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58章 159差点挂掉

第158章 159差点挂掉

        画面转回郝任这里。

        刚刚持枪抢匪那两枪的流弹可是差点要了郝任的小命啊!看郝任现在的样子就知道了,脸色苍白,手还在不停的颤抖着!

        郝任本来躲着好好,突然感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耳边划过,接着就是乓的一声,他刚刚喝水的杯子破了!里面还没有喝完的水全部顺着桌子流了下来。

        接着他们两人的大理石地面上又划过一到火星,还伴随着吱一声牙酸的声音,这道流弹比刚刚的那道更近,更加让人害怕!

        毕竟刚刚的那一枚流弹是看不见的,只是在杯子碎了之后才发觉,。

        这枚可不一样,实在是太近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啊!流弹落点的位置就在大堂经理的黑色高跟鞋旁,击中了大理石地面后又从郝任的脸庞划过,然后飞向了后面的墙壁。

        郝任也没想到,只是来银行问点事罢了,居然还碰上了有人来打劫,不过碰上打劫也就算了,自己也躲起来了,没想到还差点让流弹给一波送走!怕了,郝任是真的怕了,本来还想着等持枪抢匪抢了钱走了,自己就安全了,现在看来是自己想的太好了!

        郝任从身后掏出手枪,准备先把持枪抢匪给干掉,不然的话再倒霉碰上流弹的话,那就可笑了!辛辛苦苦存的钱没花就挂了,那就太不值得了!

        郝任不打算直接举着手枪瞄准持枪抢匪,现在的这个姿势可不是很好,持枪抢匪还在四处张望呢,要是被他看见了,跟郝任来一波对射的话!!

        郝任虽然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表示完全不嘘持枪抢匪,可是能选择更安全的方式,为什么要这么莽呢!

        所以,郝任一手拿着枪,一手拍了拍挡在自己面前大堂经理那因为蹲下来而变得更加硕大的屁股,想让她挪一挪。

        只是郝任拍上去的时候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怎么湿湿的,难道????

        郝任看向大堂经理的眼神有些不对了,连忙把有点潮湿的手就着大堂经理的后背擦了擦,小声的嘀咕道。

        “倒霉!”

        大堂经理感觉到郝任动自己屁股的时候就把头转了过来,眼神中带着恼怒,本来还想瞪郝任的。

        可是当她看见郝任眼中的嫌弃跟不停的在自己的背后擦着手的时候,她这时终于感觉到自己的屁股那里湿漉漉的了!一时间,她都懵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被吓尿了??可是自己怎么没有感觉???

        可是很快的她就感觉到不对了,湿的地方只是在后面,前面的怎么没湿?

        为了确认一下,大堂经理在郝任嫌弃的眼神中,把自己按着膝盖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职业套裙里面摸索了一下。

        呼

        大堂经理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里面没湿,自己不是被吓尿了!不然的话自己就真的要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想到这,大堂经理恢复了底气,匆匆扫了眼,看见了那个破掉的水杯,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才敢对着郝任瞪了一眼,然后拿眼神示意郝任看看那个破掉的水杯。

        郝任也跟着大堂经理的视线看见了那个破水杯,还有那布满水迹的桌边,知道自己是误会了,不过郝任脸上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

        既然不是尿,那郝任就没事忌讳的了,把在大堂经理后背的手又移到了她的大屁股那里,向旁边推了推,不过没有推动,主要是郝任不敢太用力,以免引起持枪抢匪的注意。

        可是在大堂经理的眼里,郝任那推屁股的动作就变成了是在捏自己的屁股,在吃自己的豆腐了!大堂经理双目喷火的瞪着郝任,要不是现在时机不对,她可不会放任郝任这样子做而没有动静。

        郝任又推了一下,见大堂经理还是没有反应,转眼看了看她是怎么回事。

        这就看见了大堂经理的表情,郝任可不会跟她解释什么,拿出枪向她亮了亮,然后拿枪口指着她,示意她向旁边挪一挪。

        正巧,这时那个印度阿三门卫想趁着持枪抢匪不注意,拿着根棍子靠近了持枪抢匪,不过他还是给持枪抢匪发现了。

        砰砰――

        持枪抢匪眼中厉色一闪,抬手就是两枪,也就两三米的距离,直接命中了印度阿三的胸膛,印度阿三中枪向后仰倒,血液很快就弥漫开来,没几秒,就在地上积累了一小塘血液。

        “都给我老实一点,不要乱动,不然下场就跟他一样!”

        持枪抢匪用枪指了指倒地的印度阿三,环视了一遍后大声的说道。

        “给我装快点,再这么磨磨蹭蹭的小心你也跟他一样。”

        持枪抢匪又大喝了正在装钱的银行女职员一句。

        银行女职员听了这话,被吓得装钱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大堂经理本来就被郝任突然拿出的枪给吓的不行,连瞪郝任都不敢了,把眼睛移了移,她还以为郝任是那个持枪抢匪的同伙呢!

        枪声一响,大堂经理的身体就是一个僵直,瞳孔放大,脸色立马变得很惊恐,她以为是郝任对自己下毒手了!

        滴答,滴答――

        郝任正算着持枪抢匪手里的枪还有几发子弹呢!突然一阵水滴声传进郝任的耳里。

        郝任向着声音传出的地方看了过去,只见大堂经理的屁股下,正稀里哗啦的往下流着水珠呢!在郝任的注视下,水珠慢慢的变成了涓涓细流,很快的就在她的高跟鞋脚下形成了一个小水塘。

        不过没事,大堂经理身上穿着的职业套裙是黑色的,看不出来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不过她的黑色丝袜就不行了,郝任离的近了,看见了她黑色丝袜上颜色一半深一半浅的,分明的很,很容易就能看得出来。

        呸呸呸,郝任,你现在在想什么呢!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

        郝任回过神来,拿枪口戳了戳大堂经理的屁股,只见她一个哆嗦,战战兢兢的看着郝任。

        “给我滚到一旁去――”

        郝任低着头,压低了声音说道。

        “还等什么?”

        见大堂经理还是没有动作,郝任又催了句。

        “我,我膝盖还痛,动不了!”

        大堂经理也学着郝任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真是没用,你坐下来,用屁股挪到旁边去。”

        郝任不客气的训道。

        大堂经理不说话,只是不停的摇着头,她也感觉到自己这次是真的吓尿了,低头的时候她也看到自己脚下的那塘水了,她知道那是什么,让她一屁股坐下去她肯定是不愿意的,只能装哑巴了!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她不止脸红了,连耳根子也变得通红通红的。

        郝任气愤的用力拿枪口捅了大堂经理好几下,只是她还是不为所动的样子,装起了鸵鸟,她现在也知道了郝任应该不是持枪抢匪的同伙,所以到不怎么怕郝任了!

        郝任无奈了!让他站起来跟持枪抢匪对射,郝任肯定是不会这么做,所以,只能这样子一边忍着旁边的尿骚味一边看着持枪抢匪了,期盼他快点抢完快点离开,别再乱开枪了!

        不知道是不是郝任的想法被某种不知名的存在感觉到了,银行女职业这时刚好双手抱着一袋钱递了出来,交到了持枪抢匪的手上。

        持枪抢匪单手有点吃力的提了提,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要离开银行。

        哇呜哇呜――

        一阵警铃声从门外传来。

        其实早在持枪抢匪开枪的时候,就有工作人员悄悄的按下了报警的按钮。

        “你们敢报警?那就让你们先死!”

        持枪抢匪害怕的对着刚刚拿钱给他的那个银行女职员喊叫着,枪也不由分说的举起对准了她。

        咔咔――

        “妈的――”

        手枪卡壳了,持枪抢匪气恼的把枪给摔在了地上。

        “我们一起上,他没有枪了!”

        其中一个来办事的男的突然高声叫道。

        “对我们一起上。”

        郝任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的,叫着一起上的那两个家伙缩得比乌龟都稳,哪有一点要站起来的意思啊!!

        郝任跟那些只会动嘴的家伙可不同,蹲直了身体,枪也大大方方的拿出来对准了抢匪的后背,就在郝任正要扣下扳机的时候……

        抢匪这时候已经又从怀里掏了了一个菠萝手榴弹出来,还二话不说的直接拔掉了保险销,一手握着保险杆,高举着疯狂的大喊道。

        “他妈的谁敢乱动我就跟你们一起同归于尽!”

        现场鸦雀无声,都被抢匪给震住了,好家伙,这颗菠萝弹一爆,那在场的人可能也就柜台里面的员工没什么事了,外面的人,包括郝任在内,运气好的可能捡回一条小命,不过也不是完好无损的就是了。

        郝任趁着抢匪还没有注意到自己,飞快的把枪收了回来,人也不蹲的笔直了,缩了起来闻着那刺鼻的味道!

        也幸好除了大堂经理外没有人看见郝任曾经掏出枪来过,不然的话,现场指不定混乱成什么样呢!

        大堂经理呢!现在正羞得不敢见人呢!哪里还会管郝任。

        抢匪举着手榴弹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就把目光定格在了聂宝意聂津津母女的身上。

        原来抢匪是看到聂宝言从车上下来的,现在要逃跑了,当然要找一个有车的人质。

        抢匪钱也不拿了,松开手,任由它落在了地上,跨了两步,来到聂宝意的面前之后一把抓向了她后面的聂津津。

        “妈,救我――”

        聂津津害怕的大声叫喊着。

        “你…你快放开我的女儿,有什么事你冲我来,我来给你当人质,你千万别伤害她――”

        聂宝意站在旁边苦苦哀求着抢匪,看着他手里的那个手榴弹,不敢跟他撒泼。

        “少说废话,你去帮我把钱捡起来,然后开车搭我离开,这样我就放了你的女儿。”

        抢匪说了自己的要求。

        “你先放了我的女儿吧!我给你做人质行不行?”

        聂宝意还在哀求着。

        “照我说的做,之后我会放了她的。”

        抢匪很不耐烦了。

        “好好――”

        聂宝意这点眼色还是有的,知道再说下去只会彻底的惹怒抢匪,只好从地上捡起钱袋,自己走在了前面。

        郝任等着抢匪出了门口之后,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拿起桌子上已经有些被水沾湿了的资料,跟上了抢匪。

        至于尿了的大堂经理,郝任离开前还看了看她,特别是她的制服套裙跟黑色丝袜,把她给看得满脸臊红。

        还别说,大堂经理的丝袜经过这点时间后,已经被完全的浸湿成一个颜色的了,就只是比没湿之前更加黑了一点而已,要是别人不注意的话,还真有可能不知道这位成熟美艳的大堂经理身上发生过什么!!

        郝任一路上悄悄的跟在了抢匪的后面,只见他不停的对外面赶来支援的巡逻警察喊着。

        “我手里有手榴弹,不想人质有什么的就给我让开一条路。”

        说着还把手里的手榴弹高高的举起,给外面的警察看,证明自己不是在吹牛,当然这个时候抢匪是把聂津津给夹持在了他的面前当挡箭牌的。

        银行外面,本来还在看着热闹的路人不停挤着维持秩序的巡逻警察,想靠近一点看热闹的,现在听到抢匪这么说,还看见了手榴弹,就不敢再向里面挤了,急忙向外跑,生怕手榴弹会炸到他们。

        “走,你先去把车开到这来。”

        抢匪见外面的警察不敢乱动了,头也不回的对着站在他后面提钱的聂宝意道。

        “好好,我这就去把车开来,你可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聂宝意边走边担忧的嘱咐着。

        只是抢匪理都不理聂宝意,根本就回她的话,只是一个劲的盯着外面的那些警察。

        郝任手里拿着枪,就在抢匪的后面静静的看着,没有趁机开枪做了抢匪。

        要知道抢匪手里的手榴弹可是拔了保险销的,打死了抢匪,他的手一松,手榴弹可是要爆炸的――

        不一会儿。

        聂宝意就开着她的车来到了银行面前。

        抢匪也一边说着一边夹持着聂津津走了过去。

        “你们可不要开枪,我要是死了,我手里的这个人质也要跟着我一起陪葬。”

        就这样,抢匪在几名巡逻警察的枪口下走到了车的副驾驶那里,打开车门,自己先坐了下去之后才一把推开了聂津津,快速的关门,向着聂宝意喊道。

        “快开车。”

        说着举了举手榴弹。

        聂宝意不敢不从,只能一脚油门,开着车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