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59章 160保险杆弹开

第159章 160保险杆弹开

        郝任看到抢匪离去之后,这时才收起了枪,一手高举着证件大声的喊着从银行里走了出来。

        “自己人,自己人,别开枪――”

        军装巡逻警员拿着枪虚指着郝任,上前查看了一下郝任的证件,确认了是真的之后这才放下枪敬礼道。

        “长官好――”

        “你们有没有车?我要跟上抢匪看看?”

        郝任问道。

        “我们几个都是从周围步行赶来的,没有车。”

        军装警员摇了摇头。

        郝任看了看街道上根本没有停下来看热闹的车的,想征用一辆车都不行了!

        “郝任,你快去救我妈妈啊!”

        聂津津这时候也看见郝任了,急忙跑过来拉着郝任的手臂焦急的说道。

        “没有车,你让我怎么追?还是等等支援过来吧!”

        郝任淡淡的说道,还扯开了聂津津的手。

        郝任一点都不着急,聂宝意的死活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再说了,这也就是他刚好碰见了抢案罢了,这种案子又不是他们cid管的,还轮不到他来插手,而且还危险。

        “你……”

        聂津津气急,她算是看出来了,郝任根本就不想去救人,还有刚刚郝任肯定也在银行里,可是他也一直没有动静,就这样子眼睁睁的看着抢匪夹持她们。

        “发生什么事了?津津,你妈妈呢?还有,郝任你怎么也在这?”

        聂宝言跟维持秩序的军装警察说了几句,就被放了进来,之后就走了过来问道。

        “小姨,你来了!妈妈被银行抢匪给当人质捉走了,还有郝任,他都不肯去救我妈妈。”

        聂津津抱着聂宝言哭诉道。

        聂宝言听了这话焦急的向郝任看来。

        “宝言,你开车来的吧?”

        郝任也没有解释,直接说道,见聂宝言点了点头后,才吩咐道。

        “快点把车开来吧!我们现在就追上去,应该还来的及。”

        聂宝言闻言,也不理会怀里的聂津津了,推开她之后就急忙拉着郝任向停车的地方而去。

        聂宝言停车的地方就在路边,两人上了车,由郝任指了一下路,聂宝言边开车边自责道。

        “我只是到旁边接了一个电话,没想到就发生了这种事!”

        “别这样子说,你在的话也没办法阻止,说不定还要搭上你自己呢!专心开车吧!”

        两人的运气还不错,追着追着居然真的追上了聂宝意的车子。

        郝任见了还挺意外的,要知道抢匪可是先离开了一两分钟,这都被追到了!郝任心里陪着聂宝言随便逛两圈的想法落空了,严肃了起来。

        “跟在她后面就行了,别开的太快。”

        郝任在旁边指点着。

        “为什么?我姐姐就在前面了呀?”

        聂宝言紧紧的盯着聂宝意的车子问道。

        “这里是闹市区啊!你就算上去截停了又怎么样,银行抢匪手里有人质还有手榴弹的,激怒了他你姐姐更危险。”

        郝任好声好气的劝道。

        听了郝任的话聂宝言也减慢车速了,紧紧的跟着聂宝意的车子。

        郝任也没有让聂宝言隐藏的想法,让银行抢匪发现了更好,这样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宝言,你的手机在哪?拿来给我用一下。”

        “手机在我旁边,你自己拿一下。”

        聂宝言示意了一下,然后挪动了一下屁股,露出了被屁股压着的手提包。

        按说,聂宝言单手开车,然后拿给郝任是没问题,只是她现在不想分心,这才叫郝任自己动手拿的。

        郝任看了看聂宝言那浑圆的屁股,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情咸猪手一把了,直接拿过手提包,从里面找出电话打了起来。

        “喂,指挥中心,我是弯仔cid的郝任,编号38438,刚刚弯仔发生的银行抢劫案,我现在正跟在抢匪的后面,现在抢匪正驾使一辆银色的私家车从皇后大道东准备进入黄泥涌道,车牌号是7899,请快点派人来支援,注意,银行抢匪手上有手榴弹,最好把他往偏僻的地方赶。

        要是抢匪有新的动向我会再打电话的。”

        郝任向指挥中心汇报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安静的注视着前面。

        不到一会儿。

        郝任在路上发现了一些交通组的同事正在梳理着车辆,能引流的就引,不能的就截停,慢慢的,路上的车辆少了很多,聂宝意开始往坟场那里开了过去。

        不知道是抢匪意识到了什么,还是他原本就计划到那去!

        终于,聂宝意的车子在一片废弃的工地外停了下来,接着就是银行抢匪拉着聂宝意的脖子,把她从车上拖了下来。

        郝任跟聂宝言也第一时间跟着停在了5,6远的地方,郝任在车上发觉了他们有停车的意图后就打过电话给指挥中心,告诉了他们地点了。

        从车上下来,郝任躲在了车门后面,正拿枪指着银行抢匪,而聂宝言呢,则满脸焦急的站在了车头那里,一副想上去的样子。

        “宝言危险,快退回来!”

        郝任对着聂宝言低喝了一句后才对着银行抢匪威胁道。

        “马上放了你手里的人质,不然我就开枪了!”

        “你做梦,放了人质那我还不是任你宰割?现在你给我放下枪,不然的话我就杀了人质。”

        银行抢匪躲在了聂宝意的身后,高举着手榴弹,神情很紧张很激动的对着郝任反威胁道。

        “你跑不掉的,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我们警队已经派人赶来了。”

        郝任继续恫吓着。

        “我让你放下枪你听到了没有?只要你把枪放下,我就把人质放了。”

        银行抢匪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在爆发的边缘了。

        “不可能――”

        可是郝任完全没有理会:开玩笑,枪怎么可以放下呢!一枪在手才能安心啊!

        “郝任,姐姐的安全要紧!”

        聂宝言走到郝任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劝说道。

        郝任摇了摇头,有些失望的看了聂宝言一眼:真是昏了头脑了!放下了枪你怎么知道银行抢匪就一定会放人!说不定到时我们都有危险,还不知道银行抢匪怀里还有没有枪呢!

        “宝言,你快救救我――”

        聂宝意害怕的尖叫着。

        “郝任――”

        聂宝言又重重的拉了郝任一把。

        “宝言,你知不知道我把枪放下是什么后果?”

        郝任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是我姐姐还在他手上呢!”

        聂宝言到是还没完全失去理智,还是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的!

        最好的结果就是所有人都没事,银行抢匪说话算话,把人质放了,然后一个人逃跑。

        坏的结果呢!就是银行抢匪再多两个人质。

        更坏的结果就是地上多出三具尸体。

        “我求求你了郝任,你就先把枪放下吧!”

        聂宝言还是心存侥幸的不停哀求着郝任。

        郝任看着聂宝言这个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自己最亲的一个人了!看着她这么苦苦的哀求自己,郝任心软了!

        “快点放下枪――”

        银行抢匪又催促了一声。

        “郝任――”

        聂宝言见银行抢匪的手有松动的迹象,怕聂宝意有危险,就又拉了郝任一下。

        “我放――”

        郝任看了看聂宝言后,低垂着眼皮,咬着牙不甘心的说道。

        郝任慢慢的蹲下身来,缓缓的把手里的枪放在了地上。

        “枪我也放下了,你可以放人了没有?”

        放下枪的郝任站起来对着银行抢匪说道。

        “好,放人是吧?我现在就放给你们看。”

        说着银行抢匪就满脸狰狞的扬起手。

        郝任跟聂宝言龇牙咧齿看着银行抢匪的动作,知道这是想朝他们扔手榴弹了。

        没想到银行抢匪这么不讲信用,说的话就跟放屁一样。

        郝任都好准备了,等看清手榴弹的落点后就扑倒聂宝言,到时聂宝言是生是死的就看运气了!

        至于郝任他自己,别忘了还有系统呢!只要不是被炸的立马挂掉,他都不担心,虽然事后很麻烦,但是小命要紧。

        而这时,警笛声传了过来,银行抢匪也把扬起,准备扔手榴弹的手给收了回来,让郝任跟聂宝言得逃过了一劫。

        原来是警队的冲锋车到了,一起赶来的还有机动队。

        哗啦的打开车门,十几名穿着避弹衣的军装警察鱼贯而下,分散开来,半包围的用枪指住了银行抢匪,还把郝任跟聂宝言挡在了身后。

        郝任这时也连忙捡起了地上的枪,指着银行抢匪说道。

        “束手就擒吧!你逃不掉了!”

        “既然这样!……”脸色正常的银行抢匪顿了顿,然后才变得疯狂的喊叫道:“那就一起死吧……

        呃――”

        握着手榴弹的那只手再次高高的扬起,见跑不掉了,就想多拉点人垫背。

        砰砰――

        “卧倒――”

        早就盯着银行抢匪的郝任在他扬起手的时候就知道他想干嘛了!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对着他的头部连开两枪,然后第一时间就抱着聂宝言一起扑倒在了地上,准备用车子来抵挡随后发生的爆炸。

        “姐姐――”

        被郝任扑倒在地的聂宝言悲伤的喊叫着。

        至于聂宝意?不好意思,郝任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比较重要一点。

        十几名军装警察没想到郝任居然反应这么快,还没等银行抢匪扔出手里的手榴弹就把他给干掉了,真是厉害!

        其实他们也不需要郝任的提醒,因为他们都看到了,随着银行抢匪的死,他手里的手榴弹也没有力气再握紧了,手榴弹的保险杆噌的弹了出去,他们也跟着郝任一样马上扑倒在了地上。

        嗒嗒嗒――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十几秒后,居然还没有爆炸声,众人抬起头,看向了已经掉在地上的手榴弹,还是完好无损的待在那里。

        郝任赶紧拉着不愿意的聂宝言退去了差不多十米才停下了脚步。

        十几名军装警察互相看了看,最后由两名机动队的两名警察快速的上前去将瘫倒在地的聂宝意拖离了那里,众人这才纷纷撤到了郝任的周围。

        至于地上的手榴弹,众人都没有去管,还是等专业人士来搞定它吧!它现在是不爆炸,跟颗哑弹似的,但是谁知道一动它它会不会爆!

        “姐姐,姐姐!”

        郝任见聂宝意已经被脱离了危险区,这才放开了哭成泪人的聂宝言,让她跑了过去。

        聂宝言抱着聂宝意摇晃了一下,这才把她摇清醒,只是她话都没有说一句就直接晕了过去。

        郝任点了支烟,缓和了一下刚刚那颗跳动飞快的心脏,就不跟着聂宝言去凑热闹了。

        “麻烦帮忙扣一下救护车。”

        郝任对着一个领头的军装道。

        “救护车就在后面,他们等一下就到了!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反应快,我们这些兄弟可能要报销几个在这里了!”

        领头军装感激的握着郝任的手说道。

        “都是警队的兄弟,说这些话干嘛!太见外了!”

        郝任客气的罢了罢手,拿出烟示意了一下。

        “算了,被其它人看见不好!”

        领头军装摇了摇头。

        “那我先离开了,笔录我会等一下回警署再做。”

        跟他客气了几句之后,救护车到了,郝任就陪着聂宝言一起跟聂宝意来到了医院。

        聂宝言跟聂宝意的车子,就留在了现场,等警队处理好会通知人来取的。

        ……

        “我们检查过了,病人身体没有什么外伤,不过她这次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以后就需要你们家人来好好安抚,让她尽快从这件事里脱离出来。”

        医生脱掉口罩,对着走廊外的聂宝言跟郝任说道。

        “那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聂宝言急忙问道。

        “病人现在还没清醒,等她醒了你们再进去看吧!”

        医生说完就离开了。

        陪着聂宝言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聂宝意终于醒了。

        “姐姐,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聂宝言上前去握着聂宝意的右手担心的问道。

        可是聂宝意完全没有一点正常人的样子,指着聂宝言旁边的郝任惊恐的说不出话来!整个人都瑟瑟发抖。

        “郝任,你先回去吧,姐姐这里有我在就行。”

        聂宝言见到这种情况,知道聂宝意是对郝任有抵触了,面无表情的对着郝任说道。

        从上了救护车开始,聂宝言就没有开口跟郝任说过一句话,而现在一开口就是让郝任离开。

        “好,那你在这照看着她吧!有什么事就扣我,我先走了。”

        郝任也知道聂宝言这是因为自己不顾聂宝意的危险开枪导致的,不过郝任可不认为自己那样做有什么不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