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03章 103真相

第103章 103真相

        “啊!!”

        聂津津也看到了拿着刀子慢步走进来的冯森,吓的尖叫起来,连忙跑向了聂宝言。

        聂宝言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护着聂津津,神情紧张的看着冯森,怕他一个不注意就暴起伤人!

        而冯森呢,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看着聂宝言手里拿着电话,以为她想报警,连忙向着两女跑去。

        两女也看见冯森的动作了,聂宝言就拉着聂津津跑,电话还稳稳的抓在了手里放在耳边,她也终于在这一刻听到了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声,显然是拨出去了,正在等待着曾sir的接通。

        只是聂宝言只注意着冯森而没有太在意怀里的聂津津。

        “喂,谁呀?”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了曾sir的声音。

        聂宝言正准备说话求救的时候,她被拉着的聂津津在慌忙逃跑中一撞,电话从手里脱落,掉在了地上,而这时冯森也来到了离两女不足一米之外,要是蹲下来去捡电话的话,肯定是来不及再跑了。

        聂宝言当机立断,不再管掉在地下的电话,拉着聂津津就跑,跟着冯森隔着一张茶几。

        冯森来到聂宝言掉落电话的地方,用力的一脚就踏在了电话上。

        曾sir的声音也随着他这一踏而消失了。

        接着冯森又追了两女半圈,把她们赶回了原来的位置。

        原来是冯森察觉到两女想跑出房间。

        “嘻嘻,想跑?你们跑不掉的,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冯森狞笑的用刀指着聂宝言怀里的聂津津。

        “冯森,你不要激动啊,杀人可是犯法的!”

        聂宝言还想劝说一下。

        “杀人有什么,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们,我都杀了两个贱人了,就算再加上津津这个贱人也不多!”

        冯森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我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杀我啊?”

        聂津津看着冯森,带着哭腔问道。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这个贱人,就会在外面勾勾搭搭的,你怎么那么淫荡啊?我要是不把你杀了,你还会在外面勾搭他人的,所以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样子你就不能再做这种事了!”

        冯森脸上带着神经质的愤怒,还有一丝快意的叫喊道。

        “我没有啊,我没有在外面勾搭别人啊!”

        “你还不承认,今天下午我都亲眼所见了!”

        “那两个只是同学来的,叫我去打球而已。”

        聂津津解释着。

        “津津,你别说了。

        冯森,津津又不是你什么人,她干什么用不着你管吧?”

        聂宝言拦着还要解释的津津,冯森现在对津津的成见那么大,她说的什么话冯森都听不进去的,还是不要让津津的声音再刺激他了。然后才对着冯森说道。

        “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为什么不能管?啊?”

        双方互相喜欢这点就是有点神经不正常的冯森也还是清楚的。

        ……

        这时,郝任也终于双手持枪赶到了房门外。

        其实郝任在上楼之时就有意识的放轻自己的脚步声了,而手枪更是在没上楼之前就拔了出来拿在了手里了。

        郝任到了门外也听见里面的说话声了,他没有第一时间就冲进去,而是鬼鬼祟祟的在外面伸出一点脑袋,用一只眼睛观察着里面的情形。

        正好,被正面对着大门口的聂宝言看个正着,一开始聂宝言还没能认出来外面那是郝任,还以为是哪个路过的住户听到了这里的响动在观察呢!

        这把聂宝言给急的!看冯森那个样子,可能会连累一个无辜的路人。

        聂宝言很是不安。

        郝任也看见聂宝言见到自己了,见冯森背对着自己,而聂津津则在聂宝言的怀里,所以只有聂宝言一个人能看见,郝任这才大方的露出脸来,给了聂宝言一个安心的眼神。

        郝任拿着枪从后面瞄准冯森的脑袋。

        聂宝言见到是郝任,松了一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阻止了郝任要开枪的动作。

        其实就是聂宝言没有摇头郝任也没打算开枪的,因为聂宝言就在冯森的后面呢!虽然郝任对自己的枪法很有信心,但是谁知道这枪可不可靠?要是弹道偏了,打中了聂宝言的话,那不得后悔死啊!

        “干嘛?我说的不对吗?”

        冯森见聂宝言摇头,还以为是她对自己的话不赞同呢。

        “是,你们两个之前是互相喜欢,但是你也不至于要把津津杀了呀?还有你刚刚说还杀了两个人?谁啊?是不是有阮佩云?”

        聂宝言见到有郝任在,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了,而是想从冯森的口里知道点什么。

        “贱人,就是要杀!

        你问阮佩云那个贱人是吧?对,她就是我杀的,不过她不是第一个,我杀的第一个是陈美芬那个荡妇,贱货。”

        冯森的神情再次激荡起来。

        “陈美芬?那不是你妈妈吗?你为什么要杀她”

        聂宝言吃惊的问道,显然她也了解过一点的。

        “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早就死了!那个是坏女人,自从她跟我爸爸结婚了之后,每次我爸爸不在家,她就开始欺负我,虐待我,每天不是打我就是骂我的,后来,她居然还背着我爸爸在外面偷人,搞三搞四的,还要跟我爸爸离婚,搞得他焦头烂额的,这种淫荡的女人,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啊!那天她又打我了,我再也忍不住了,跑去拿了一把刀,一刀捅进了她的肚子里,她还想把我推开呢!可是我不会让她如愿的,我咬她,我狠狠的咬她的手,让她再也不能动我,再也不能打我了!

        哈哈哈――”

        冯森说起这件事事的时候,神情先是痛苦,恼怒,怨恨,最后到疯狂的大笑起来。

        “那阮佩云呢?”

        聂宝言乘胜追击,连忙问道。

        可能是憋在心理太久了,冯森也想一吐为快,接着就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阮佩云那个女人也是个贱货,别看她在人前一副端庄娴熟的模样,可是在人后,她不知道有多犯贱!见一个就勾搭一个,先是送东西的邮差,两个人拉拉扯扯,这不是犯贱这是什么?

        还有啊,她居然连保姆莲姐的儿子都要下手,我亲眼看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不是有染的话他们有什么可说的?

        就在我杀她的那天,她勾搭完莲姐的儿子之后还想要来勾搭我!拿着条毛巾来说要帮我擦汗!

        我有汗我不会自己擦吗?什么时候轮到她来了?说了不用了还一直往我身边凑,我哪里还忍得住!抓住她的肩膀不停的摇晃质问她,她为什么要犯贱到连我都要勾引?

        没想到她还不承认!

        还想推开我!

        我当然不能让她如愿,我咬,我咬,我咬咬咬……

        我就不停的抓着她撞着石阶,撞啊撞啊!……”

        冯森说完之后没有那么疯疯癫癫的了,看起来冷静了很多,不过他那泽人而食的眼神越发的浓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