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93章 93线索

第93章 93线索

        郝任跟小棠菜交代了一下让她继续问聂津津之后就跟在了聂宝意的后面走进了房间。

        这是间卧室,看聂宝意这么随意的样子应该是她睡的地方了!

        咔嚓

        聂宝意见郝任进来之后就把门锁给反锁起来了。

        整个房间里就聂宝言跟郝任两个人了。

        郝任呢,从进来之后也不说话,就一直拿眼神打量着聂宝意。

        聂宝意今天穿着一件白色长袖连衣裙,脖子处还围着一条天蓝色丝巾,看着就很时髦。

        腿部裹着一双肉色的丝袜,由于是家里,所以她没穿高跟鞋,就穿了一双棉质的拖鞋。

        她在郝任的眼里的话,单轮相貌的话也就一般般吧!路上就是遇见了也不会多瞄的那种!

        不过聂宝意这女人很会打扮自己,每次见到她都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就算现在在家也一样,这样子到是让她加了几分,变得有点看头了。

        郝任见聂宝意反锁门了,知道她准备要开始谈话了,没有外人在,郝任连宝意姐都不叫了。

        “聂小姐,不知道你想找我进来谈什么呢?还有,我们两个孤男寡女的,你把门给反锁了不太好吧?外面的人不知道还以为我们有什么呢!你还是开着门谈吧!”

        “别在这装疯卖傻了,我想跟你谈什么你自己心里知道,你在外面说的那翻话不就是对我说的吗?”

        聂宝意对着郝任讽刺道。

        “聂小姐你这是误会我了!”

        “现在就我们两个,咱们就开门见山的说,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关于津津生父的事情??”

        “聂小姐你这话说的,我不明白!”

        “我知道一件事,应该对你们警方有点作用,我想用这件事来跟你交换,然后你闭嘴,不要把事告诉津津,行不行?”

        聂宝意也不理会坐到自己床上的郝任,踩着拖鞋就来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的对着郝任强硬的说道。

        郝任本来是双手向后撑着身体的懒散姿势的,听到聂宝意的话到是来了一点兴致了,坐正来抬头看着她的眼睛。

        “你说说看,看你的这件事值不值得我为你保密。”

        郝任这时烟瘾来了,也不管这是聂宝意的卧室了,抽出一支点燃。

        “给我拿个烟灰缸来。”

        “你把烟给灭了,不要弄得我这里满是烟味。”

        聂宝意厌恶的捂着鼻子说道。

        “不拿的话那我只能出去抽了。”

        郝任站起来做出向外走的姿态,一副出来了就不进来的样子。

        “等等,烟灰缸没有,你拿这个装吧!”

        聂宝意妥协了,拿了个空瓶子过来,应该是装过化妆品的。

        “那你开始说吧。”

        郝任接过瓶子重新坐回床上,向瓶子里面弹了弹烟灰说道。

        “我知道冯万山的第二任太太陈美芬可能不是邱水添杀的,冯万山还想让我不要给邱水添写自传,应该就是怕这件事被爆出来。这个线索够重要吧?”

        聂宝意没有把冯万山给她提的条件说出来。

        “重要,当然重要了!不过这还不够。”

        郝任听着聂宝意的叙述,一支香烟几口就把它给吸完了,弄得房间里是烟雾缭绕的,按灭盖好盖子把它放到了地上。

        “那你还想要什么?你可不要太过份了!”

        “没什么了,就只是一点私人小小的要求罢了。”

        “你说!”

        “我要你以后对着我的时候态度好一点,特别是在宝言跟老太太面前的时候,不要冷言冷语的样子,要温和,要微笑。”

        郝任一脸严肃的要求道。

        聂宝意沉默着。

        “怎么?这很让你为难吗?”

        “不为难,我答应你了。”

        聂宝意咬着牙说道。

        “那现在给我来个笑容,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郝任觎虐的看着聂宝意说道。

        “你”

        “你什么你,刚刚才说好的事还没转头就想反悔?”

        “我这就笑!”

        说着聂宝意对着郝任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敷衍,真是太敷衍了!”

        郝任摇头不满的说道。

        “你别太过份了。”

        聂宝意咬牙切齿的说道,脸上那个难看的笑容也变得更加的扭曲了。

        “我过份?那就让你自己看看是你过份还是我过份。”

        郝任站起身来抓着聂宝意的手臂,不理会她的挣扎,把她拉到了梳妆台面前,让她看看她自己现在的样子。

        “你自己看?”

        聂宝意看着镜中的自己,真的是太难看,连忙拿手捂着脸,自己不想看也不给郝任看到。

        “现在知道了吧?”

        郝任放开聂宝意说道。

        过了一小会聂宝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之后才敢撑开了一点指缝,从那里再次看向镜子。

        “这才是自己嘛!”

        放下捂着脸的手,接着微微一笑,镜子中的人儿也一样,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转身看着郝任,微微笑着,轻声细语的问道。

        “你看,这样行了吗?”

        “不错,这才对嘛!希望你能一直保持下去。”

        郝任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可以了,我们出去吧,记得你答应过的事。”

        聂宝意说着就从郝任面前经过,来到郝任刚刚扔在地上装有烟头的瓶子。

        可能是在自己的房间吧,聂宝意很随意的就直接弯下摇把瓶子拿到了手中。

        随着聂宝意的腰慢慢的弯下,她的连衣裙下摆也跟着拉了起来,本来只能看见丝袜小腿的,现在随着她的动作,慢慢到膝盖,到大腿,最后连她包裹在肉色连裤丝袜里的白色内裤都清晰可见了。

        虽然只是一闪即逝,但聂宝意的这个动作可让站在她身后的郝任大饱了一顿眼福。

        想着她跟聂宝言的关系,郝任心头变得火热了起来,有点按耐不住自己心里的那匹野兽了!

        聂宝意站起身,手拿着瓶子,转过身来看到的就是眼睛有点红,呼吸也粗了很多的郝任,这才想到刚刚自己的动作后面走光了,应该是被郝任给看光了,这让聂宝言又气又羞的,想骂郝任两句又没有理由,只能生自己闷气了,虚假的笑容也不维持了,板着个脸就向外走。

        “聂小姐”

        郝任叫了一声。

        聂宝意知道郝任的意思,不得不强扯着嘴角,让它微微的上扬。

        “有什么事吗?”

        聂宝意轻声细语的问道,可是她那双手因为用力而暴起的青筋已经把她的心情给出卖了。

        “没什么,看一下你的状态罢了,嗯,没什么了,走吧!”

        突然,就在聂宝意经过郝任身边的时候,郝任伸手就从她的连衣裙下伸了进去,在聂宝意还反应不过来之时,重重的捏了一把她那被肉色连裤丝袜包裹着的丰腴美臀。

        聂宝言就跟触电似的,立刻就跳开来,远离了郝任几步,这才转头满脸怒气的盯着郝任。

        “你在干嘛?居然对我做出这种事来?我可是宝言的姐姐!”

        郝任把那只抓过聂宝意的丝袜美臀的手抬起,在她面前虚握了两下,一脸的奸笑道。

        “哈哈哈,不好意思,刚刚看了宝意姐的那硕大的屁股,你也知道我现在正值血气方刚的时候,所以就不由自主的捏了你那一把,还真别说啊!别看宝意姐的年纪不小了,可你那还是有那么弹性啊!”

        郝任说完了还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

        “你这个流氓,我会跟宝言说你轻薄我的事的,你就等着吧!”

        说完就怒气冲冲的要开门去打电话通知聂宝言。

        “你不是说咯!就凭我们两个这关系,宝言也是知道你对我有意见的,你觉得她会信你吗?”

        郝任不紧不慢的跟上。

        这话让聂宝意气得手都发抖了起来,一时间居然开不了门锁。

        “宝意姐还不开门等什么呢?”

        郝任靠近聂宝意的后面一脸暧昧的说道。

        “我这就开了,你别靠的这么近。”

        聂宝意手上开锁的动作没有停,转头一脸戒备的对着郝任说道。

        郝任没有再做什么,就这样定定的欣赏着聂宝意的背影。

        咔嚓一声

        聂宝意终于把门的反锁给打开了,慌忙的就打开门走了出去,终于可以脱离郝任的视线了!

        “宝意啊?你们在里面谈什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啊?”

        聂妈看着聂宝意的样子,不由得疑问道。

        “被郝任那个家伙给气的。”

        聂宝意没有说出郝任对她动手动脚的事。

        “宝意姐,你这是在冤枉我呀!”

        郝任假装苦笑的说道。

        接着看向小棠菜。

        “问完了吗?”

        小棠菜点了点头。

        “那没有什么问题了我们就回去吧!

        伯母,那我们就先走了?”

        郝任

        “这么快啊?你看你第一次来,我还想留你吃一顿饭再走呢!”

        聂妈面带可惜的说道。

        她还想多了解一下郝任这个小伙子,给自家的宝言把把关呢!

        “不好意思了伯母,我们警署还有事呢!下次吧!”

        郝任带着歉意的说道。

        “喂,你说的那个可以帮我找人的事?”

        聂津津满怀期待的看着郝任。

        “这个,我要回去问过才行,看这样做合不合适。”

        郝任用了一下拖字决。

        聂宝意从出来说了一句话之后就黑着个脸站在旁边看着几人说话。

        跟聂家人告辞之后郝任就和小棠菜一起回了警署。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