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98章 98冯万山认罪

第98章 98冯万山认罪

        “冯先生,我们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关于田守信被杀一案,还有你的老婆阮佩云被杀一案,请你配合一下。”

        曾sir带领着大小华跟郝任一起进来,由曾sir对着冯万山说道。

        “好的,我想先通知一下我的律师。”

        冯万山拿手捏了捏脸上异常紧张的冯森,冷静的说道。

        “可以”

        曾sir点了点头,等冯万山打电话通知了律师后就带着他回了警署。

        ……

        警署审讯室外,大小华两人靠着墙闲聊着。

        “像冯万山这种商界老狐狸,一定在里面叫他的律师想办法帮他洗脱杀人罪。”

        听了大华的话小华赞同的点点头。

        “没错,就算没有办法完全洗脱,像他这种有钱人,也有办法把谋杀给打成是误杀!”

        两人一时间感慨万千。

        “怎么,你们是法官吗?”

        郝任站在旁边怂了他们两兄弟一句,把他们两噎得说不出话来。

        “你们不给人家冯万山是清白的呀!”

        大胡子也跟着打趣了一句。

        曾sir从别处走来,问了句。

        “你们在嘀嘀咕咕什么呢?”

        “他们在说里面的冯万山呢!”

        小棠菜指了指审讯室回答道。

        这时,madam王办公室的门突然间打开,madam王走出来问道。

        “情况怎么样了?”

        “冯万山跟他的律师还在里面谈话呢,还没有出来。”

        曾sir回答道。

        曾sir的话刚说完,审讯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冯万山的律师,一名中年男人走了出来,对着众人宣布道。

        “我的当事人已经决定承认一切控罪。”

        在外面等待的众人听到冯万山律师的话都惊疑不定的,这么好说话?

        madam王看了曾sir一眼说道。

        “家原,你去问吧,我去忙其它事了。”

        曾sir点了点头。

        “郝任,阿奇,跟我一起进去。”

        审讯室里,由大胡子记录口供。

        看着坐那里的冯万山,头发打理的光滑整齐,手里拿着支烟,脸色很是平静,就跟是正准备会客似的,好像没有丝毫的担心自己的下场。

        “冯先生,你自己把整件事情给说说吧!”

        曾sir想看看冯万山是怎么个意思。

        冯万山抬眼看了眼几人,抽了口烟慢慢的吞吐起来,眼神看向前方,焦距没有对准在审讯室里的任何人,开口说道。

        “这是要从我的第二任老婆说起!

        陈美芬那个女人不守妇道,整天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我辛辛苦苦的好不容易把公司带上了轨道。

        而她呢,却老吵着要离婚,然后把公司拿回去。

        我那时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那家公司上,那是我所拥有的一切,她要是把公司拿回去了,那我就变得一无所有了!

        所以我忍无可忍,就在前几年的4月把她给杀了!”

        说出了杀陈美芬的原因,冯万山的神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你杀了陈美芬之后,接着就娶了你的第三任老婆阮佩云,难道她也是那种不守妇道,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女人?所以你把她也杀了?”

        曾sir顺着冯万山的话谈起了阮佩云来。

        “可能是我的命不好吧!娶的两个女人都是这个样子!”

        冯万山叹了口气说道。

        “那邱水添呢?是不是你收买陈福让他杀的?”

        曾sir接着问道。

        “没错,我担心他出自传。”

        “人家出本自传也那惹出杀身之祸?”

        大胡子惊奇的问道。

        “他的自传肯定会提到陈美芬的,要是自传面市了,传播了出去,那外面肯定就会有很多人把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一个人做了亏心事,最怕的就是别人再来提起了!

        就算可能对我构不成什么实质威胁,但是这事在我的心里始终都是一根刺,所以只有他死了,我才能放心,也就几十万的事,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冯万山毫不在乎的说道,好像一条人命根本就没有放在他的眼里一样,冷漠极了。

        “那田守信,你怎么连他都要杀?”

        “要怪就只能怪他自己贪心不足,当年,田守信知道了我杀陈美芬的事,我为了封住他的口,就给了他一大笔钱,让他移民,离开香江。

        但是前一段时间,他居然回到了香江,还主动上门来找我,想继续找我要钱,他那摆明了就是勒索嘛!

        他只要勒索过我一次,只要他没有钱了,就一定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不会让他可以这样拿捏住我的,所以我就斩草除根。”

        冯万山弹了弹烟灰,脸上一片狰狞,冷冷笑的道。

        “所以你就骗他说要拿钱给他,然后约他出来。

        其实你根本就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要杀死他?

        然后就从他的身上拿了他值钱的东西,造成是劫杀的假像,拿着他的酒店房门钥匙去他的房间里翻查有没有留下了什么对你不利的东西?”

        曾sir猜测着。

        “没错!”

        冯万山点了点头。

        “那你杀田守信用的凶器呢?”

        “我那时随手捡了快石头,敲完他脑袋后就带走扔海里了。”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有了,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清楚了!”

        郝任全程没有说话,打开系统面板看了那上面的数字才涨了不到一年的,就知道冯万山在撒谎了,关掉系统,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冯万山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揽在了身上。

        审讯完后由大胡子把冯万山送到了看守所看押了起来。

        ……

        看守所里,冯森过来探视了冯万山,大胡子跟律师则站在旁边。

        “爸爸”

        冯森只是深情款款的叫上一声,眼睛通红通红的。

        “我一生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娶了陈美芬做了老婆!现在终于自食其果了!

        阿森,你听我的话,马上就回家收拾东西离开这里,到瑞士去。”

        冯万山看了一下大胡子,见他离的够远,小声的对着冯森嘱咐道。

        不过冯森的样子看起来很不愿意,不停的摇着头。

        “我已经在那边帮你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你还年轻,将来还有大把的日子要过,不像我这样,爸爸已经老了!”

        冯万山摸了摸冯森的头,满脸疼爱的说道,见冯森还是不情愿的样子,为了让他安心,又接着道。

        “这里的事你就放心吧!律师会帮我这些案子打成误杀的,最多就判个几年,到时等我出去了就到瑞士去找你,我们就又能团聚了!”

        冯万山肯定的对着冯森承诺着。

        冯森听到冯万山这么说,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看守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