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13章

第113章

        自从郝任跟李心儿聊完人生理想之后,第二天就正常回到警署上班了,只是郝任这次多了个习惯,那就是每天都有吃一点李心儿开给他的药!

        郝任也想过不吃然后用系统能量的,只是他也想到自己之前献血救人也用过一次了,要说有用的话自己就应该是没问题的才对啊!

        所以,显然自己这病是心病来的,还需要自己想通才行,可是明显郝任没办法自己想通,只能听话吃药了!

        按照惯例,来到cid报到之后就去内部调查那里了,一通程序下来,郝任开枪这事就算是过去了。

        这次郝任没有再次溜号去法医那里找聂宝言谈情说爱,直接回到了cid,他还想问问曾sir冯万山知道了冯森死后是什么反应呢!

        “大佬原”

        郝任来到曾sir面前叫了一声,正准备问呢。

        “郝任你来的正好,刚刚你来的时候我还想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可是我忘了,现在才想起来。”

        曾sir拍了拍脑袋说道。

        “什么事?”

        郝任疑惑的问道。

        心想:不会是开枪的事还有什么程序要走吧!!

        “你过来这边。”

        曾sir站起身来拉着郝任到一个角落里去,然后才凝重的对着郝任小声的说道。

        “你最近要注意一点,冯万山好像要找你麻烦的样子,他问我是谁开枪杀的冯森,虽然我没说是你,但是他后脚就找了他的律师过去,应该是打听你的事了,你开枪事是瞒不住的!记得小心一点知道吗?”

        “嗯,谢了大佬原,这事我会小心的,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回去做事了?”

        “嗯,去吧!”

        曾sir看着郝任的背影有些担心!

        而郝任呢,回到了座位上就开始沉着脸在想事情。

        下了班,郝任通知了几个警校的好友,陈家驹,张大勇跟马秋一起出来聚聚。

        郝任拜托了他们几个帮忙秘密调查一下监狱的那个吴教员的家人情况。

        隔了两天,郝任拿着几个好友收集来的关于吴教员的资料,原来吴教员叫吴展鹏,上面记录着他正好有个弟弟吴展程因为1牵扯到一件案子被抓到了中区的重案组那里,而吴教员还很重视他的这个弟弟。

        郝任想了想,拿起电话就打到了中区的重案组那里。

        “喂,这里是中区重案组。”

        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声。

        “我要找陈家驹,他要是在的话请你让他来接一下电话。”

        “好的,等等。”

        接着郝任就听到那边传来这个年轻男子的说话声:家驹,家驹,有电话找你。

        “喂,谁呀?”

        电话里传来陈家驹的声音。

        “是我郝任,我问你点事,你们那抓的那个叫吴展程是个什么情况?”

        郝任直接开口问道。

        “他呀!案子不关他的事,抓错人了,我们正准备把他给放了呢!”

        不是什么要保密的事情,陈家驹就直接说了出来。

        “我有件事让你帮忙。”

        “什么事?”

        “你想办法把吴展程再关几天,要是他的家属来问的话,你就把情况说的严重一点,不要跟他们说吴展程没事,这事能不能帮忙?”

        郝任看了看办公室里的其它人,小声的对着电话里的陈家驹说道。

        “这个…不太好吧!”

        陈家驹说话变得吞吞吐吐的。

        郝任就算是看不见也能猜到他现在的表情,肯定是一脸的为难。

        “是兄弟就帮这个忙,只是多关他几天而已,又不是什么犯法的事!”

        郝任知道陈家驹讲义气,所以大打感情牌这一套用在他身上绝对没有错的!

        “那我尽力吧!你也知道我在重案组这里只是一个小弟而已。”

        陈家驹没有对着郝任打保票,只说是尽力。

        “你就说你有点新的发现,想再查查吴展程。”

        这事郝任有经验啊!马上对着陈家驹言传身教道。

        “那我现在就去试试,要是成了的话我再打电话告诉你。”

        “好,那我等你,对了,你看着吴展程一点,不要让其它犯人欺负到他就行了。”

        挂断电话郝任就看着报纸等了起来。

        临下班前陈家驹才到电话来通知郝任,事成了,能拖几天就不清楚了,不过两天之内还是百分之百没问题的。

        听到这消息郝任放心了,两天的时间够自己操作了。

        立马拿起电话,打到了监狱。

        “我想找一下吴展鹏。”

        “你是?”

        “我是弯仔cid的郝任,我们认识的!”

        “你等等,我看一下他在不在。”

        “好的。”

        也不知道那边在搞什么,等了一会才说道。

        “喂”

        “我在。”

        一直听着的郝任立刻应道。

        “他还在工作,要忙完了才有空。”

        “要多久?”

        “大概半个钟左右。”

        “可以,那你让他忙完了就给我这回个电话。”

        郝任看了看钟,离下班没有几分钟了,不过他还是决定等等。

        到点下班。

        “郝任,还不走?”

        准备下班的小棠菜看见郝任还坐着看报纸,提醒了他一下。

        “哦,你们先走吧,我还要等一个电话,可能要迟一点。”

        郝任对着小棠菜解释了一下。

        “哦,那我就先走了。”

        小棠菜点点头就离开了,离开前还给了郝任一把钥匙

        “郝任,等一下记得关门。”

        郝任点点头接过钥匙,就一个人等了起来。

        铃铃铃

        终于电话来了,郝任拿起电话。

        “喂?”

        “我是吴展鹏,听说你找我?”

        吴展鹏还记得郝任的声音,一听他说话就认出来了。

        “吴教员今晚有空吗?我想找你谈点事。”

        郝任直接约道。

        “这个……”

        郝任听出了他语气里的犹豫,直接就说道。

        “是关于你弟弟吴展程的事。”

        “好,什么时间,在哪里见?”

        吴展鹏立马就同意了,语气还很急的那种。

        “那就现在,蔚蓝酒吧。”

        “好,我马上就去。”

        郝任挂断电话也向蔚蓝酒吧去了。

        郝任到的时候吴展鹏还没来,就自己一个人进去,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由于时间还早的关系,酒吧里没多少客人。

        郝任要了几瓶啤酒跟一些小吃填了一下肚子。

        在郝任消灭了一瓶啤酒后吴展鹏就急匆匆的赶到了。

        见了面也不跟郝任寒暄,直接就问到关于自己弟弟的事。

        “阿任,我弟弟的事你了解多少?”

        “来,边喝边说。”

        郝任递了瓶啤酒过去才继续说道。

        “我也是听了一个兄弟闲聊,觉得你弟弟吴展程的名字跟你的差不多才打听了一下的,果然你们两个有关系,还是亲兄弟来的!

        这事你就不够意思了,不是说了有事的话可以找我的吗?”

        “这个我一时着急就给忘了!阿任,我弟弟的事怎么样了?”

        吴展鹏虽然知道了一些情况,但还是想听听郝任怎么说的。

        “我打听过了,事情很严重啊!”

        郝任酒也不喝了,一脸凝重的样子。

        “可是我弟弟是无辜的啊!”

        吴展鹏一脸的绝望,虽然惩教署跟警队是两个不同的系统,可是他还是了解警队的手段的,替死鬼这种事太正常了!

        “我相信你也是知道警队的一些情况的,要是抓不到人,你弟弟就是最佳的背锅人选,谁让他倒霉碰上这事呢!”

        郝任顿了顿。

        “不过呢!”

        “不过什么?阿任你说,有什么话尽管说。”

        吴展鹏急忙问道。

        “中区重案组那边我也认识人的,我可以帮忙想办法让你弟弟摘除嫌疑,让他没事。”

        郝任咬了咬牙说道。

        “只要我弟弟没事就好,需要什么条件你尽管说,30万之内的我完全没有问题。”

        “朋友之间说什么钱,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郝任一脸的不愉。

        “没有,阿任你别误会,你也是请人办事,你不要可是别人要啊!”

        吴展鹏连忙解释道。

        “不用了,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你就回去等消息就可以了!你弟弟那里我也跟人打过招呼了,不会让他受苦的,来,喝酒。”

        郝任罢了罢手。

        跟吴展鹏分开之后郝任化妆了一下自己,让别人看不清楚自己的脸之后就去找了一个黑市的药贩,从他手里买了几颗正常人吃了会犯心脏病的药物。

        这些黑心的家伙手里的东西是真他妈的贵啊!就那么几颗东西就要了郝任两千块!

        几天后,什么都没做的郝任就接到了吴展鹏约他的电话。

        还是那个酒吧。

        “阿任,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我弟弟昨天就被放出来了,这次真的是多亏了你,实在是太感谢了,来,我们干一杯。”

        吴展鹏满脸感激的举起酒瓶说道。

        “都是朋友,说这些干嘛!干!”

        郝任也举起酒瓶碰了一下

        酒过三巡,郝任见吴展鹏有了些许醉意了才开口说道。

        “阿鹏,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一下忙。”

        “什么事?你尽管说,我一定会帮你办的妥妥的!”

        吴展鹏拍着胸口大声的向郝任保证道,正想还了郝任的人情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

        郝任看了看周围,见没有其它人在附近,才鬼鬼祟祟的靠过去小声的说道。

        “昨天有个犯人被送进了你们那的监狱,我想你帮我在里面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