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82章 82邱水添被杀

第82章 82邱水添被杀

        坐着女朋友的车,一路来到监狱。

        “聂医生,尸体就在浴室里面。”

        站在监狱浴室外的曾sir指了指说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看看情况。”

        聂宝言拿出眼镜跟手套口罩来戴上,就带着手下一起进去了。

        郝任没有跟着,就在外面看着聂宝言在里面摸尸。

        “郝任,不是让你去内部调查科吗?怎么跟着聂医生来了?”

        曾sir问道。

        “大佬原,这还用说嘛,肯定是有情况啊!”

        大胡子在旁边打趣着。

        “我去完内部调查科了。”

        郝任避重就轻的说道。

        “完了你不回cid?”

        “不用说,肯定是想聂医生了,所以就偷懒去跟聂医生私会了!”

        郝任斜了两人一眼,一本正经的说道。

        “胡说,我郝任是那种人吗?我岂会为了自己的私事而耽误公事?”

        “那你怎么跟聂医生一起来的?”

        “我只是刚巧碰上了听她说起这里有案子发生我才跟她一起来的,你们不要乱想!”

        “哦!刚巧――”

        巧字被两人拉了很长。

        “好了好了,别说我的事了,里面的那个家伙是怎么回事呀?”

        郝任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是这样的,里面死的那个叫邱水添,是个很有名气杀人狂魔。”

        “邱水添?”

        郝任打断了大胡子的话。

        “你也知道?”

        “废话,这几天的报纸都写有他,我想不知道都难!”

        “知道就行,那我就不用在跟你介绍他了吧?”

        “嗯”

        “我们接到监狱这边的报案,说是有人死了,尸体在浴室里被发现,刚发现的时候尸体是吊在那窗口下的,一副上吊自杀的样子”

        大胡子给郝任指了指浴室里的那个窗口,窗口是墙里直接埋进钢筋的封着,只留一些小口通风透气的那种。

        “大小华跟小棠菜则去了邱水添的监舍床铺那里,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过了会,蹲在地上验尸的聂宝言向几人喊道。

        “曾sir,你们过来一下。”

        “怎么了?”

        几人走进问道。

        “你们看他脖子上的伤痕?”

        “咦,有两条?”

        “对,通常上吊死的人不可能会在脖子上出现两条不同的伤痕来的,你们看,上面这条,这是被吊起来的勒痕,很完整,周围没有破皮或者有红肿,不过勒痕的颜色有点浅,周围也有点白,这是死后造成的,

        现在再来看看下面这条勒痕,颜色呈现青紫色,而且颜色很深,再看勒痕的周围,有些红肿还有一些破皮,这才是致命的”

        聂宝言对着几人说了一通。

        但是呢……

        “聂医生,你的意思是?”

        曾sir很委婉的问道。

        “意思就是他不是上吊死的!”

        “这么肯定?”

        “上吊自杀的勒痕不是那样的,

        而且,

        我还在他的背后发现了尸斑。

        要知道尸斑可是要固定一个姿势2个小时以上才会出现的。

        上吊自杀背后是不会有尸斑出现的,这也说明了,他应该是被勒死了之后还仰躺了一段时间,所以尸斑才会出现在后背的,然后才被人吊起来的。”

        聂宝言解释了一大通。

        “聂医生,还有吗?”

        “还有浴室地下是湿的,而他的后背是干的,所以浴室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现在就只能看出那么多了,详细的等回去解剖才知道。”

        “那要等多久?”

        “看尸体的情况,还要两个小时后才能解剖,至于详细的报告,要是不出意外的话,三个小时后就可以了。”

        聂宝言按了按尸体很自信的说道。

        “那这样我们先去另一处地方看看了。”

        曾sir准备去跟大小华他们会合。

        “那宝言,我也先跟着去了。”

        郝任也对着聂宝言说道。

        “我跟你们一起走吧,这里已经没什么事了。”

        聂宝言交待了手下收拾手尾后就跟着几人一起走了。

        “他杀!杀了还把人吊了起来伪装自杀!你们说,都在监狱里了,还用得着这样子多此一举吗?”

        大胡子有点想不通。

        “郝任,你怎么想的?”

        曾sir看着郝任,让他先说。

        老大嘛,当然是最后才发言的咯!

        “不想让人发现呗!

        要么就是杀人的家伙刑期不是很久,不想因为这事而坐牢坐的更久。

        要么就是这件事有鬼,里面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郝任忍不住在聂宝言面前表现了一下。

        不然的话郝任才不想说那么多呢!说的多做的多!

        几人也都觉得郝任说的挺有道理的,一个个的不说话了不知道在想什么。

        ……

        来到监房,这里法证还在忙碌着。

        曾sir向发现几人到来的小棠菜招了招手。

        “小棠菜,有什么发现吗?”

        “有,在邱水添的床铺那里发现了一本染血的日记。”

        这时在门口守着的惩教员提供了一条线索。

        “几位,邱水添是肝癌末期,咳血的事也发生了好多次了。”

        “哦,那可能是他自己沾上的了!”

        小棠菜恍然大悟。

        “我们都收集好了,就现在回去化验了!”

        法证的曹sir也在这时候过来道别。

        “那就一起走吧,我们也收队了。”

        曾sir说道。

        “曹sir,能不能把你们发现的那本日记给我看看?”

        郝任叫停了要离开的众人。

        “郝任,你看那日记做什么?难道你以为那上面记录着什么呀?”

        “你就别费这个心思了!我们找到的时候就第一时间翻看过了,写的都是些他自己杀人的事,没什么特别的!”

        大小华说道。

        “谁说我要看这些的?我另有用处,曹sir?”

        郝任看向曹sir。

        曹sir也没说什么,从证物箱里取出了一本用白色透明证物袋装着的笔记本交给郝任,此外还有一双手套。

        提醒了一句。

        “看的时候戴上手套,别把指纹这些留在了上面。”

        郝任罢了罢手,只是接过了笔记本。

        “不用手套了,我不打开。”

        郝任看着笔记本上沾染的血液,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来,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专业的。

        “宝言,你来看看这血迹,看能不能看出是什么时候的?”

        说着把笔记本递给了聂宝言。

        接着又问道。

        “曹sir,你应该也看过那上面的血迹了吧?你觉得是什么时候沾上的呢?”

        曹sir抬了抬眼镜。

        “这个我不怎么肯定,不过看起来这血应该是刚沾上不久的。”

        郝任点了点头。

        “宝言,看好没有?”

        聂宝言把笔记本还给郝任说道。

        “血迹应该是最近几个钟之内才染上的。”

        郝任把笔记本还给曹sir。

        “郝任,这能说明什么?人家邱水添可能是临死前咳上去的。走啦走啦,回去吧!”

        小华不耐烦的说道。

        郝任不理会发唠糟的小华,而是走到了惩教员面前。

        “伙计,请你们现在去检查一下看邱水添的个人物品有没有少什么东西?还有,把跟他住同一间监舍的犯人都给我叫来,麻烦你了!”

        “郝任,你想干嘛?”

        大胡子奇怪的问道。

        众人也都看着他,不知道他想搞什么名堂。

        “曾sir,先等等,等我印证完了我的猜想之后在收队。”

        郝任见惩教员没有动作,只是看着曾sir,只能这样遮遮掩掩的对着曾sir说道。

        唉!不能话事就是这么无奈,说话也没人听,什么事都要经过顶头上司的同意才能做,做的好呢功劳人家就拿走大部分,只给自己留点汤汤水水的!做不好呢!黑锅就自己一个人扛!

        这叫什么事!就是这样郝任才会磨洋工的,反正最后都有自己的一份功劳的,出那么多力干嘛!何苦呢!

        曾sir想了一会,觉得这样子也没什么,就算没发现什么最后也就耽误一点时间罢了。

        然后才对着惩教员点了点头,让他照郝任说的去做。

        “那就麻烦你了。”

        ……

        惩教员走了之后郝任拿出烟来发了一圈,只要曾sir跟大胡子拿了一支,在聂宝言的白眼中三个烟枪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至于聂宝言的白眼,郝任就当是没看到!

        不抽烟?

        怎么可能嘛!

        ……

        不到两支烟的功夫,惩教员就把事情给办好了。

        犯人们分成两排,一排5人,一排6人的列队站在了床边。

        “经过我们的清点,邱水添的个人物品里少了一把牙刷。”

        那个去办事的惩教员这次到是来到了郝任的面前对他说道了。

        “多谢!”

        郝任跟惩教员道了个谢之后就看向了cid的众人。

        “你们今天带有手铐在身上吗?有就都拿出来。”

        “要手铐干嘛呀?”

        众人都从身上取出了一个手铐,递给郝任问道。

        “当然是准备铐人咯!别给我了,你们去把这些犯人单独铐在床那里。”

        “那你呢?”

        小华问道。

        “我没带手铐啊!我在旁边帮你们看着,谁敢乱来我就负责搞定他。”

        郝任掏出枪来说道。

        “宝言,你站在我后面,要是出事了我能更好的保护你。”

        接着又把聂宝言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虽然聂宝言不觉有这么多警察在场自己会有什么危险,不过既然是自己男朋友的一番心意,聂宝言也没有拒绝,而且对于郝任的这番举动,聂宝言的心里也是甜滋滋的呢!看着郝任的目光更是柔和了几分。

        至于聂宝言那个后来赶到的手下跟法证的曹sir那帮人,郝任完全没有提醒的意思,会不会有什么事那就看运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