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阁 - 都市小说 - 港片之正义之光在线阅读 - 第19章 编个理由 下

第19章 编个理由 下

        郝任指了一下关系图然后补充到。

        聂宝言又把街道给标了上去。

        “你怎么就那么肯定两人都是被那个VANNESS杀的呢?那里的人这么多你是怎么肯定是他的?”

        聂宝言奇怪的问道。

        “我当然有我的办法咯!”

        郝任见又是问到了这里,只有无奈的道。

        聂宝言见郝任藏着掖着的就逼问道

        “说,怎么知道的?不说你就给我走,别来烦我了”

        “好吧,我说还不行嘛!那我偷偷的告诉你你可不要跟别人说哦!”

        没办法了,被聂宝言逼着的郝任只能再次鬼扯了,不然的话美女法医就要翻脸了。

        郝任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周围,小声的道

        “宝言,你把头伸过来。”

        “干嘛,这样子说不得?这里又没有人。”

        聂宝言看着奇怪的郝任警惕的问道。

        “小心一点嘛,隔墙有耳啊!快点伸过来,还想不想听?”

        郝任继续小声的向聂宝言解释了一下然后催促道。

        聂宝言还是有点好奇为什么郝任会这么神秘的不肯把这些过程说出来的,犹豫了一下伸手别了一下盖着耳朵的头发,把头发别到了耳朵后,露出了耳朵后就把脑袋侧着慢慢的向前伸了过去,离郝任还有一个人头的时候就停下了问道

        “行了吧,这个距离够近了,你说吧。”

        郝任看着聂宝言那戴着个好像是水晶耳环的精致耳朵缓缓的向自己靠近,慢慢的连耳朵上的绒毛都看得分明了。

        郝任轻轻的吞了下口水,也不敢太大声了,怕被近在眼前的聂宝言给发现,见聂宝言停了下来,郝任可不会客气,把嘴巴凑过去,就差贴着聂宝言的耳朵了,而聂宝言的耳朵也开始红了起来,气氛变的有点暧昧了起来!……

        “快点说,还等什么?还有能不能别靠的那么近?”

        聂宝言有点忍不住这种氛围了,就催促着郝任。

        郝任也知道不能再保持下去了,就小声的说道

        “我是猜的。”

        聂宝言被郝任说话时吹出的气打在了耳朵上,有点晃神了,听不清是什么话只能再问一遍

        “你说什么?”

        郝任也不知道聂宝言听不清,以为是她觉得自己是在拿话逗她呢,就硬着头皮再说了一遍

        “我是猜的。”

        聂宝言这次是听清楚了,愣了一下之后满脸怒气的转正头看向郝任,但是聂宝言忘了他们两个现在头可是贴的很近的,就在她转回来的时候,感觉到额头好像被什么碰了一下,再看着近的都有些看不清楚的郝任,哪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怒上加怒的站直,拿着都有些哆嗦的手指指着郝任

        “你……你……”

        “宝言,这是个意外来的,这可不能赖我。”

        郝任见聂宝言这么生气,连忙解释道。

        不解释还好,聂宝言听了郝任的解释更加气愤了

        “那就是该赖我咯?”

        “嗯,应该是这样的,你自己就别气自己了!”

        郝任钢铁直男般的说道。

        聂宝言看着郝任这不知道是真直男还是装的,气都发不出来了!脸变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还是羞的……

        “宝言,宝言,你没事吧?”

        郝任小心翼翼的看着不知道想什么的聂宝言。

        “你刚才说这些你是猜的?”

        聂宝言也不在纠结那事了,就想早点把郝任给打发走算了,脸红红的问道

        “嗯”

        郝任也不敢多说了,就点点头应了声。

        “这话你留着骗鬼去吧。”

        聂宝言跟本就不信。

        “你另外在扯个理由吧”

        郝任尴尬的笑了笑

        “那我再想一个?”

        “嗯”

        聂宝言板着脸。

        “对了,我进过VANNESS的院子,我在哪里发现了一些红白蓝胶袋,跟装尸体的是一样的,你说这个怎么样?”

        “你说说想怎么联系上?”

        郝任想了想脑子里的故事对着聂宝言说道

        “这样啊,我昨天去大浦区VANNESS的住处附近去买东西,然后呢在他家门口碰见了他,正好呢我手上不知道被什么划破了,流了点血,我呢就停车向他问有没有东西给我包一下,他给我拿了个创可贴,我包的时候发现这个创可贴居然跟马丽珠手上的是一样的,我就有点怀疑了,然后我在向他说要借个卫生间用,他同意,我进去在院子里发现了些红白蓝胶袋,在客厅看到了一条蓝白色的地毯,综合总总迹象,我有理由怀疑他就是凶手了。宝言,你看我编的这怎么样?”

        郝任问道。

        “他真的有创可贴,红白蓝胶袋跟蓝白地毯?”

        聂宝言问道

        “我也不清楚呀,我就知道他是凶手,哦,红白蓝胶袋是有的,我都偷偷翻进去看到过。”

        郝任把自己偷翻进去的事说了出来。

        聂宝言闻言瞪向郝任

        “你还偷偷的翻进去过?你可真行啊!一个警察还偷偷摸摸的!”

        “嘻嘻嘻”

        郝任装傻充愣也不说话。

        “就你这套除了鬼还有谁信你咯,这么巧?”

        聂宝言毫不客气的嘲讽道。

        “无巧不成书嘛,我其实到了现在也不怎么相信的!”

        郝任一脸感慨的说道。

        聂宝言被郝任这不要脸的样子给噎住了。要不是做了多年的淑女不会骂人,早就把他给喷个狗血淋头了!……

        聂宝言突然带着点笑容对着郝任鼓励道

        “你这理由其实编的也是不错的了,刚刚是我对你有点小成见才会这样子贬低的,你现在就可以拿这话去对曾sir说了,要是他看好你信你的话,那这个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要是不行的话那就到时候再说,你快去吧。”

        郝任直接揭破道

        “宝言,你看我这样子你以为我是傻的吗?你什么时候对我笑过?还无缘无故的那种?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聂宝言听着郝任的话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敛去,不过郝任也不是吃干饭的,看着聂宝言神情开始不对劲了之后连忙扭转自己的话

        “当然了,就算是这样子,我也心甘情愿,谁让你宝言笑起来怪好看的,唉!我是不是真的没有药救了?”

        “唉!!!!宝言,你不要太想我!我去了!”

        郝任演技浮夸的表演着,站起身脚步也已经向着曾sir那边走去了。

        留下了脸色阴晴不定的聂宝言,也不知道是被郝任气的还是恶心到了……