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89章 89死因不明

第89章 89死因不明

        “曹Sir,有什么发现?”

        众人来到曹Sir身边问道。

        “哦,我在这里发现了这个。”

        曹sir站起来用镊子夹着一个东西给几人看。

        这是一个烟头模样的东西,上面的牙印很清晰。

        “这不是烟头嘛!”

        小华嘴快的说道。

        “就你聪明,这要真是个简单的烟头的话曹sir用的着蹲在这里研究这么久呀!”

        郝任讽刺了小华一下。

        “你……”

        小华刚想跟郝任辨几句就被曾sir给打断了,苦笑的摇了摇头。

        “好了,现在先听听曹sir怎么说先。”

        “这个像烟头的东西我也是刚刚才看一下的,我蹲了那么久是为了地下的这些脚印。”

        曹sir指了指旁边一些不怎么明显的脚印解释了一下。

        “像烟头?它不是吗?”

        小华问道。

        “我刚刚拿鼻子闻过了,这是大麻制品,不是烟草制品,虽然它们两者很像,但它们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所以我才会那样说的。”

        “那这些脚印呢?”

        小棠菜问道。

        “由于是些草地,所以这些脚印都模糊了,还要回去用电脑复原一下才行。”

        曹sir向几人解释了几句,之后就去做事了。

        “听到没有?还烟头呢!以后别那么轻易的做判断,知道没有?”

        郝任摆出一副严肃的嘴脸来对着小华训斥道,不过说到最后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

        把小华给气得,恨不得把郝任那可恶的脸给他来个满脸开花。

        见时间不短了,众人只能忍着那有味道的空气来到尸体边上看着正在检查尸体的聂宝言。

        郝任看着聂宝言那穿着制服丝袜套裙的身姿,有点不自然的下蹲着在检查尸体,看得出来,穿着制服套裙出现场是多么的不方便了,不但是制服套裙本身的限制,还要担心一不注意就要走光,随时都要小心翼翼的,别提多变扭了!!

        “宝言,差不多就得了,有什么等回去再慢慢验就行了!”

        郝任关心的劝说道。

        “好吧!”

        聂宝言看了眼郝任,见他满脸的关心,脚也有点麻了,加上也验的差不多了也同意了。

        也知道众人来这的原因,站起来脱掉手套就开始说道。

        “看尸体样子死了应该有一两天了,周身有些细微的擦伤跟淤青,应该是从上面滚落下来导致的,后脑也有一道明显的伤痕,不过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致命伤,得回去验过才清楚。”

        “走吧,收队,去跟大华他们会合,去确定一下这个田守信是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田守信。”

        见现场也没什么再看的了,曾sir对着说道。

        ……

        xx酒店

        众人进去后就看见了坐着大厅里的大华跟大胡子,大华也第一时间发现了进来的几人。

        “大佬原,你们怎么都来了?”

        大华跟大胡子迎上前问道。

        不用曾sir开口,小棠菜就向他们解释了一下刚刚发现的尸体。

        等他们了解的差不多了曾sir就说道。

        “叫这里的经理过来,我们问一下这个两个田守信是不是同一个人。”

        大华应了声就跑去叫人了。

        “请问几位警官有什么事吗?”

        跟着大华前来的男经理问道。

        “我们想你们酒店帮我们认一下,你们这住的田守信是不是这个人。”

        曾sir拿出一张田守信的相片问道。

        相片是田守信死了的样子。

        男经理看了两眼就不想看了,一个死人有什么可看的!

        “你们等一下,我要去问问我们的工作人员才行。”

        “好”

        曾sir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男经理就叫来了两个前台接待员来,姿色都不错,两女都穿着肉色丝袜,黑色高跟鞋,紫色的制服套裙。

        “小娟,小芳,你们来帮几位警官认认人。”

        “好的经理。”

        两女都双手放在肚子上,看着就很有礼仪。

        曾sir见状,又把田守信的照片拿了出来。

        两女就没有那个男经理的心理素质强大了!

        虽然田守信的脸没有多么的恐怖,就是有些死白跟淤青,加上一点已经干枯变的有点黑的血迹罢了,男经理看完脸色不变,而两女可不行,只看了一眼,红润的小脸立马就开始变的就惨白起来,就不敢再看了。

        “请你们看清楚点,这个人是田守信吗?”

        小棠菜在旁边喝道。

        女人为什么要为难女人呢?

        老实说,小棠菜是有点吃味了!

        说起来还怪旁边的这几个男人,两女一来,眼睛就不断的上下打量着人家,特别是郝任,眼睛都快掉进人家小姐姐的丝袜上了,一副猪哥样,看的眼睛都不带眨的!

        “小棠菜,别那么大声嘛,你看你把人家吓得!”

        曾sir板着脸说了一句小棠菜,接着又露出笑容对着被吓到的两女轻声的问道。

        “你们再好好的看看,这对我们警方很重要。”

        软的硬的双管齐下,两女也只能硬着头皮再次看向照片了。

        “没错,这就是田先生。”

        其中一个女接待确认道。

        “你呢?”

        曾sir又问向另一个闭着眼睛的女接待。

        “小娟,别怕。”

        小芳拉着她的手安慰道。

        “嗯……嗯,是田先生。”

        有了同事的安慰小娟好了一点,鼓起勇气来睁开眼睛颤抖的说道。

        “好,麻烦你们了!你们不要紧吧?”

        曾sir客气的问了句。

        “没事”

        “没事”

        两女都脸白白的摇头道。

        “要是想还有什么情况的话,可以去找我们警方。”

        曾sir点了点头。

        说完后正准备跟男经理说话呢,之前那个说话颤抖的小娟突然说道。

        “那个!这位警官,我想起有关田先生的一件事。”

        “哦,什么事?”

        曾sir好奇道。

        “之前有个女孩来找过田先生,是我告诉他田先生的房间号码的,还有昨天她也来了,不过田先生不在,她就留下了联络电话,让我见到田先生了就把这交给他。”

        “那联络电话还在吗?”

        “嗯,在的,田先生一直没有回来,也就没交给他。”

        “那请你拿来好吗?”

        “嗯”

        小娟点了点头就跑到前台那里拿了张便签过来。

        “就是这个。”

        “好,谢谢你提供了这么重要的线索。”

        曾sir夸了小娟一下,把小娟夸的笑容都露了出来。

        曾sir看了一眼就把这标签交给了大胡子。

        “阿奇,你去通讯公司查一下这是哪的电话。”

        大胡子点头拿了便签就去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