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51章 152真相(上)

第151章 152真相(上)

        听了这话郝任跟曾sir都是喜出望外啊!

        当然,他们两个想的是不同的。

        曾sir想的是:终于确定曹志锐的DNA改变过了!

        而郝任想的是:终于可以搞定曹志锐了,看你这次还怎么赖,有你的主治医生作证,还有医院做手术时保存着的DNA样本,只要拿到那些样本,案子就可以结束了,能量也可以到手了!

        “李博士,那曹志锐做手术的医院那里是不是还保存着他没动手术之前的DNA样本?能不能拿来给我们做证据呢?”

        郝任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因为我只是个医生,做不了主的!”

        李博士开口说道。

        “大佬原,这就要看你的了!回去跟上面申请一下吧!看能不能让澳洲那边的医院配合。”

        郝任看着曾sir。

        “我回去试试看吧!像这种跨境的事我也是第一次遇见!”

        曾sir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性,也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

        “那李博士,曹志锐的DNA真的完全没有办法验出没动手术之前的了吗?”

        郝任继续请教着李博士。

        “这倒不一定!”

        李博士想了想说道。

        “哦!难道还有办法?”

        曾sir惊喜的看着李博士,要是还有办法的话当然最好咯!这样就能多一重保险,让澳洲那边配合的事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

        “其实病人身上DNA的改变只有血液跟唾沫改变了而已,我们检验过了,他当时的**还有其它身体内部器官的DNA都是以前的那样!”

        李博士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

        “真的?”

        “我们当时检验是这样的,不过我也不知道随着时间的过去他的身体会不会再出现变化!毕竟人体是神秘的!我们也不可能对它了解的十分透彻。”

        李博士没有拍着胸脯向两人保证,医学是严谨的,没有案例没有数据他可不敢乱说。

        “李博士,那能不能请你上庭作证,指证曹志锐的DNA是改变过了的事实呢?”

        曾sir恳求道。

        “这个――”

        李博士犹豫了,一方面关乎到病人的隐私权,一方面又不忍心让凶手逍遥法外,李博士为难极了!

        “大佬原,要不先让李博士考虑考虑?”

        郝任在旁边劝说道,反正已经知道怎么确认曹志锐以前的DNA了,有李博士的话更好,没有的话也不碍事。

        “好吧!那李博士,请你考虑一下?”

        “好的,今晚我会给你答复的。”

        李博士说道。

        “李博士,既然我们的问题你已经给解惑,那我们就不跟着你了,你在前面路边放我们下来就行了!还有联系电话,我就放在这给你了!”

        曾sir客气的说道。

        然后拿出纸笔来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电话号码,撕下放在了车里。

        李博士停车,让两人下来后就开车走了。

        曾sir跟郝任打了一辆计程车回到了警署,马上拉来曹志锐审讯。

        “曹志锐,从你身上取得的血液已经验过了,跟留着霍少媚身上的DNA不吻合,这个消息你听了一定很高兴吧?”

        曾sir笑眯眯的看着被关了快一天的曹志锐,不知道是他雄性激素旺盛,还是急的,只见他胡子长的有点明显了,没有被审问前的清爽模样了。

        “既然是这样,那你们cid应该把我给放了吧?”

        曹志锐脸色平静的跟曾sir对视着。

        “曹Sir,我有件事想请问你一下,不知道你能不能为我解惑呢?”

        郝任客气的开口问道,没有直接称呼他的名字,毕竟算得上是有求于人嘛!

        “什么事呢?”

        曹志锐转过头问道,也没说答不答应。

        “你房间的问题,你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想到把房间打扫的那么干净呢?还把那些可能沾上毛发的东西都给换成新的?”

        郝任问道,这个事情一直在郝任的脑海里回荡呢,他是怎么想也想不出来,曹志锐为什么会做这事呢!到底是不是自己当时暴露了呢!搞不清楚这件事,郝任可能连觉都睡不好了!

        以后郝任可能还会做一做这些不规矩的事呢!不弄清楚要是下次还这样呢!怎么办!

        “房间啊!你们也应该查过了,我出差了快一个月了,家里那么久没有人,都上了一层灰尘了,那我回家的第一时间当然是打扫干净咯!有什么问题吗?”

        曹志锐看着郝任,一副你这都不懂的表情。

        “打扫不用连沙发也换了吧?还把其它大件的家具都挪开,每一寸都打扫的干干净净的?”

        “之前的那套沙发旧了,不就趁着这个机会给换套新的咯!有什么问题?

        还有打扫干净问题,我这个人爱干净,所以我每次都是这样子打扫的,你们没见过罢了!难道这也不行?”

        曹志锐轻蔑的说道。

        “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子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你先看看这个。”

        看到曹志锐这么不配合,郝任就把审讯前拿在手里的杂志放在了曹志锐的面前,郝任还细心的翻到了给他看的那页,免得他自己找浪费时间。

        曹志锐不在意的看了起来,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曹志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变得咬牙切齿的。

        “我想这篇文章的作者你也不陌生吧?还有这上面写的事,你这个主角是不是也历历在目呢?

        我刚刚问你的事只是想你给我解解惑罢了!你真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一点破绽都没有了呀!”

        郝任说道。

        “他怎么可以这样?他都没有问过我这个当事人,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怎么可以把这些登出来!”

        曹志锐没有理会郝任,脸色铁青的喃喃自语。

        “对了,再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们刚刚才去见完李博士回来,他不止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在我们的劝说下,他还同意了出庭作证,证明你的DNA改变过了的事实!”

        郝任继续打击着曹志锐,好破掉他的侥幸心理。

        谁知道,曹志锐还挺顽强的,知道了这个消息了还是死硬着不开口,给他们来了个沉默是金!!

        ……

        ……

        不过曹志锐这样子曾sir跟郝任也不急,他们也在等着一伙重要的人到来,他们不怕跟他耗,反正离警署要求的破案时间还有多,凶手也抓住了,证据也快拿到手了!

        曾sir现在的心情还是相当的高兴的,拿出烟来,给了郝任一支,有问了声曹志锐。

        “曹Sir,要不要来一支?”

        “谢谢!”

        曹志锐接过,曾sir帮他点上。

        毕竟是一起工作了很长时间的人了,都很熟悉了。

        一边吞云吐雾,一边闲聊着,时间过去了一会,曾sir他们要等的人终于到来了。

        笃笃笃

        “进来”

        “曾sir,我们是奉命前来提取嫌疑人的精子做DNA比对。”

        两个曾sir不认识的法证人员进来说道。

        “嫌疑人就在那,你们做事吧!我们要不要出去等一会?”

        曾sir问道,他可不想看见什么辣眼睛的东西,那家伙事也只有自己的才看得下去。

        郝任也站起了身来,他肯定是不会留下了看他们是怎么取精的!

        “这个,要不你们留一下看着吧!”

        法证领头的那个看了看完全没有限制的曹志锐,然后对着曾sir说道。

        他们可不想在取精的过程中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虽然这个被取精的对象也是法证的同事,但是他们也怕啊!毕竟不熟!

        “大佬原,那你自己在这盯着吧,我先去喝点水先,刚刚说了那么多话,口也有点渴了!”

        郝任想借口离开,不过他想多了!

        “忍一下,你也不许走,陪我留在这里。”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自己的顶头上司都这么说了,郝任哪里还能动脚出去,只能郁闷的陪着曾sir一起留在审讯室里了!

        不过两人的动作到是一致的,都不去看曹志锐那里。

        “曹Sir,请配合一下我们们的工作。”

        领头的那个对着曹志锐说道,还给了他一本有颜色的杂志和一根空心的玻璃管。

        曹志锐脸色难看的拿着两样东西,有想发火的征兆。

        “你要是不同意这样的话,我们也能先麻醉你,再从你体内提取。”

        在曹志锐发火前,法证那个领头的就先出声说道。

        “那就把我麻醉了你们自己取。”

        曹志锐把手里的两样东西放回桌上。

        给曹志锐铐上手铐,带着他去法证做了个活体取证。

        两个小时后,等曹志锐的麻药劲过去,不给他休息的时间,继续带会审讯室审问了。

        “怎么样了曹sir,这下你应该死心了吧?这可是李博士跟我们说的办法,你的DNA再怎么变,那里的也不会变的!

        你可以跟我们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吧?”

        郝任抽着烟,翘着二郎腿问道。

        只是曹志锐还是没有死心,不等结果出来的那一刻,他什么话都不想说,也不会说!

        等啊等的!终于在又一个钟之后,等来了法证出具的结果。

        只见家乔一脸愤怒的拿着报告闯进了审问室,把报告拍在了桌子上,然后抓着曹志锐的衣领冲着他咆哮道。

        “你为什么要杀永妮?啊?”

        “家乔,你别这样,先冷静一下!”

        曾sir急忙上去拉开了自己的弟弟,他知道这回算是比对成功了,不然家乔也不会这样子。

        曾sir把家乔拉到一旁后,曹志锐拿起家乔带来的报告一目十行的看了起来,终于,他看到了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一幕,上面说自己的DNA跟霍少媚身上发现的DNA比对结果是一致的了!

        曹志锐双手下垂,无力的躺在了椅子上,手上拿着的报告也落在了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这时曾sir也把自己的弟弟劝说冷静了下来,让他出了审讯室。

        “曹志锐,这下你没有话说了吧?可以跟我们说说是什么情况了没有?你是不是因为苏盈,所以才一连串的杀害了赵永妮,霍少媚,朱秀萍三人?”

        曾sir坐下来后就开始问道,笔录的话是刚刚叫进来的小棠菜来做,郝任的话,就当他不存在吧!

        “没错,她们三个都是我杀的,盈盈被她们三个给害死的,我当然要为她报仇,不然的话盈盈怎么能死得瞑目!”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苏盈是被她们三个害死的呢?”曾sir问道。

        “我当然知道,那是我亲眼看到的!”

        曹志锐痛苦的说着,然后回忆道。

        “当年,在盈盈出事的那天,我正跟盈盈在那座废屋里约会。

        突然间,外面传一阵说话声,盈盈一听,就认出来是跟她一起在孤儿院长大的赵永妮,霍少媚,朱秀萍三人,盈盈当时很害怕,说要是被她们知道了,她们肯定会回去告诉傅修女的,盈盈怕被傅修女责怪,就让我先从后面离开,不要让她们发现。

        我当时听了盈盈的话,赶紧从后面跑了!

        我也不清楚在我走后盈盈发生了什么事,我跑了一段距离的时候,那废屋里传来了喊我不要跑的声音,应该是赵永妮,霍少媚,朱秀萍三人中的一个喊的。

        我听到了,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跑。

        可是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了废屋那里传来了盈盈的惊叫声,我担心盈盈是不是出现什么意外了,也顾不得盈盈让我跑的事了,连忙回转,跑回废屋那里。

        可是当我跑到那里的时候,就看见盈盈满脸是血的倒在了屋外的小溪那里,而赵永妮,霍少媚,朱秀萍她们三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我上前去抱起了盈盈,叫了她几声,可是她当时已经没有意识了!

        而这时,不远处又传来了说话声,我看了看怀里的盈盈,我怕被别人怀疑盈盈出事是我干的,我就放下了她,然后跑到旁边去躲了起来,我看着傅修女叫来救护车带着盈盈去了医院,我才出来,跟着去医院打听起盈盈怎么样了!

        后来你们也知道了,盈盈在去医院的途中就死了!”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出来指证赵永妮,霍少媚,朱秀萍三人呢?你要是出来指证的话,她们肯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小棠菜问道。

        “呵呵呵,要是有用的话我早就指证她们了!可是当时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盈盈是怎么掉下去的,我也不清楚,怎么指证?

        她们三人那时肯定会互相隐瞒,到时能判她们多久?一年?半年?还是一个月?还是无罪?”

        曹志锐脸带不屑,嗤笑的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