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66章 66来案子了

第66章 66来案子了

        铃铃铃

        “喂,好的,马上就到。”

        曾sir接完电话马上就通知道。

        “有案子了,大家走吧!”

        “大佬原,什么案子呀?”

        “富豪冯万山的老婆被发现死在了家中。”

        众人边走边说。

        ……

        很快的,众人分成两车赶到了宝云道的别墅现场。

        一下车郝任就看到了有个熟悉的女孩子被军装的同事问着话。

        跟曾sir打了个招呼后,

        不由得走近了点看看是哪个。

        “你不是宝言的那个谁吗?你怎么在这里的?”

        看到她的正脸郝任认出来了,就是之前跟宝言,还有她妈一起逛街的那个女孩嘛!应该是宝言的亲戚来的,只是郝任忘了她叫什么了!

        见她不应,郝任就问旁边的伙计。

        “伙计,她是什么情况呀?”

        “师兄,是这样子的,她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年轻军装朝郝任敬了个礼说道。

        郝任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就接手问话了。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聂津津。”

        聂津津也看着这个警察,疑惑不解,我们认识吗?

        “你住这里的?”

        “不是。”

        “那你来这里干嘛呢?”

        “我今天来这是想找阿森一起去玩的,”

        “等等,你说的阿森是谁?”

        郝任打断了聂津津的话详细的问道。

        “阿森就是住这的人啊!”

        “哦,你继续。”

        郝任记录了一下。

        “我来到这里之后就开始按门铃,不过按了很久也不见有人来开门,我又不想放弃,就走到后门去看看,当我去推开了后门之后,就…就看见阿森的妈妈倒在了地上,满头是血,我就去报警了!”

        聂津津说起来的时候还哆哆嗦嗦,脸色发白呢!

        “既然按门铃了没人出来,那就代表着家里没人的?你怎么会想到去后门的呢?”

        郝任的眼睛从本子上移开,疑惑的看了聂津津一眼。

        “是阿森跟我说的,说有时候门铃可能不响的,叫我来后门这里看看,要是没关的话就直接从后门这里进来,所以我才会去后门的。”

        ……

        在郝任询问聂津津的时候曾sir他们也来到了别墅的后面,看见了趴在地上的女尸,尸体的旁边就是个石头楼梯,而靠近后门这里还有个小花园,种着些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按照老规矩,曾sir几人也不去动她,而是等法医法证来探查一遍再说。

        曾sir转头看向了在场的几个相关人员。

        其中一个面带伤感的中年男人,戴着副眼睛,气场十足,一看就知道是个成功人士,应该是这个家的主人。

        中年男人旁边站着个满脸桀骜的青年,脸上没什么难过的表情,应该是父子之类的。

        他们两个的后面一点还站了个年老的老妈子,看穿着应该是保姆之类。

        曾sir走到他们面前问道。

        “请问你们是死者阮佩云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老公,我叫冯万山,这是我儿子冯森。”

        中年男人,也就是冯万山介绍了一下自己跟儿子。

        “那她呢?”

        曾sir指了指站在他们身后的保姆。

        “这是我家的女佣莲姐。”

        莲姐点点头,示意了一下。

        “那你们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我们也都是刚回来的,还是你们警察通知的呢!

        莲姐,你回来的时候发现什么没有?”

        “老爷,我也是刚刚到这里的,来的时候这里已经被警察给封锁了,我说我是这的保姆他们才让我进来的,不过他们让我什么都别动。”

        “你刚回来?你做什么去了?”

        曾sir听到莲姐这样说,觉得有些不对,一个保姆怎么会大中午的就离开呢!

        “是这样的阿sir,我前几天跟老爷太太他们请假回了乡下一趟,刚刚才回到这里的。”

        莲姐解释道,还看了看冯万山。

        冯万山也点头认同了莲姐的话。

        这时候,法医法证也到了,聂宝言在阮佩云的身体上检查了起来,见状,曾sir向几人点点头后就来到了聂宝言旁边。

        等了会才问道。

        “聂医生,怎么样了?”

        把尸体粗粗的检查了一遍的聂宝言回道。

        “初步判断尸体死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左右,死因应该是因为后脑颅骨破裂而死的,详细的我要回去验过才行。”

        曾sir抬起手表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不到1点钟,也就是说阮佩云的死亡时间大概是10点到12点半这段时间了!

        不打扰法证在那里搜证了,又回到了冯万山父子面前问道

        “冯先生,请问你今天早上10到12点半这段时间在哪里,在做什么?”

        这会冯森有点焦躁了。

        “阿森”

        冯万山镇定自若的拍了拍他。

        “那时我们应该在公司里面做事,之后我们就去山顶餐厅吃饭,还没吃呢就让你们给叫回来了。

        还有阿sir,我们站了挺久的了,能不能回屋子里坐下来?”

        “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们再等等吧,我们法证的同事还没有忙完呢,你们要是进去了就会破坏掉现场的痕迹的。”

        曾sir解释了一下,人家可是富商来得,能不得罪就不得罪,难惹。

        “阿森,你去车里坐一下先吧!”

        冯森点点头不作声,走到车里了,曾sir看着也没说什么。

        “那这位莲姐呢,你这段时间在哪里干嘛?”

        “我在来的车上,我转了几趟车才到这里的。”

        曾sir了解了一下后就走到了法证这里,他们也快要收工了。

        “家乔,有什么发现没有?”

        “大哥,这里就是案发现场了,你看,这石阶旁这里还有血迹呢,应该就是死者撞击这里然后死亡的。”

        家乔指着石头上的斑斑血迹说道。

        曾sir点头了解了之后就对着大小华几人说道。

        “走吧,我们现在在去房子里看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逛了一圈后众人就一起出去了,找到了还在问话的郝任。

        “大佬原,这郝任问了什么?居然问了这么久!”

        小华远远的看见郝任还在问话的样子,就给他上了点眼药。

        “是啊,不会是看到人家是个青春少女就缠着人家吧!”

        大华说完这话的时候让小棠菜打了一下,大华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莫名其妙的。

        看了小棠菜一眼,见她拿眼睛示意了一下旁边脸色更冰了的聂医生才明白过来。

        只能默默的给郝任道了个歉

        :兄弟,我真的不是有意在聂医生面前这样说的,我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要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