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31章 132救出聂津津

第131章 132救出聂津津

        郝任正听的津津有味呢!被林光这么一断,心里跟有猫在挠似的,心痒难耐,然后就连忙催促道。

        “继续说呀?之后李思曼跟你说了什么来钱的方法?难道就是你现在这样?绑架勒索?”

        “当然不是!”

        林光摇了摇头,想了想,既然都已经说了,那就说完去好了。

        “思曼那晚跟我说,说有个开贸易公司的老板想追她,约她去吃了好几次饭,还对她说想要包养她。

        我当然一听思曼这么说,顿时就怒火中烧,就想拿着把刀去砍去那个王八蛋去,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狠狠的鞭打了思曼一晚。

        为了不影响我们的感情,这事我就当没发生过,让思曼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只是……!!”

        说到这的时候林光的脸上很是痛苦。

        “只是没过几天店铺的房东来通知我了,说我要是再不交租的话就把店铺租给别人了!

        那晚,我主动跟思曼提起,想让她去被别人包养,好有钱让我继续开着这家画店,好让人能来发现我的才华!

        我现在还记得,那晚我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思曼脸上的表情,很失望,我知道她对我太失望了!

        第二天晚上,思曼就没有再回来睡了!我知道,她那时候正躺在其它男人的跨下呢!

        思曼每个月都会跟那个男人做个几次,这事我都是知道的!

        这事就这样子过了两年,本来我都已经习惯了的。

        可是就在最近,思曼回来跟我说,那个包养她的男人做生意亏了,不会再每个月都给思曼钱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怒了!老婆都给你玩了那么久了,居然想不再给钱了!那我的店怎么办?

        这个时候我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你玩了我老婆,那就让你赔偿我一笔钱,你没有钱了,你女朋友聂宝意那肯定有,然后我就跟踪她们一家,杜子骏那家伙没钱了,聂宝意又有点名气,最后我就选了聂津津下手!

        不过我还有个想法,那就是让杜子骏也不那么好过,我就装扮成他的样子在超市那里用迷药弄晕了聂津津绑走了她,然后我专门等杜子骏跟我老婆开房的时候我才打了勒索电话去给聂宝意的!

        打第二次电话给聂宝意的时候,我专门让思曼迷晕了杜子骏,然后在那个房间里打,让他有嘴也说不出话来!”

        林光恨狠的道。

        “那赎金呢?你是怎么迷晕了杜子骏拿到手的?”

        郝任继续问道。

        “那是我趁着服务员给杜子骏倒咖啡的时候趁机把迷药放进他的咖啡里,看见他喝了昏迷了之后,我就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手提箱跟他换了。”

        林光知无不言的说道,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心理!

        郝任怀疑他可能是戴绿帽子戴得久了有点不正常了!

        “那手提箱呢?你怎么知道他是用什么装钱的?”

        “我亲眼看着他拿这个跟聂宝意进的银行,我就猜到他们是拿这个装钱了,我就连忙赶去买了一个差不多的,然后塞了些报纸进去。”

        “你也问了我这么多了,我也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林光问道。

        “你问。”

        郝任点了点头。

        林光以为郝任这个动作是做给他看的,正想开口问道呢!

        曾sir跟小棠菜已经摸到了他不远处,见到郝任点头的动作后,两人一起向林光扑了过去。

        没错,郝任的这个点头的动作就是就是因为看见他们已经接近了林光才对着他们两个打的信号。

        曾sir扑上去的第一时间就是控制住林光持刀的那只手,只见曾sir一个擒拿的动作,一只手抓住了林光的手腕,把它拉离聂津津的脖子。

        “啊――”

        小棠菜也不甘示弱,上来对着林光的肋骨处就去重重的一拳,虽然小棠菜的力气不算很大,可是打在了这骨头处,还是让林光疼的叫了出来。

        小棠菜的这一拳让林光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曾sir本来还在跟林光僵持着,较着劲的,因为小棠菜的一拳,让林光疼的泄了力,曾sir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对着林光的手就是一个反扭,让他疼的握不住刀,然后就把他的一只手给反扭到了身后。

        小棠菜打了一拳后也抓着林光的另一只手跟曾sir一样,把它反扭在了身后。

        从曾sir跟小棠菜扑上去,再到制服林光让他不能动弹,只用了短短的两秒钟。

        “放开我!放开我!”

        被制服在地的林光只能对着地面不停的大叫着。

        “啊――”

        曾sir见状,用力的扭了扭林光的手臂,让他惨叫了一声后他才不吭声!

        这时郝任才上前来帮被胶布封着嘴,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的聂津津撕掉胶布,然后解开了绑住她的绳子。

        “啊――”

        郝任撕掉胶布的时候可没有温柔,把聂津津疼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等郝任把绑住聂津津的绳子解开后,聂津津哭着扑到了郝任的怀里,紧紧的抱着郝任不放。

        “放开。”

        也就一瞬间罢了,郝任急忙推开了抱着自己的聂津津,他可不是聂宝言,能让聂津津在身上抹眼泪跟鼻涕!

        再说了,聂津津已经被绑了好几天了,林光怎么可能还让她去洗澡什么的咯!所以她现在身上的那股子馊味很是浓郁!熏得郝任哪敢让她靠近自己!也不知道林光这家伙是怎么忍得住的!

        见郝任没有安慰自己,聂津津只能一个人站着抹起了眼泪来了。

        小棠菜看见这一幕还母爱大发的对郝任埋怨道呢!

        “郝任,人家小姑娘都这样了你还不安慰安慰人家,你怎么可以这样啊?”

        “要安慰你来安慰,我来替你按着林光?”

        郝任说着就要上前。

        “不用你了。”

        小棠菜白了郝任一眼就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出来,把林光给铐上了,然后林光就交给曾sir一个人看着之后向聂津津走了过去,看来是准备安慰安慰一下她了!

        只是小棠菜一走近,也闻到了聂津津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味道了!

        刚刚因为要紧张的救人,所以没有闻到,现在就不一样了!

        小棠菜也没有要抱着聂津津的意思了,只是在旁边安慰了她一下。

        郝任则抱着手在看小棠菜的笑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