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15章 116聂津津被绑架

第115章 116聂津津被绑架

        离上次发生的案子到现在,也有一个来月了,cid众人闲的不行!

        最近,聂宝言又去了澳门做学术交流,把郝任一个人憋的不轻。

        这天,正是聂宝言回香江的日子,郝任都做好了去找聂宝言的心理准备了,正焦急的等着下班呢!

        这时,cid的电话响了起来,小棠菜一接就叫了郝任一声。

        “郝任,你的聂医生找你的。”

        “哦,好的。”

        郝任接过电话还想着:聂宝言找自己干嘛?还打cid的电话,难道是想自己想的迫不及待了?

        郝任心里自恋着。

        “宝言,找我?”

        “郝任,我们家里出事了!津津被绑架了。”

        电话里聂宝言焦急的说着。

        “别急,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郝任脸上也变得正经起来。

        “我也是刚到的家,我才知道了津津被绑架的这件事,我也不太了解细节。”

        “那行,我现在就去你们那,到时再细说,对了,现在是在你妈妈家吧?”

        “是”

        “等我。”

        郝任挂了电话就马上跟曾sir请示。

        “大佬原,宝言的外甥女聂津津被人绑架了,我想去调查。”

        曾sir想了想,反正最近也是闲着,找点事做做也行。

        “好的,那就你跟阿奇去看看吧,有什么事再打电话通知我。”

        “好。”

        郝任点了点头,就和大胡子去拿了一台监听设备去了聂妈那里。

        期间大胡子还建议两人换身衣服,不要引起绑匪的注意为好。

        郝任听从了大胡子的话,人家可是老警员了,经验丰富!

        两人换了一身维修人员的工作服就上门了。

        “谁来给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吧?”

        郝任进去后拦住了要上来的聂宝言跟聂妈,直接对着在家的众人说道。

        现在不是跟她们废话的时候,还是办正事要紧。

        “我来说吧,事情我最清楚。”

        聂宝意虽然对郝任的成见很大,不想跟他说话,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也没办法了。

        “这事要从昨天开始说起。”

        “昨天?你女儿昨天就被绑架了?”

        聂宝意刚说了一句就让郝任给打断了。

        “嗯”

        聂宝意心虚的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现在才报警?”

        郝任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对着聂宝意很不客气的训道。

        “绑匪说要是我们敢报警的话就杀了津津,所以我们才没有马上就报警的!”

        面对郝任的训斥,聂宝意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还是老实交代了她们当时不报警的原因。

        “那现在呢?宝言,是你回来了才让她们报警的吧?”

        郝任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聂宝言,脸色当然不同于面对聂宝意咯!挺温和的。

        “嗯,要给绑匪的30万不见了,不然她们还不给我通知你呢!”

        聂宝言也瞪了自己的家人一眼。

        “活该!”

        郝任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说真的,要不是这事关系到自己的宝言,郝任才没有那么上心呢!绑架这种事一看就知道是不值能量的货色,连持枪抢劫才得了那么点能量,绑架怎么跟人家比!

        更别说聂宝意母女还跟郝任有过节呢!

        “宝言,你是刚回香江吧?累了吧?快坐下来休息一会。”

        郝任关心了聂宝言一下后才转头变脸的继续对聂宝意问道。

        “从头到尾的把整件事说一下。”

        “我刚刚要说的,是你打断我而已嘛!”

        聂宝意脸色不好看的嘟囔着。

        郝任就当没听见,对着聂宝意催促道。

        “快点说,磨磨蹭蹭的干嘛!”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的就是现在的聂宝意了。

        “昨天下午3点的时候,津津的好朋友瑶瑶来我们家里,说津津跟她一起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突然就不见了,来这问我们津津有没有回来。”

        郝任记了一下这个叫瑶瑶的人,也不说话,继续听着聂宝意描述。

        我们说没有,然后就打遍了津津朋友还有学校的电话,都说没有看见过津津。

        我们都快急死了,快到4点,我们正想报警让警察帮忙找人的时候,绑匪打了电话过来,说津津就在他的手上,要我们准备30万才放人,还要我们不能报警,要是敢报警的话,就杀了津津!赎金绑匪还不让我亲自去交!”

        这时候已经安装好监听器的大胡子问道。

        “聂宝意小姐,绑匪打来的电话是谁接的?”

        “是我。”

        聂宝意回道。

        “电话里那个绑匪说话的声音是怎么样的?”

        “绑匪是个男子,他说话的声音有点不正常的嘶哑,好像隔了什么东西一样。”

        聂宝意回忆了一下才说道。

        “嗯,看来绑匪在话筒上做过手脚了!你继续说刚刚的事吧!”

        大胡子点了点头。

        “绑匪这么说了我们当然就吓的不敢报警了!老老实实的准备好钱,今天中午的时候我跟子骏就拿着钱去交给绑匪。”

        “等等,绑匪是什么时候通知你们去哪里交赎金的?”

        郝任问了一下。

        “就在他打的那通电话里说的。”

        “那你怎么不说清楚?真是的!交赎金的地点跟时间?”

        “中午12点,在弯仔的廖斯咖啡厅。”

        “继续。”

        郝任记下了时间地点后说道。

        被郝任说过之后聂宝意讲诉就细了很多。

        “我跟子骏今天早上就去银行提了30万出来,11点的时候就一起来到了廖斯咖啡厅,由于绑匪说不让我亲自去交赎金,我在车里等着,由子骏一个人带着那30万进去了!

        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这么没有用,竟然在等绑匪的时候睡着了!

        我们等到了3点钟,见绑匪没有来,我们就回来了!回来之后,打开钱箱才发现里面的钱都不见了,变成了一堆报纸!”

        说到这,聂宝意就怒气冲天的站起来指着站在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杜子骏怒骂道。

        “真是没有用啊你!连钱你都看不住,这30万可是我的全部积蓄啊!要是绑匪没收到钱的话我女儿怎么办啊?你赔我的女儿!”

        聂宝意起来就对着杜子骏撒泼道,对他是又挠又打的,而作为男人的杜子骏不知道是不是愧疚的原因,也没有躲闪。

        “好了姐姐,你先冷静一下!”

        聂宝言上去拉住了正在发疯的聂宝意,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