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47章 148收网

第147章 148收网

        郝任起身,来到白板处,拿粉笔在苏盈的照片那里画了一个圈,把那照片圈了起来才转身对着众人说道。

        “就近半年来连续发生的三起命案,我觉得是凶手在为苏盈报仇,所以才做出了这一系列的事来。”

        “但根据傅修女说的,还有和当年警队的档案上所记录的,苏盈是从废屋上意外摔落,然后送医途中不治身亡的?”

        小棠菜说道。

        “是这样的没错,不过我还是觉得这里面有点问题,苏盈为什么会自己一个人走到那个废屋去呢?

        而且赵永妮,霍少媚,朱秀萍三人都是苏盈的好朋友,她们当年为什么会说什么都不说呢?

        这一点我觉得当年警队调查的探员有所疏忽了!”

        “我认识永妮以来,她就从来没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件事,还有,她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起过,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还有其他几位朋友。”

        家乔感叹一下。

        “赵永妮连她男朋友都没有说,其实证明她在刻意隐瞒着一些事情。

        而这些事情关系到了她,霍少媚,朱秀萍跟苏盈四人之间的一些秘密!”

        “如果凶手是为了苏盈的事,要为她报仇。

        那么凶手跟苏盈又是什么关系呢?”

        大胡子提问道。

        “照我推断,孤儿没有亲人,那就可能是她的男朋友了。

        还有在被毁容的霍少媚身上,我们曾经找到了一点不属于她的血液,那就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来的。”

        聂宝言说道。

        “凶手做事一直都滴水不漏的,还用毁尸灭迹的手法处理过了尸体,除了霍少媚身上的那滴血,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大华说道。

        这时郝任偷偷的瞄了一下曹志锐,见他在大华说到留下血液的事情后,曹志锐表情跟之前的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变化。

        郝任暗道:真他妈的淡定,心理素质不错!

        “几名死者都被凶手刻意的拔掉了指甲,那是因为他怕跟死者纠缠的时候,死者在指甲里留下他的纤维或者组织。”

        家乔说道。

        “那为什么赵永妮只被削掉两个指甲呢?”

        曹志锐问道。

        “除了时间不够,或者是凶手第一次作案,又或者是想模仿红白蓝胶袋谋杀案的作案手法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原因。

        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在几名死者的家里都没有找到过几人有关系的照片,应该是凶手故意把照片都拿走了,可能就是不想我们从上面知道什么。”

        说完后郝任就回到座位了。

        “现在资料知道的就那么多,我们会继续向傅修女和孤儿院那边做深入调查的,希望案件可以早日结束,就这样吧,散会!”

        曾sir宣布了散会后,众人都三三两两的走了出去。

        “宝言,你先走,我还有点事。”

        郝任示意聂宝言先走后连忙来到曾sir的身边,对他说道。

        “大佬原,我想审问一个人。”

        “谁呀!”

        曾sir停下了收拾的动作问道。

        “曹志锐,赵永妮的案子我们也怀疑过是警队内部或者是相关的人员干的,我这段时间偷偷的查过了,就他的嫌疑最大。”郝任认真的说道。

        “曹Sir?郝任你说你那个时候就怀疑到他了?那你当时为什么不马上抓他,还让他又杀了两个人?”

        跟郝任分开的聂宝言还没有走得太远,听到郝任的话后停下了脚步,转身向郝任问道,脸色不是很好。

        “那时我们没有证据,我们连光明正大的查都不敢,怎么抓他?”

        郝任苦笑了一下,向聂宝言解释道。

        “你们当时要是抓他回来,就算是没证据证明是他干的,他也不敢再这么大胆的又杀两人啊!”

        聂宝言气不过,朝着郝任发泄着。

        郝任不再聂宝言辩了,见曹志锐快离开了,连忙对着曾sir道。

        “大佬原,怎么样?抓他审一下?”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啊!就这样审问他对法证那边不好交代啊!”

        曾sir还是有少许顾虑的。

        “看到没有宝言,这就是我们当时没有动作的原因了!”

        郝任对着聂宝言说了一句后又向着曾sir说道。

        “大佬原,证据我有了,我曾经偷偷的拿了曹志锐的毛发去验过DNA了,跟霍少媚身上可能是凶手遗留血液的DNA吻合。”

        “曹sir,你先等一下,我们还有些事想问问你。”

        曾sir听到郝任这么说,连忙大声的叫住了已经走了一段路的曹志锐。

        “还有什么事吗?”

        曹志锐来到曾sir面前奇怪的问道。

        “我们现在怀疑你跟赵永妮,霍少媚,还有朱秀萍这几起谋杀案有关,想请你协助调查一下。”

        曾sir严肃的向着曹志锐说道。

        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就带着他到审讯室去了。

        “你怎么拿到他毛发的?”

        聂宝言看着郝任。

        “我有办法就行了!”

        郝任没有说出具体的经过。

        “你这种做法拿到的DNA是没有用的,法庭上不会承认的!”

        就算郝任不说,聂宝言也猜到了他应该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

        “只是确定一下罢了,现在再申请强制验曹志锐的DNA也不迟。”

        郝任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那你小心点!”

        聂宝言虽然看不惯郝任的这种做法,但还是有些关心郝任的,说完了聂宝言就离开了。

        郝任见聂宝言走了,就拿着一次性的杯子倒了几杯水准备进审讯室。

        可是这时,傅修女带着一些照片来到了cid,郝任看见后,也不急着去审讯室了,拿着水递了一杯给傅修女,然后才问道。

        “傅修女,是不是照片的事有结果了?”

        “我问了很多的教友,到了现在才找齐丢失的照片,你看看,都在这里了!”

        傅修女把几本相册放在桌上。

        “那我们先看看,你先坐一下。”

        郝任招呼了一下cid的几人一起翻看起照片来。

        “郝任,这些照片有什么在里面吗?”

        小棠菜边翻边问道。

        “有人进教会偷了这一年的照片,而这一年呢,又恰好是苏盈死的那年,所以我觉得应该是凶手干的,想要掩盖什么东西,不想让我们查到。”

        郝任边翻边说道。

        相册不是很多,几个人一人一本,很快就翻的差不多了。

        这时,小棠菜喊了一声。

        “你们来看,苏盈旁边那个男的是不是曹S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