会参与进来的,而郝任呢!早就跟他们不对付了,所以不给他们一点抓住自己马脚的机会。

        “你是不是很闲?上班时间不在警署,居然跑去银行?怎么,你存钱的那家银行破产了吗?你这么急着去?”

        本来madam王听见郝任说干掉了一个银行抢匪,还很高兴的,毕竟郝任也是她管的,功劳也有自己的一份,不过高兴归高兴,翘班这股歪风邪气可不能任由着郝任,不然的话,以后他岂不是要蹬鼻子上脸!无规矩不成方圆!

        “嘻嘻,这不是想到了一件急事嘛!”

        郝任嬉皮笑脸的说道。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快点去写报告,下班前要交给我。”

        madam王把郝任赶了出去。

        “嗯嗯,我马上就回去写。”

        ……

        郝任回到办公室,叫来了小棠菜,给她口诉了案件的经过,就这样,由小棠菜操笔的开枪报告跟笔录新鲜出炉了。

        郝任拿去交给madam王后就被cid的这几个家伙拉着着打听起来。

        郝任说了一遍,满足了他们的八卦之心后,就收工下班了。

        第二天,照惯例,去madam王那里领了一份去看心理医生的通知书,然后去找李心儿吹吹水。

        郝任跟李心儿都熟的很了,李心儿看了看郝任开枪的对象是什么人后,聊了聊,开了点药。

        之后就给郝任开心理评估报告让他离开了。

        告别了李心儿之后,郝任也不准备回宿舍了,在中午的时候,聂宝言扣了郝任,说有事想找他说,郝任回了电话问她什么事,可是聂宝言却说在电话里说不清楚,要当面跟他说。

        郝任看了看时间,离聂宝言下班还有两个多小时,就去买了一些菜,来到了聂宝言的家里,做好了饭菜后等着聂宝言回来。

        ……

        “回来啦!先去洗手吃饭吧,我已经做好饭菜了!”

        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郝任站起来迎了上去,打开门的正是一身OL制服套裙加丝袜高跟鞋的聂宝言,郝任接过聂宝言手里的包后微笑的说道。

        “好吧!那就吃了再谈。”

        聂宝言神情淡淡的说道,只是在郝任没注意到的时候,聂宝言悄悄的抹了抹眼角。

        两人吃了一顿没有交流的饭后,就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别这样。”

        郝任本来还想抱一抱聂宝言的,不过被聂宝言给拦住,还跟郝任拉开了一点距离。

        “好吧!你想跟我说什么呢?”

        郝任也不勉强,点了一支烟问道。

        “我想问问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聂宝言起身去手提包里拿出了一份资料,放在了郝任的面前,脸色严肃的向他询问道。

        郝任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呢,谁知道接过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昨天遗留在了聂宝言车上的要拿去跟银行抵押贷款的资料。

        “你先坐,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这么严肃!”

        “你别扯开话题,我就问你这是怎么一回事。”

        聂宝言打开了郝任伸过来的手。

        “这是我炒股票赚的。”

        郝任放下了手上的资料不在意的说道。

        “这么好赚?这可是一百多万呀?”

        “行情好就是这样喂。”

        “你别再胡说八道了,我去找人帮我看过了,这支股票是涨,可是没有你说的涨得这么多。

        你哪来的本钱?我算过你的大概工资了,你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多钱。”

        “我有办法去弄到一笔钱就行了,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郝任罢了罢手,不耐烦的说道。

        “郝任,我们分手吧!”

        聂宝言眼眶通红的吐出了一句绝情的话来。

        郝任震惊的愣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聂宝言再问了一遍。

        “你刚刚说什么宝言?”

        “我说,我们分手吧!”

        聂宝言再次语气坚决的说了一遍。

        “宝言,别闹了!”

        郝任灭掉烟,上前去不理会聂宝言的挣扎,强行抱住了她。

        “我没有闹,我是认真的。”

        聂宝言见挣扎不脱也就不再挣扎了,就这样在郝任的怀里认真的看着他。

        “为什么?就因为这些股票的事你就要跟我分手?”

        郝任紧紧的抱着聂宝言,语气中带着颤抖的问道。

        “这只是使我下定决心的一个因素,从昨晚起我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聂宝言深情的看着郝任,痛苦的说道。

        “郝任,你知不知道,我的家人在我的心里有多重要?本来我以为你跟我姐姐她们也就是性格不合,以后相处多了就会慢慢好的!

        可是昨天发生的那件事告诉我,不可能的了!”

        “你姐姐最后不是没事嘛!”郝任急忙解释着。

        “那是手榴弹出了问题不炸而已,要是那颗手榴弹是好的话,我姐姐现在就该躺在停尸间了。”

        聂宝言摇了摇头。

        “你听我解释嘛!昨天的事你也看到的,我要是不开枪打死那个银行抢匪的话,手榴弹就会被他扔到我们这边的,到时你,我,还有其它的那些警察,都会出事的!”

        “我知道,你当时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我昨晚也反反复复的这样劝说了自己无数遍!

        可是!可是我还是不能说服我自己,我的感情压过了我的理智,我知道在这件事上你是没错的,但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怨恨你,就是你,就是你,差点就让我姐姐跟我爸爸一样,被炸死了!”

        郝任都懵了,没想到一向冷静的聂宝言居然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一面,居然搞起了迁怒来,这样郝任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本来我还想再自己好好想想的,说不定我哪天就想通了,直到我今天去取车的时候,在车上发现了那些资料……”

        “那些是……”

        聂宝言打断了郝任的话,用手捂住了他的嘴。

        “你不用解释了,我已经能猜到这里面有一些钱是来路不清的。

        我不能忍受警察做出这种事来,而且那个警察还是我自己的男朋友。

        我中午的时候就到cid去找过你了,想跟你说分手的,只是你不在,所以我才扣你来说清楚的!”

        “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郝任深情款款的摸着聂宝言的小脸问道。

        “姐姐的那件事我是真的不能原谅你,而我也不能接受你是这样的一个警察!”

        聂宝言眼神躲闪了一下。

        “我知道了!股票的事只是你的一个借口!其实根子还是我开枪差点让你姐姐被炸死的事!家人在你的心里是最重要的!远远胜过了我!”

        郝任心有不干。

        “是不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聂宝言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好吧!你以后自己多多保重!别工作的太晚了,要知道工作是做不完的!”

        “嗯――”

        郝任进房间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那我就先走了!这是你这的钥匙,我想我以后都用不上了,现在就物归原主吧!”

        聂宝言一言不发的接过钥匙,送着郝任来到了门口处。

        “我走了!”

        郝任回头,缓缓的伸头过去深深的吻了聂宝言一下,聂宝言没有躲开,闭着眼睛回应着,唇分,郝任眼眶湿润的离开了聂宝言的家。

        看着聂宝言家那关上的大门,郝任知道,以后跟聂宝言就是陌路人,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郝任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宿舍,眼直直的躺在了床上,回想着跟聂宝言的一点一滴,泪水也不自觉的悄然滑落了下来。

        ……

        另一边,在郝任离开后,聂宝言扑倒在了沙发上,一直强忍的泪水也如洪水般泛滥开来,打湿了她那精致的妆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